重生浪潮之巅 第八一三章 十亿美元的投机

目录:重生浪潮之巅| 作者:佛即心兮| 类别:都市言情

    朱长宏在芝加哥大学博士毕业之后,毅然决然抛弃了自己爱好十几年的物理事业,而是投身与美利坚银行,成为一个债券交易员。

    当时,这一举动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其效果跟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时,向克林顿表达对美国的不满的燕大女孩,最终嫁给了美国男朋友是一个级别的。

    但随后,朱长宏并没有被打脸,而是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朱长宏曾用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建立了利率和抵押贷款的模式,这在美利坚银行利率风险和相对交易价值保护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二十九岁的时候,已经在美国债券界小有名气的朱长宏,成功加入了被誉为债券之王的比尔.格罗斯建立的,全球最大债券经纪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

    担任政府债券、机构债及衍生品部门的投资组合经理,并成为知名投资者、债券大王比尔·格罗斯的得力助手。

    并且在短短六年后,朱长宏升任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负责管理230亿美元规模“绝对回报策略”的对冲基金系列,为此后转变成全球投资市场纵横捭阖、舞风弄云的投资官铺平了道路。

    可以说在那一刻,朱长宏便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债券投资管理者之一。

    如果故事到了这里,那只能说是一位天才的华夏人成功在美国挤入上流社会的励志故事而已。

    但实则不然。

    三十九岁的朱长宏被外汇储备管理局征召回国,成为外汇储备管理局首席投资长,以确保华夏2.3万亿美元资产安全增值。

    掌管着2.3万亿美元的朱长虹,站上更大的平台,华夏外汇储备超出了美国前100大纯金融机构所管理的资产规模总和,朱长宏也被誉为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人,并且由他负责的基金每月都以数百上千亿美元规模增长。

    朱长宏的出现,让华夏外储投资发生了重大变化,企业债、股票的投资比重明显增加,解决了美债占华夏外储比例过高的问题。

    要知道,之前华夏外汇管理局,只会增持美国国债,这样的操作手法让许多国际外汇市场的顶级操盘手颇为不屑。

    在外汇储备管理局任职四年后,朱长宏飘然而去,彻底结束了自己的江湖生涯,大隐隐于世中。

    可以说,全华夏,甚至全世界都没有第二个,像朱长宏这样顶级的操盘手。

    第一,他们没有管理过两万多亿,甚至三万多亿如此巨额的美元。

    第二,他们管理起来的话,大概是不如朱长宏管理的那么好。

    想到这,方辰忍不住咧咧嘴,他真是万万没想到陈绍轩竟然能跟朱长宏在一起。

    但再一想想,他突然发现两人之间颇具有共同性,最开始都喜欢物理,后来都想成为操盘手。

    “方总,你觉得我师兄怎么样?”

    见方辰久久不说话,陈绍轩忍不住开口说道。

    方辰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再次上下打量了朱长宏一眼,然后沉吟数息后说道:“朱博士,我接下来要做什么,相信你也已经知道了,所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对未来的英镑怎么看?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嗯,没错,方辰此时此刻打上了英镑的主意,准备在英国这个已经落寞的日不落帝国上狠狠的挖走一块肉。

    不对,应该说是,他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盯上了英镑,而阻击英镑,也是他为了缓解擎天通信销售资金压力,而准备的大杀器!

    要不然的话,他去哪能轻轻松松挣到十个亿美元?

    美国总统是谁,很多中国人可能不知道,但索罗斯是谁,人人都闻风丧胆。本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论调,索罗斯在中国早就成了万恶资本主义的化身。

    而索罗斯的成名之战,就是1992年阻击英镑!

    他做一件前无古人的事,他摇撼一下大不列颠这颗号称坚挺的大树,试一试它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索罗斯用20亿美元基金资本,5倍杠杆撬动100亿美元英镑空头头寸,最终拿走10亿美元利润!

    这一天注定将载入金融史册,也注定成为了英国金融市场最为黑暗的一天。

    在这一天,一个贫苦出身、勉强完成了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学课程的匈牙利犹太移民击溃了大名鼎鼎的英格兰银行。

    1992年,索罗斯的基金增长了67.5%,他个人也因净赚6.5亿美元而荣登《金融世界》杂志的华尔街收入排名表的榜首,这个纪录一直保持至2018年。

    作为这个时代的投机大师,索罗斯仅用了短短16年,就将最初的区区400万美元的资本变成了10亿美元。索罗斯还提出了著名的反身性理论,是金融市场中名副其实的哲学家。

    听完方辰的文化,朱长宏心脏砰砰直跳,他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了,他能不能拥有操作数以亿计资金,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完成自己的梦想,就看他今天的回答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朱长宏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早已经打好的腹稿,然后这才缓缓说道:“说实话,英镑作为世界主要流通货币在加入欧元区后,与欧元区其他货币相互牵绊,尤其是强势的德国马克相互钉住,这大大的增加了英镑的价值,和保持强劲的底气。”

    说到这,朱长宏下意识的瞅了方辰一眼,见方辰面无表情,看不出半点喜怒,心不由悬了起来。

    但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次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继续说道:“但在我看来,英镑的汇率是有下降空间的,现在英镑居然跟德国马克保持了1英镑兑换2.95马克的汇率水平,我觉得英镑存在高估。”

    闻言,方辰眼睛中微微闪过一丝亮光,缓缓说道:“那你觉得英镑有下跌空间吗?”

    “有!”朱长宏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但下一瞬,朱长宏一脸苦笑的说道:“但实际操作起来,恐怕是太难了,毕竟管理英镑汇率的是英格兰银行,这是全世界最早的央行,是各国中央银行体制的鼻祖,在其成立的三百年中,经历了太多的挑战,但现在英镑依旧是世界上第二重要的货币。”

    英镑在二百年来一直是世界的主要货币,原来采取金本位制,与黄金挂钩时,英镑在世界金融市场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

    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1992年的股市大崩溃,才迫使英国政府放弃了金本位制而采取浮动制,英镑在世界市场的地位不断下降,但在全球交易支付中,英镑的支付比例超过百分之二十。

    而作为保障市场稳定的重要机构--英格兰银行,是英国金融体制的强大支柱,具有极为丰富的市场经验和强大的实力,从未有人胆敢对抗这一国家的金融体制,甚至想都未敢想过。

    所以说,他真的不怎么看好,方辰想要撼动英镑,从英镑身上捞一把的想法。

    再者说了,从世界历史上来看,国际金融大鳄盯上的,货币能被操纵,都只是一些小国家而已。

    绝没有说出现,世界大国的货币被操纵,然后从中渔利的事例。

    至于广场协议,那是个例外!

    又或者说,加入操纵者拥有美国这样的实力,并且还在对方国土有驻军,那才有可能。

    要不然操纵世界大国货币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方辰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对朱长宏的赞许。

    虽然朱长宏并不认为,英镑有操纵谋利的可能,但在此时能够如此肯定的说,英镑有操纵空间的,朱长宏的实力和眼光,已经算是很不错。

    说实话,在索罗斯这么做之前,还真没人敢在英镑上动歪脑筋。

    但这恰巧说明了,这位投机大师,秃鹫,掠夺者的强大和狠辣之处。

    在1990年,英国决定加入西欧国家创立的新货币体系——欧洲汇率体系。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欧洲汇率体系使西欧各国的货币不再钉住黄金或美元,而是相互钉住,每一种货币只允许在一定的汇率范围内浮动,一旦超出了规定的汇率浮动范围,各成员国的中央银行就有责任通过买卖本国货币进行市场干预,使该国货币汇率稳定到规定的范围之内。

    如果做不到的话,就只能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

    这本应该是一个增加欧盟各国货币稳定性的好政策。

    结果却被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所利用。

    没办法,当英国经济长期不景气,正陷于重重困难的情况下,英国不可能维持高利率的政策,要想刺激本国经济发展,惟一可行的方法就是降低利率。

    但假如德国的利率不下调,英国单方面下调利率,将会削弱英镑,迫使英国退出欧洲汇率体系。但英国政府却受到欧洲汇率体系的限制,必须勉力维持英镑对马克的汇价。

    在欧洲汇率体系中,英格兰这家拥有三百年的世界最老央行,表现得缩手缩脚,只能被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