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工 第七百一十四章 法拉利的新车续三

目录:神工| 作者:任怨| 类别: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四章 法拉利的新车续三

    郭泰来在最后的四个小时之内用了好几种方法,灯光刺激瞳孔,瞳孔正常收缩,但是人并没有清醒郭泰来。尝试着给舒牛赫的神经系统发送几个痛觉的生物信号,他同样没有反应。让舒牛赫的妻子低声的在他耳边呼唤,同样没有效果。在舒牛赫耳边大喊,一样只是徒劳。

    膝跳反射正常,瞳孔反射正常,几种其他本能的反射也都正常,身上的伤势郭泰来检查了一遍,确定已经痊愈,连伤口都已经完全恢复,体内没有骨头茬子,没有搭错的血管,内脏也没有问题,循环系统正常,甚至于连消化系统排泄系统都正常。针刺手指会缩回,该有的反应都有,但就是人还是在昏迷状态中,无法苏醒。

    直接刺激脑部?郭泰来觉得还是不要那么冒险。尽管他已经可以从组织液间隙挨个的检查一遍脑细胞,但大脑还是十分复杂,郭泰来还没有把握。

    事实上后面的四个小时,纯粹是郭泰来在使用各种手法刺激,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

    “抱歉!”到了这个时候,郭泰来也只能收手,冲着舒牛赫的妻子摇了摇头:“我很遗憾。”

    这次,舒牛赫的妻子终于支撑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整天的期待,到了这个时候却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哪怕再坚强,他也有点撑不住了。

    “抱歉!”郭泰来站起身来,看着有点崩溃的舒牛赫的妻子,不得不主动的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舒牛赫的妻子得到了郭泰来的支撑,仿佛找到了什么主心骨一般,靠在郭泰来的胳膊上,好一阵痛哭。郭泰来默默的站着,任由她痛哭发泄,目前他也无能为力,只能是充当一下她的支撑。

    “谢谢!”痛哭了好一会之后,舒牛赫的妻子总算是平静下来,不再那么失态。看着郭泰来满袖子的泪水洇湿的痕迹,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一声谢。

    “我很抱歉。”郭泰来再次表示了歉意,但他还是给了舒牛赫的妻子一些希望:“他的这种情况,属于人脑的一些自我保护机制。虽然现在身体上的伤势都已经痊愈了,但他的大脑并不这样认为。现在他就像是一个被困在自己梦中的孩子,等着我们叫醒他。”

    “我应该怎么做?”舒牛赫妻子知道,这个时候郭泰来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拼命也要抓住。

    “尝试着每天对他说话,给他听喜欢听的音乐,或者用一些他喜欢的食物的味道来刺激。”郭泰来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很多事情他不是舒马赫的身边人,也不清楚,只能这样建议:“给他按摩,说一些过去甜蜜的事情,给他看电视,让他听新闻,做一些各种和他的世界有关联的事情,把他从封闭的梦境中叫醒。另外,给我一段时间,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我会的!”舒牛赫的妻子重重的点头。

    从房间里出去,少不了又是一群人的一番询问以及解释,郭泰来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竭。

    暂时没有太好的方法,只能先让舒牛赫的妻子和家人试一试那些方法。郭泰来可以琢磨一段时间之后尝试别的方式,但肯定不可能每天什么都不做,就守在舒牛赫的身边了。

    这种后果是郭泰来提前就警告过的,并非郭泰来不努力,只是力有未逮而已。很无奈,却没有办法。

    舒牛赫昏迷不醒,但郭泰来的生活工作还要继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郭泰来只能再次赶到法拉利的总部,继续装配那三辆样车。

    这是郭泰来首次出现护理对象生理上完全没有问题,但却无法苏醒的案例,郭泰来自己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即便是工作,郭泰来也有些无精打采,不在状态。

    “老师,您说我这种状况正常吗?”当天晚上,郭泰来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所以立刻拨通了自己导师杨教授的电话,把护理舒马赫的结果说了一番,也把自己的心情描述了一番,很诚恳的向自己的老师请教。

    “正常!”杨教授经验比郭泰来不知道丰富多少,而且他是真的在医院里工作过的,听完之后直接给了郭泰来回答:“这只能说明,你还是个新手,接触的病例还不够多。”

    “是不是很挫?”郭泰来苦笑着问道。

    “不!”杨教授笑着回答道:“恰恰相反,说明你还很热血,还没到麻木的地步。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病情是我们无可奈何的,在医院里每天都有人在死去,如果都按照你这种表现的话,恐怕医生们都无法工作了。人力有穷尽,你是不是想要挑战自然规律?想让所有人无病无灾长生不死?”

    “我还没那么狂妄!”郭泰来摇头苦笑。

    “那你凭什么觉得你能解决所有问题?”杨教授很认真的问道:“你是神吗?”

    “不是!”郭泰来长出了一口气,冲着杨教授十分感谢的说道:“我明白了,谢谢您,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经过杨教授开导之后,郭泰来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不再迷惘。第二天的工作也有了干劲,装配样车的速度都快了几分。

    一周之后,三辆颜色各自不同但线条优美的样车静静的趴在了法拉利这间特别准备的工作车间当中。在场的所有人,看着三辆美得令人窒息的车子,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迷醉的表情。

    只是静静的趴在地上,众人就感觉这三辆车子仿佛已经是已经搭在拉满弓的弦上,随时能够发射出去瞬间消失一般。哪怕还没启动,也都充满了速度感。

    “太漂亮了!”卡米列先生伸手想要抚摸,可是下一刻好像生怕自己的手弄脏了车子一般又缩了回来,转向郭泰来,下心翼翼的问道:“G,我们可以测试了吗?”

    “当然!”郭泰来点了点头问道:“车手选了谁?”

    “我们车队的排名最后的车手。”卡米列先生飞快的回答道:“你知道的,安全起见,他先熟悉了车子确认过基本性能之后,再由我们的次席车手测试极限性能。”

    “可以!”郭泰来点了点头:“不过,其中的一辆,我建议还是由舒牛赫来进行测试。”

    “What?”卡米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舒牛赫不是还在昏迷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