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华 第八百七十九章晚

目录:绣华| 作者:玲珑秀| 类别:都市言情

    春天到来时方恨晚,人生到了暮年,方觉得是梦一场。

    程家大老太爷在梦里面过世,程家人送消息到顾家的时候,程可佳是不相信的,她一再追问着来人:“不可能,我上一次回去,老人家明明健康着。”

    顾五夫人在一旁瞧着来人面上伤心的神情,她一边吩咐人赶紧送信给顾佑则,她一边安抚程可佳说:“可佳,我派人陪你一道去程家吧。”

    程可佳有些木然回头望着她,说:“母亲,我大祖父一定在逗家里小辈们玩耍,我是要赶着回去,我要跟大哥大嫂说一说,下一次,可不能由着大祖父这般逗趣下去。”

    顾五夫人瞧着程可佳的神色,她只觉得心里酸涩不已,她眼里都有了湿意,在眼下,她只能安抚说:“可佳,我信你的话。”

    程可佳回到了程家,她见到院子门口的白色,她的脚软了下来,她在下马车的时候,几乎是半扶着管事妇人的手,她脚步蹒跚着走进院子门口。

    满院子的白,程可佳最怕面对这种素白色,她慢慢的放缓脚步,然后步子坚定的往前走,程家大老太爷说过,程家从来没有出过真正的怂人。

    祖辈终究会老去,孩子们会笑着来到这个人世间,那些哭声笑声里面,便是人一生的经过。

    程可佳在灵前缓缓的跪下去,她是伤心的,然而她的悲伤总是不如程家嫡长房的人来得真切。

    程方子和宁氏满脸悲恸神情,程家大老太爷在,他们夫妻的心里面有足足的底气。

    程恩孟面上悲色更加的深重,那一天的夜里面,程家大老太爷难得的跟他提及年青时的趣事。

    他很是感叹的跟程恩孟说:“你母亲是一个好女人,可惜我和她只有夫妻之缘,却少了那一份男女之间的心动情意。”

    程恩孟默然下来,他的心里面明白着,程家大老太爷一直尊重着程家大老夫人的为人行事。

    程恩孟和木氏成亲的时候,是因为彼此之间各方面条件合适,程恩孟有心想要对木氏好过,只是他的心里面就是无法对木氏真正的情动。

    程恩孟瞧着程家大老太爷的神情,他终究在暮年的时候,还能够念及他母亲的好。

    程家大老太爷走了,程恩孟庆幸他不曾爱多大的苦痛,可是他的心里却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他的前面再也无人了。

    程恩孟觉得在这个世间,他再也寻不到那种你能够让他心安的去处,他和妻子不亲近,他和儿女关系也没有那般的亲近。

    程可佳猛然瞧见到程恩孟面上的神情,她立在他的面前,缓缓说:“大伯父,节哀,大祖父一定不会希望大伯父太过伤心了一些。”

    程恩孟微微低头瞧见到程可佳红肿的双眼,还有那明显是家居服的衣裳,他的心里面还是有安慰,程可佳这是接到消息便赶了过来。

    程恩孟瞧着程可佳轻声说:“佳儿,你也别伤心,你大祖父在这方面特别的豁达,他能够这样平静的离去,也是他老人家的福报。”

    程可佳听到程恩孟的声音,她在心里暗自舒一口气,刚刚程恩孟走在前面的身影,总给她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程可佳直接回了青正园,程家三老太爷不在,程家三老夫人轻抚着程可佳的头发,说:“佳儿啊,我们老人总有一天会走的,你们小辈们一定要放宽心。”

    程可佳搂住她的胳膊说:“祖母,你和祖父一定要瞧着季哥儿娶妻生子又生孙,你们才许慢慢的离开。”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可佳眼里的神情,她缓缓道:“我和你祖父争取一定活到季哥儿娶妻生子,我们能不能活到季哥儿有孙子的时候,我觉得有些难。”

    程可佳轻轻的叹一声,说:“祖母,我上次回来的时候,我听大嫂嫂说过,大夫说大祖父身子骨不错,只要好好的休养着,绝对是能够平平顺顺的多活上好几年。”

    程家三老夫人轻轻的点头说:“是啊,可是这样的事情,有时候,谁说得清楚。

    前一天夜里,他和你大房大伯父子还亲热的说着话,第二天早晨,下人们觉得他醒得有些晚,便轻轻的进去看了看,听说是在梦里笑着离世的。”

    程家三老夫人的心情也一样有些沉重起来,她的心里面是觉得程家的男人们对妻子都不太好,然而他们别的品性都还是不错的。

    程家三老夫人知道程可佳来得突然,她便推着程可佳赶紧回家,毕竟她如今的身份不同从前一样了,她在顾家可是儿媳妇的身份,有些事情,还是要听从长辈们的安排。

    程可佳想起家里的两个孩子,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着急起来,她往青正园外面走去,顾佑则恰巧这时节从外面进来,夫妻在院子门口遇见。

    程可佳瞧见到顾佑则的时候,她的眼圈子又红了起来,低声说:“夫君,我大祖父没有了。”

    顾佑则伸手拍一拍程可佳的肩膀,他低声说:“我去给祖母请安。”

    程可佳折回去,顾佑则给程家三老夫人请安后,程家三老夫人瞧着顾佑则轻声说:“我和佳儿祖父把她宠得有些随性了一些,日后姑爷还要多包容一些。”

    顾佑则瞧着程家三老夫人低声说:“祖母,佳儿很好,大祖父这样的大事情,她这般匆匆赶来,这是人之常情。”

    顾佑则和程可佳夫妻离开后,程家三老太爷赶了回来,他问程家三老夫人:“佳儿和顾家小子呢?”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家三老太爷低声说:“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是回家了。”

    程家三老太爷缓缓的坐下来,他跟程家三老夫人低声说:“二哥没有的时候,我觉得我老了,可是上面还有大哥在,我还不能老。

    如今大哥也走了,这一次,我是真正的老了。”

    程家三老夫人是真正能够体会程家三老夫人心思的人,程家人历来没有多少长寿的人,程家大老太爷已经活过许多前人的寿数。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爷说:“老爷,你可不能认老,佳儿那个孩子还需要你给撑腰。”

    程家三老太爷一下子打起精神瞧着程家三老夫人说:“顾家那边又出了什么事情?”

    程家三老夫人很是清淡的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爷说:“我们都活着,顾家纵然有小人,她们也不敢掀起什么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