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2章:果然喜怒无常啊……

目录:庶女撩夫日常| 作者:公子轻影| 类别:散文诗词

    “……”这话说的,北宫琉嘴角一抽。

    果然,白子墨就是白子墨。

    这话也就只有他白子墨敢说得出口!

    居然一本正经的说要杀煜王灭口……

    再看煜王像只蟑螂一样的被白子墨捏在手里,仿佛白子墨动动手指头,就能要了他的命!

    突然的,北宫琉倒有些同情起煜王来了。

    惹谁不好,偏偏要惹白子墨。

    都说战北侯性情古怪,阴晴不定,又喜怒无常的。

    啧啧,其实这都不是传闻。

    而是真的!

    北宫琉可是比谁都清楚,白子墨就是这么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主!

    偏就这煜王不信邪,惹得白子墨下死手。

    也是活该呀。

    瞧着被白子墨捏在手里吊着的煜王,北宫琉还煞有其事的叹了口气,颇为同情煜王。

    而煜王本人,听着白子墨和北宫琉之间的对话,直翻白眼!

    也不知是被白子墨掐的,还是气的!

    白子墨和北宫琉,竟如此不把他当回事!简直是岂有此理!

    可是,此刻他的命尚且都捏在白子墨手里,纵使心中再怎么怒气冲天,煜王也只能像只死蟑螂一样被人踩在脚下!

    动弹不得,也不敢动弹。

    毕竟小命儿捏在别人手里,能不老实吗?!

    偏偏白子墨和北宫琉,还有心情说说笑笑!煜王心里,愤恨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同情完煜王之后,北宫琉又看向白子墨,“侯爷真打算…就这么杀了煜王麽?”

    再怎么说,慕楠煜好歹也是皇子呢。

    就这么杀了他,白子墨不怕给自己惹麻烦麽?

    有什么事,竟让白子墨这么沉不住气?

    北宫琉倒有些好奇了,这煜王究竟做了什么?惹得白子墨如此较真儿?

    以他对白子墨了解,平时像煜王他们,若只是小蹦小跳的,白子墨压根儿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这回白子墨居然较真儿了,可见煜王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破事儿。

    至少在白子墨来说,是不可饶恕的事儿。

    而且北宫琉猜想,十有**,定是与裴卿卿有关。

    这煜王,难不成又在背后耍什么手段去折腾裴卿卿?

    所以惹得白子墨不客气。

    想想煜王也真是活该。

    惹谁不好,偏偏去惹裴卿卿。

    不知道裴卿卿现在是白子墨的心头宝麽?

    “世子想让本候放了他?”白子墨嗓音低沉,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北宫琉。

    他晓得,北宫琉是想劝他放过慕楠煜。

    只是他这回,倒真没想放过慕楠煜。

    掐着慕楠煜的脖子,丝毫没有松手的打算。

    慕楠煜从头到脚都在挣扎,只可惜,撼动不了白子墨的五指山。

    被掐的死死的。

    “……”瞧着白子墨不以为然的模样,北宫琉又是一噎。

    同时与身边的霍筱雅相视一眼,同样的,霍筱雅亦是嘴角一抽。

    那表情,既无语又汗颜!

    心想着,侯爷果然喜怒无常啊……

    北宫琉知道,在白子墨眼里,慕楠煜如同一只蝼蚁。

    可这好歹是在九龙山,乾帝就在这里,在这儿杀了煜王,怎么想都不是明智之举。

    北宫琉眼角微抽的望着白子墨,“本世子倒很好奇,这煜王究竟做了什么?竟让侯爷气糊涂了?”

    说话时,北宫琉还以一种‘你是气糊涂了吗?’的眼神看向白子墨。

    白子墨,是气糊涂了不成?

    竟想在乾帝的眼皮子底下杀了煜王?

    除了气糊涂,北宫琉想不到还能怎么说白子墨?

    明显就不是明智之举啊!

    煜王究竟做了什么?竟让白子墨气的犯糊涂?

    北宫琉不是没瞧见,煜王脚下跪着的一个人。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

    但凡是这身打扮,北宫琉再熟悉不过了。

    不用说,定然是煜王的人,算计不成反被白子墨揪住了。

    所以才惹得白子墨发脾气吧?

    北宫琉的言下之意,便是劝白子墨,不要犯糊涂!

    这个时候,不适合杀煜王。

    就算真想杀了煜王,好歹也另外挑个时机吧?

    这煜王再怎么说,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啊,死了就算了!

    本来乾帝就和侯府不对盘,白子墨又何必给自己惹一身腥呢?

    何况,现在裴卿卿和乾帝……

    再过两个时辰,裴卿卿就要跟乾帝成为父女了……

    白子墨这么做,不是要激化侯府和乾帝之间的矛盾吗?

    于他,于裴卿卿,于侯府,又有何好处?

    但,话虽然是这么说,北宫琉却也知道,白子墨想杀煜王,十有**,是想替裴卿卿出口气罢了。

    虽说煜王是活该,死了也就死了,可眼下这时机不对。

    何不如先饶过煜王?

    不是有句话叫秋后算账嘛?

    出了九龙山,再算账也不迟啊?

    侯爷你说呢?

    北宫琉以眼神跟白子墨交流道。

    “侯爷动怒,我能理解,可煜王非同常人,侯爷还是手下留情的好,此时天凤内忧外患,前有霍将军之死,后有朔城水患,侯爷乃天凤的顶梁柱,又何必因一个煜王,给自己惹来一身腥呢?”

    说这话时,北宫琉的脸色不免正色了很多。

    这次是真正的一本正经。

    既然从人情上劝不了白子墨,那就从国家大义上劝。

    如同北宫琉所说,如今的天凤王朝,虽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可实则内忧外患,若是白子墨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惹麻烦,落人话柄,实在是不值当。

    北宫琉劝说白子墨,可谓是苦口婆心!

    本来这不关他的事,甚至他作为神昭世子,被困天凤为质,按理说,天凤内乱,与他无甚干系。

    甚至乐见其成还来不及呢。

    又何必多此一言呢?

    若不是因为对方是白子墨,他又怎会多此一言?

    北宫琉知道,白子墨是这天凤王朝的守护神,他不会不顾及大义。

    这个时候如果杀了煜王,无疑会落人口实,但凡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岂不是会动摇战北侯府的威望吗?

    在军中,白子墨可是一呼百应的存在。

    若因一个慕楠煜,损了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值得不值得?

    果然,北宫琉提及国家大义,内忧外患,白子墨犹疑了一下。

    他大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煜王,可煜王终归是煜王,杀了煜王,必会再次震惊朝廷。

    再者,没了慕楠煜,岂不是为慕玄凌铺了路?

    平白便宜了慕玄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