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355 释然

目录:农女不替嫁| 作者:晓风趴月| 类别:都市言情

    两人又对视了一眼,突然露出一个似是释然的表情。

    从前的那份感情,就让它埋在心底吧。

    “皇叔哥哥,我这次前来,一来是想看看你,而来就是想问问你这些年我们女儿的事。”

    梁清胤一愣,总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对。

    不过,他没有纠正。

    “小念居然是你的女儿,这是我从没有想到过的事。”

    他还以为她只是和梁舒颜长得相似而已,没想到还有这层关系。

    “正是如此,才叫缘分呐!”梁舒颜笑道。

    “皇叔哥哥,你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小念的,这些年又发生了什么?”

    “说来话长,我是在石潭县的边缘和她相遇的......”

    两人坐在院子里,一个说一个听,脸上带着笑容,仿佛如当年一般,心中没有半点芥蒂。

    姜小念回到家中之后,姜孟良和周慧慧就连忙凑上来问有没有抓住那个冒充者,那个人到底是谁。

    姜小念迟疑半晌之后,还是告诉了他们。

    “她就是大伯的女儿姜惜月。”

    姜孟良和周慧慧同时一愣,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她。

    姜小念知道姜惜月此次之后必死无疑,冒充公主的女儿,不凌迟就算好的。

    看着爹娘沉默的模样,她想,他们应该也能猜到姜惜月的结局。

    毕竟是亲侄女,他们心中还是有些不忍的。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姜惜月三番两次想要置姜小念于死地的事,要是知道,半点同情都不会有。

    “小念啊,你要不和长公主说说,不要连累你爷爷奶奶他们了,我们知道这是重罪,可他们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姜孟良眼中带着期盼。

    姜小念点点头:“爹,娘,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也已经和镇远侯府的娘说了,她说不会牵连爷爷一家的。”

    姜孟良欣慰地点了点头。

    倒是周慧慧听到姜小念称呼常乐长公主为娘时,心中有些失落。

    这样一来,她的女儿是不是就该离开他们了?

    这么多年的养育和相处,让她光是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姜小念看到周慧慧的异样,连忙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周慧慧强行把眼泪逼了进去,扯出一个笑容道:“没什么,就是眼睛进了沙子。”

    姜小念此刻还不明白周慧慧心中想的什么。

    直到接下来的几天,周慧慧每餐都亲手给她做饭,顿顿都是她爱吃的,眼中尽是留恋和不舍。

    姜小念才明白,娘是怕她从此离开姜家,不再是她的女儿。

    “娘,即便我以后回了镇北侯府,也依旧是爹娘的女儿,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你们就当我是出门谈生意了好吗?”

    周慧慧的眼眸泛出泪来,连连点头:“嗯,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姜孟良也伤感起来,但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小念,你要多回来看看你娘,她会想你的。”

    一旁吃饭的姜维和陆寻语对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哥哥嫂嫂也会想你。”

    陆寻语刚得知姜小念是常乐长公主女儿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没想到她从前随口的一句话居然成真了。

    自从嫁过来之后,妹妹对她十分贴心,上次还让人特意从东石庄果园摘了新鲜的水果,就怕她吃得不舒心。

    她和姜维两个人早就在房间中商量过,以后就算妹妹回了镇北侯府,他们也要多走动走动,就当真正的亲人一样。

    反正姜府和镇北侯府只有三条街的距离,就当散步了。

    梁舒颜在去端王府之前就去了一趟宫中,把假冒女儿的事情和皇帝说了一遍。

    处死姜惜月的同时,她想风风光光地把姜小念迎回来。

    当初把姜惜月错当女儿认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大张旗鼓,只因为姜惜月一直以身子弱为由,不愿意露面。

    就只是在生辰宴上宣布了一下她的回归。

    现在真正的女儿回来,还是这样一个让她骄傲的人,她一定要让众人都知晓。

    因为要准备很多东西,所以迎回的时间推后了些。

    姜小念这些日子还是住在姜府,萧锦和却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过来提亲了。

    他可不想再这样拖着横生枝节。

    因为姜小念的身份特殊,有两个爹娘和一个义父,萧锦和不好只来姜府,于是邀请姜孟良夫妻和端王去了镇北侯府。

    之所以安排在镇北侯府,不为别的,只因为安越泽的腿脚不方便。

    这是安越泽夫妻和姜孟良夫妻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相见,梁舒颜见到他们的时候,还屈尊行了个大礼。

    她要感谢他们帮她养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

    两家相处得很是融洽,安越泽脸上也露出难得的笑容。

    只是他在见到梁清胤的那一瞬间,愣了愣神。

    不久之后,萧锦和带着萧老夫人来了,厅中更加热闹了起来。

    安越泽夫妻和女儿相认是见好事,而孩子们的婚事更加是件好事。

    梁舒颜还记得,萧锦和曾经和她说过,姜小念是他此生挚爱,这辈子非她不娶。

    一想到这话,她就为女儿高兴。

    萧锦和和姜小念在外头散步,他们一群长辈则在里面商讨婚事。

    小半天之后,两家交换了庚帖定了日子,一切都很顺利。

    萧锦和看着大老远出来有说有笑的人群,嘴都要咧到耳后根了。

    “念念,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他仰着脸笑得跟二傻子似的。

    姜小念心中有些微不满,还以为他找她出来走走是有什么求婚仪式,结果真的只是散步而已。

    “还没成婚呢,你别高兴得太早。”

    萧锦和却不吃她这一套,依旧挂着笑容道:“反正迟早的事。”

    姜小念想,可能这个时代真的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已,只要以后萧锦和对她好,这些仪式没什么大不了的。

    宝塔街姜府之中,此刻也在准备着成亲事宜。

    只是让姜孟成夫妻纳闷的是,这些日子以来,那个给家中送金银珠宝的马车再也没有来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眼看着到了送聘礼的日子,姜李氏还想出手阔绰一些,给脸上增点光,可手中没了银子来源,怎么阔绰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