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话 第二百零七章 破绽百出

目录:万古神话| 作者:暗夜幽殇| 类别:散文诗词

    七杀、嗜血!

    这可以说就是如今王昊最强大的手段。

    既然段任俊想要一招定胜负,王昊如他所愿!

    随着七杀每一步踏出,王昊周身的气势,都暴涨一截。转眼之间,他的气势便是攀升到了一个让人骇然的地步。

    “这……”

    眼前一幕,让四周围观之人目瞪口呆。

    王昊难道隐藏实力了?

    面对王昊的变化,多少人心中生出了这个想法。

    “怎么可能!”

    饶是气势如虹,席卷着滔天剑势朝王昊笼罩而去的段任俊,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王昊,你休想!”

    骇然之后,段任俊眼中寒光暴涨,手中剑锋毫不迟疑的朝着王昊斩落而下。

    “土鸡瓦狗!”

    看着那横扫而来的剑锋,感受着天地四方一道道剑气仿佛实质,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王昊眼中精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土鸡瓦狗!

    这就是王昊对此刻段任俊的评价,这一番话,声音不大,却足以传遍四方。让四周多少人瞪大了眼睛?

    王昊这是疯了吗?

    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天越山庄天骄,在灵界也排的上名号的天才,有着气海七重天实力的段任俊!这样的人是土鸡瓦狗?

    没记错的话,刚才王昊接连的招式,可都是被段任俊轻易破开。

    死到临头,这王昊竟然还敢口出狂言?所有人看着王昊的眼神仿佛看到了白痴一般。

    就算是段任俊也露出一丝不屑。在他看来,这只是王昊临死前的挣扎罢了。

    “给我退!”

    然而,就在段任俊一脸讥讽的时候,王昊骤然吼道。

    轰!

    随着那一声怒吼,嗜血出击!

    一时间,无尘剑之上红光绽放席卷天地,整个世界陷入到了诡异的深红当中。

    阴风呼啸,鬼哭狼嚎。仿佛之间,王昊如同从地狱走出的修罗,携带千军万马,横扫天地。

    借助通天眼的观察,王昊循着他找到的破绽而去。

    轰……

    剑锋所过,剑气溃散。

    漫天剑气组成的剑网,一个照面,便是被王昊硬生生撕裂出了一道口子。

    地狱修罗驰骋天下,势不可挡!

    “这不可能……”

    眼看着王昊的长剑轻易而居穿过层层剑气,直奔自己的剑锋而来,段任俊脸上的讥讽消失了。

    他眼中闪烁的满是骇然的神色。

    山河风雨,这一招讲究的就是一个势!天地灵气汇聚,剑气如雨,化为天罗地网。

    可以说,漫天剑气化为的狂风暴雨,便是最大的势,让人难以抵挡,无法分清真假!

    此招乃是以剑御势,借助天下之势横扫八方。

    而现在,一个照面,剑招当中最为精髓的部分,竟然不堪一击!正如王昊所言,如土鸡瓦狗?

    这让段任俊的心,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何止是段任俊?

    四周围观之人,甚至是远处小世界之外,注视着此地的人群,这一刻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狠辣的眼力!”

    四周围观的人看不出王昊这一招的奥妙,但是,外面的那些强者却是看得清楚。

    段任俊,这一招以剑御势,镇压八方,虽然施展的勉强了一些,但是,不失为一招强大的招式!最起码,在同阶段的对抗当中,这一剑招,威力无穷。只怕寻常气海七重天,八重天之人,在这样的狂风骤雨之前,必定心慌意乱,陷入危机。甚至气海九重天之人,也未必能够轻易对抗。

    而王昊,竟然能够准确找到那漫天剑雨最薄弱的地方,一击而溃?这等于是破开了山河风雨大半的威力。

    在交锋之时,电光火石之间,能够做到如此精准的判断,若非运气,那王昊又是何等恐怖?

    这让那些成名已久的强者都满心震撼!

    此子,当真非凡!

    “他的剑势也是及其恐怖!我听说,在三重山之上,他得到了巨大的传承!只怕这剑势……”

    震撼之后,也有人满脸惊叹。

    这一刻王昊剑锋之间露出的剑势,何等恐怖?丝毫不逊色天玄剑宗顶尖的天骄。

    一剑之间,犹如地狱降临,整个战场,化为修罗地狱,万鬼驰骋……

    王昊的剑势,已经碾压了段任俊的剑势。

    “此战,结束了!”

    站在人群最强方,叶家老祖眉头一皱。

    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但是,他这一番话,大家都听得懂。

    随着那剑势被破,局面已经被扭转,段任俊落在了下风。

    若非有绝对的实力支撑,或者有神来之笔,此战结果,只怕是已经定了。

    同样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们,下意识的点头之后,看着远处祭台之前的王昊,眼神越发复杂。对于段任俊,更多人心中暗叹一声:可惜了!

    轰!

    而正如叶家老祖等人所料。

    就在段任俊做出最后一搏之后,一阵恐怖的轰鸣声炸开。

    剑锋碰撞,火光喷发,一股股气浪从王昊和段任俊的剑锋之间炸开,如火山喷发。

    短暂的僵持之后,随着王昊一声怒吼,千万修罗齐声怒吼,天地震荡。

    啊……

    无尘剑之上的红光再次爆发,如烈日降临。

    终于在这一股剑势的爆发之下,段任俊身形一震,发出一声闷哼,手中长剑在悲鸣声当中,被振飞而出!

    长剑倒飞,那绚烂的轨迹,仿佛是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噗嗤……

    而后,所有人似乎都听到了一阵沉闷的穿透声。

    一抹鲜血,飞洒长空。

    “你,输了!”

    直到风暴逐渐平息,一阵冷漠的声音传来。

    嘶……

    放眼望去,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但见此刻的战场之内,身着一袭白色长衫的王昊,长发舞动,长衫飞扬,气质炒饭。他单手持剑,森冷的剑锋横直前方,在剑锋旁边不足一寸之处,是面色苍白的段任俊。

    更有观察细致之人,看到了段任俊的手臂之上,出现了一道伤口,伤口溢出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长衫。而王昊的无尘剑之上,还挂着一滴鲜血,绽放着诡异的光芒。

    段任俊,败了!

    而且,若是王昊想的话,只要他手腕一抖,段任俊顷刻之间便会命丧黄泉。

    “这……”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恐怖的剑招,施展出来竟然让人感觉堕入地狱!”

    “这王昊的实力,当真是气海境四重天?”

    “我不是在做梦吧?”

    足足沉寂了许久的时间,终于,回过神来的人们,面对眼前看到的一幕,再也无法淡定。

    段任俊,这个天越山庄的天骄,竟然,也败在了王昊的手中?而且,还是以一种极其狼狈的方式失败。

    王昊,到底还是不是人?

    一个气海境七重天的天骄,他的战斗力岂是常人能够想象。而现在他败给了一个气海境四重天之人……

    这简直颠覆了众人的想象。

    多少人,直到这一刻,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或者自己现在是处于梦境当中。

    “我……败了!”

    时间一点点推移,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直到四周传来的议论声和惊呼声越来越多,逐渐的,场面哗然起来,似乎这才回过神来,面色苍白的段任俊,被抽空了气力一般,艰难开口道。

    自己竟然败了?

    开口的这一瞬间,段任俊感觉天旋地转。

    他段任俊是何等骄傲的人?

    他是天越山庄年青一代的天骄,当初太玄剑宗甚至都想要招揽他成为核心弟子,将来必定成为亲传弟子!他是多少年青一代羡慕和仰望的对象。

    他来到古城,是为了碾压王昊。

    但是现在呢?

    从始至终,王昊真正出手的招式,只有这一招剑招!在这之前,不过是两次的神魂攻势罢了!

    而就是这一招剑招,让段任俊败的何等狼狈?

    如果说,在这之前,自己开口说出王昊不配让他出剑,那事实上呢?或许王昊也不屑对自己出手?

    一招定胜负,最终,自己是何等的惨败?

    电光火石之间,脑中闪过万千思绪。一股无比的羞耻感从段任俊心底涌出。

    噗嗤……

    再也无法忍受的段任俊一口鲜血喷出,化为漫天血雾,身体踉跄的朝着后方倒退了好几步。

    这或许是他有生以来,遭受到的最大的挫折。

    “你,为何能破我山河风雨!”

    稳住身形之后,在那一道道注视的眼神当中,段任俊声音沙哑的问道。

    他败的不甘心,也败得不知所以!

    王昊的剑招是什么招式?为何他有如此的剑势?

    山河风雨,这等强大的招式,为何会不堪一击?

    “破绽百出!”

    王昊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道。

    无尘剑饮血而归,战斗到此结束,自己消耗巨大,让王昊不得不争分夺秒恢复元气。

    “破绽百出?”

    王昊的一番话,又是如同惊雷,在场内炸开,段任俊身形狠狠颤抖了一下。

    一个月之前,自己踏入到气海境后期,得到师尊许可,领悟山河风雨。接连一个月时间,他废寝忘食,初入门槛,得到师尊大礼嘉许!现在,在王昊面前竟然换来了一个破绽百出!

    原来,自己自以为是的招式,在王昊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喉咙一甜,段任俊又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今日我败了!你,很强!比我想象当中更强。但是,这不是结束!一个月之后,天玄洞天,你我再战一场!”

    强压着喷血的冲动,段任俊深吸一口气,看着王昊沉声说道。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

    他岂能容许王昊成为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座大山!

    王昊是强大,但是,还不足以让段任俊退缩!

    今日或许不施展山河风雨,胜负如何,还难以预料。

    段任俊不服!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他沉寂下来。

    想到这边,他捡起被震飞到远处的长剑,拖着疲惫而虚弱的身体,踉跄的朝着场外走去。

    生死簿争夺,他已经丧失资格了。一个失败者,有什么可能将生死簿带走?

    那一瞬间,段任俊的背影,多出了一丝苍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