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天域 第三百六十六章,白小友?

目录:弑天逆龙决| 作者:龙不器| 类别:散文诗词

    “何人敢来飞鹰涧放肆!”

    飞鹰涧腾起一股庞大的气息,一道朦胧的身影腾起,眨眼间便是来到众人面前。.:。

    飞鹰涧宗主和众长老皆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少年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羽化天帝微微有些惊异,没想到除了白世函之外,飞鹰涧还有一位天王,一个低等势力,拥有两位天王,这是非常少见的,而且,眼前这个天王的修为似乎白世函更加深厚,达到了天王境九重的巅峰。

    “启禀师尊,这两人前来送回师叔的遗物,却临时反悔,不愿‘交’出遗物,还出手击杀一位长老,丝毫不将飞鹰涧放在眼里!”

    飞鹰涧宗主连忙禀告起来。

    “太长老驾临,看你还敢猖狂!”

    “不管你什么修为,今天,都将死在这里!”

    “年纪轻轻,便修成天王,堪称旷世才,可惜,你不该在飞鹰涧耀武扬威!”......

    众长老冷冷地凝视着少年。

    嗡!......

    太长老释放神力感应,从少年身扫过,怔神不已,没想到这个少年果真是一名天王。

    神力感应扫过这个‘女’子时,兀然,传出一股针扎般的刺痛感!

    这让他瞳孔剧烈收缩,勃然‘色’变,天帝修为,不容窥探,这分明是感应到了天帝!

    在轻微天,只有一位天帝,那么,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了!

    “飞鹰涧白远见过羽化天帝。”

    太长老额头直冒冷汗,不敢怠慢,连忙躬身行礼,极为恭敬,心暗自叫苦,将这些徒子徒孙都暗骂了一遍,怎么那么不开眼,竟然惹到轻微天的主宰身了!

    飞鹰涧宗主、众长老都是呆住了,一片死寂!

    太长老称呼这个‘女’子......羽化天帝?

    轻微天的主宰是羽化天帝,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真正见过的人却很少,因为羽化天帝常年闭关,很少出来。

    他们都是难以置信,堂堂轻微天的主宰,竟然陪同一个少年前来送一件东西?

    然而,从太长老恭敬的态度来看,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白小友不必多礼。”

    羽化天帝淡然地扫了他一眼,微微抬手。

    太长老这才松了一口气,从羽化天帝的态度来看,还有挽回的余地。

    听得太长老被称为“白小友”,飞鹰涧宗主和众长老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武道之路,强者为尊,达者为先,从来都不是按照年龄排辈的,在羽化天帝面前,太长老确实只是小友!

    这让他们都是浑身冰凉,脑子一片空白,刚才,他们干了什么蠢事?竟然跟轻微天的主宰叫板?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拜见天帝,一群不开眼的东西!”

    太长老怒视着宗主和众长老。

    “见过羽化天帝。”

    “我等有眼无珠,不识天帝尊驾,请天帝恕罪。”......

    飞鹰涧宗主和众长老都是脸‘色’惨白,浑身颤抖地跪伏在地,叩首起来,如果羽化天帝要杀掉他们,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算灭掉整个飞鹰涧,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如果我不是天帝,你们是不是要将我杀掉?”

    羽化天帝玩味地看着他们。

    “天帝是来送还师叔遗物的,飞鹰涧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恩将仇报呢。”

    飞鹰涧宗主笑容僵硬,心诽谤不已,如果不是天帝,当然要杀了,虽然这样想,却不敢这样说。

    “那好。”

    羽化天帝不置可否。

    “飞鹰涧的祖师是你还是白世函?”

    龙不器有些疑‘惑’地看向太长老。

    “创立飞鹰涧的人是我,世函曾经是我的追随者,也算是祖师吧。”太长老温和地解释起来,先不论这个少年的修为,既然是羽化天帝身边的人,让他必需同等看待,他叹息了一声,“世函一心想证道成帝,听闻幽冥天有天帝墓‘穴’出土,便匆忙赶去了,没想到却埋骨他乡,道友将世函的遗物送回,真是古道热肠,飞鹰涧感‘激’不尽,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

    “感‘激’不必了,将你们飞鹰涧的弟子白虔叫出来,白天王嘱咐,一定要亲手将他的遗物‘交’给白虔。”

    龙不器神情淡漠起来,这个太长老虽然一副惋惜的样子,然而,却没有多少悲伤,他隐约有所猜测,可能白世函和太长老有些不和,难怪众长老得知白世函陨落的消息也没有太多伤感,当然,这是飞鹰涧内部的事情,和他无关,他也懒得‘插’手。

    “虔儿是世函唯一的血脉,‘交’给虔儿是应该的。”

    太长老连忙点头,吩咐一名长老去请白虔出来。

    众长老都是微微惊讶,原来这个名叫白虔的弟子是白世函的‘私’生子,难怪白世函临死前还念念不忘,一定要将遗物‘交’给白虔。

    不多时,长老便是带着一位腼腆的白衣少年出来,白衣少年的眼眶泛红,显然,长老已经告诉了白世函陨落的消息。

    “你是白虔?”

    龙不器目光落在少年身,这一次,应该假不了了,飞鹰涧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羽化天帝的面前作假。

    白衣少年咬牙地点头,紧握着拳头,

    “可不可以告诉我,父亲是谁杀死的?”

    父亲虽然很老了,寿元却至少还有几千年,不可能是自然死亡,那么,必然是被人所杀。

    “告诉你,你也报不了仇,等你修为达到天王境以,来大赤天伏龙山找我,那时,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龙不器神情淡然,相信白天王也不愿意让白虔知道仇人是谁。

    “天王境么?”

    白衣少年苦涩,达到天王境才配知道仇人是谁,也是说仇人至少是天王,不由升起一阵无力感,多少强者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神帝,何况是天阶以的天王。

    “这是白天王托我‘交’给你的东西,收下吧。”

    龙不器将空间戒指‘交’给他。

    “不管是谁,我一定会为父亲报仇!”

    白衣少年跪在地,双手接过父亲的遗物,重新振作起来。

    看着白虔手的空间戒指,飞鹰涧宗主和众长老都是眸光闪动,等到羽化天帝和这个少年离开之后,随便找个理由,能将空间戒指要过来,这和‘交’到他们手里有什么区别?

    “白天王的遗物是属于他的,如果谁敢动一下,后果你们应该很清楚,一旦让我得知,飞鹰涧必然‘鸡’犬不留!”

    龙不器眸光深邃,对于宗‘门’内的残酷竞争非常了解,警告地扫了飞鹰涧宗主和众长老一眼。

    “世函的嫡子,是我的亲子,以后我会亲自教导他,绝对没人敢打他的注意。”

    太长老连忙保证起来,这个少年的威胁,他可以不当一回事,然而,旁边的羽化天帝却不是他能忽视的。

    “那好。”

    羽化天帝笑了笑,得意地看向师尊。

    龙不器也有点无奈,现在他的话确实没有弟子管用。

    白衣少年感‘激’毒目送两人离去,心‘潮’澎湃,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和两人一样,一句话便能震慑一个宗‘门’。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