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5章 杨氏的口无遮拦

目录: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 作者:记忆流觞| 类别:都市言情

    对于这件事情,需要借助阿西的力量,百里果儿心中是很无奈。

    而让她最无奈的则是她借用阿西的力量,反过来却是算计阿西的家人,算计应国公府贺兰家。

    算计应国公府贺兰家,她未来的夫家也就罢了,可偏偏算计贺兰家,却是要用贺兰家子孙,贺兰玄羽,她的未婚夫手上的权势......

    如此一来,她心中是十分尴尬的!

    “你这孩子,跟祖母怎么还怎么客气呢?你小小年纪,不懂这些事情的重要,咱们做女人的,名声可是至关重要的,名声不仅关乎着后半身的幸福,更是能否在未来夫家立足的根本。”

    “你年纪小,不懂这些,也是情理之中的,可你年轻不懂,祖母却是过来人,祖母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名声受损呢?尽力而为,固然是好,可是事情却是不能听天由命的,很多时候,事情的成败,往往取决于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咱们做女人的,以后能不能够幸福,很大程度取决于自个儿年轻时候的努力争取,不服输,不对命运低头......”百里果儿说尽人事听天命,老夫人听在耳朵里头,心中很是无奈。

    她虽是女子,但是要强了一辈子,年轻的时候,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上过战场,杀过敌人,如今老了这才呆在家里头,颐养天年!

    英姿飒爽的她,怎么无论是女儿还是孙辈的孙女们,没有一个想她呢?

    女儿们,孙女们,没有一个和她年轻时候那般,不对命运低头,心中永远有一股不服输的意念......

    老四儿子家,因为她们当年的疏忽大意,流落在外多年,与她们侯府这些人,只有血缘关系存在,并没有父子、母子、兄弟间相处的亲情,老夫人此时所担心的是,她这做祖母的说得多了,会让四房的孙女儿心里头多想,从此和她们侯府的这些亲眷们,关系生分了。

    同时,老夫人的心中暗暗道,四房的果儿孙女虽然说事情尽力而为便可,一切听天由命,但是她们侯府这边,如何尽力,尽力到什么程度,完全是可以自己掌控的。

    尽力而为,便是她们倾尽全力,到时候嘴上硬气的说尽力而为,也不是不可以......

    百里果儿点点头,对于祖母老夫人此时此刻心中的想法,猜到大部分,但是却并不点破。

    一旦她此时开口点破了,很可能将事情弄到尴尬的局面。

    老人老人,年纪大了,但是性子却是还(huan)小的,故而怎么会有人说老小孩,老小孩呢?

    她若是直接点破祖母心中的想法,很有可能会让祖母暗自生闷气,钻牛角尖呢?

    也罢,该说的,她已经说了,至于祖父祖母,兰陵候府这边怎么做,那便随性一些吧!

    老夫人和百里果儿,在屋子里头说话这片刻时间,大厅之中的杨氏和百里氏,以及侯府大夫人二夫人等人,虽然面上是含笑着说着话,但是眼角余光时不时的望向百里果儿和老夫人所在的屋子里。

    她们心中升起大大的疑问,疑惑屋子里头的婆婆(娘亲)和四房的侄女儿(外甥女),关起房门来说什么呢?

    怎么说了这么久,还是不见出来。

    许久之后,杨氏作为当娘的,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神色紧张,面上小心翼翼的望向侯府大夫人这个夫家大嫂,讪讪的开口道:“大嫂,婆婆和果儿在屋里头会说很么呢?有什么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呢?婆婆为何要避开咱们呢?”

    一连三个问题,杨氏脑子一阵浆糊,下意识的便开口问了出来。

    问出来之后,反应过来之后,心中方才暗恼,自己怎地这般的说话不经大脑呢?

    之前自家女儿可是严厉的说过,到了燕京之后,想说什么话,都要在心里头过上三遍,思量能不能说出来,能说出来的话你,方才开口说出来,如今......

    她将女儿的叮嘱抛之脑后,一股脑的便把心里头的话说了出来,这下可该怎么才好啊!

    杨氏的心里头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婆婆为何单独的和四女儿谈话,而且还是避开她们的。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是应该说出来,大家伙都听听吗?

    如今婆婆避开她们,是有什么秘密,她们不能知道的呢?

    心中升起大大的疑问,不加掩饰的显示在杨氏的面部神情上,大夫人二夫人等人,想装作不知道都不可能。

    大夫人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与一旁同样心里头惊诧的弟媳二夫人对视一眼,二人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满满的无奈,二人对杨氏这个昨天夜里头才来的四弟妹,很是无语。

    四弟妹这些话,怎么能这般的直接就问出口来呢?

    这般的问题,不应该旁敲侧击的询问吗?

    如此直白的阿,还是她们遇到的第一次!

    四弟妹这般,是天性使然,纯粹的做母亲的关心自家女儿,还是怎么说呢?

    婆婆作为四房侄女儿的祖母,难道还会害四房侄女儿不成吗?

    四房弟妹这般,不让人歪处想,都是不可能的啊!

    “四弟妹,这.......”大夫人面色讪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四房这位弟妹杨氏的这一番询问。

    三个问题,她该回答哪一个呢?

    无论那一个问题,她一个做媳妇的,背着婆婆的面说什么,都是不合规矩的啊!

    她心中,其实也是不知道,也是很疑惑,为何婆婆要和四房的侄女儿,单独的去屋子里头说私密话?

    她的心里头也很好奇的,但是好奇归好奇,作为媳妇,她却是不能直接的探听的.......

    此番,从云州府来的四弟妹杨氏,这般好奇的直接开口询问,是无心之失,还是故意的呢?

    大夫人心中疑惑不已,一时半会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杨氏这个弟妹的询问......

    当然,更多的缘由是,大夫人作为侯府的大夫人,此时此刻也是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她也好奇,但是不能因为好奇,就如此直白的打探。

    自小接受的教养,告诉她这样是不合理的,是会坏了她和婆婆的婆媳情分的。

    嫁入兰陵候府三十年,她这个做儿媳妇的,从来没有和婆婆红过脸,此番若是因为这件事情,和婆婆红了脸,那丈夫夹在亲娘和妻子之间,岂不是左右为难的。

    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大夫人作为一个合格的大家闺秀,全心全意的都是丈夫,不愿丈夫夹在婆婆和自己之间为难,此时固然心里头很是好奇,却是将这份好奇之心,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