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复苏 第五百零五章 天下英才一网打尽

目录:神道复苏| 作者:神秘道人| 类别:武侠修真

    文道体系建立。

    天下震动,此乃轰动天下的大事。

    李嘉文宣讲文道体系,不知道多少人瞩目,这一件事情甚至是把立后的事情,都给遮掩过去了。

    一时之间,天下讨论的皆是文道体系的建立。

    上京城中,不少文人已经离去,但留下的也不在少数,他们开始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开始讨论着文道体系。

    宋府,宋慈端坐于主位,宋宇端坐于一旁。

    大堂中再无他人,唯独剩下二人。

    宋宇此时手持着一本书籍,其上书写的乃是文道体系,每一重境界都书写的详细,这一本书籍已经由离开上京的文人携带走,当他们回返到家乡后,注定这一本书籍要传遍天下。

    书籍中远远比李嘉文宣讲的详细,当时条件有限,只能够宣讲一些主要内容。

    宋宇已经不是第一次观看了,如今再一次观看一遍,伸手抚摸着书籍,良久这才叹息一口气讲道:“范文丞彻底败了。”

    “如今文道大运已经开始偏移,李嘉文大势已成,当盘踞上京的各路文人回返到家乡后,就是天下认可,李嘉文获得文道气运垂青之时。”

    “有着文道气运加持,李嘉文辅佐人皇混一宇内,本就立下大功,凭此积累二者叠加,李嘉文登仙有望。”

    宋慈手持着书籍,低头看着手中书籍,头也不抬的开口讲道:“范文丞一事,不需要去关注了,如今胜负已分,未来不要在和范文丞有所牵扯了。”

    “不晓得范文丞如何立文道体系,但这李嘉文几十年积累不可小看,知道我文道最想要什么。”

    “文武并立,但文道长处乃是治理天下,不擅长斗战之术,这向来乃是文道短板,武道和帝道相同,自武道登临帝道者不知凡几,可无一位真正的文人踏入帝道。”

    “这就是因为我文道刀不利,软弱可欺,但李嘉文立下文道体系,加重科举,参与科举之后,自可结合自身,文气开始勃发。”

    “这等手段,让人惊叹,不知道要省去多少年苦修,这是一条捷径,自会被天下认可。”

    “尤其是这寄托文曲星,文气显化,具备攻伐之术。”

    宋慈说道此处,放下手中的书籍,看向宋宇一字字讲道:“春意盎然!”

    四个字,字字明亮,绽放光辉。

    横空而立,照亮大堂。

    最后四字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冲入到了一旁的桌子中,涂抹着红漆的桌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面生出了嫩芽。

    勃勃生机出现,绿色的嫩芽生长出,一瞬间这桌子宛如再一次活过来,绿色的嫩芽生长到巴掌大小,这才停止了快速生长。

    勃勃的生机缓缓消散,最后绿色嫩芽枯萎下来,已经枯萎死了。

    但这一幕,看的宋宇目光中绽放出神采来,一步向前走出来到了桌子旁,伸手轻轻抚摸着枯萎死去的嫩芽,语气惊叹讲道:“神乎其神。”

    “这成语中蕴含力量,诗词可想而知,这真正体现出了文道底蕴,先贤留下的道德文章,都能够大放光彩,可惜二哥没有多活几年,要是能够活到今日,求取一篇镇世诗词,汇聚生机,未尝不能续命。”

    宋慈双眸凝视着这一幕,良久,这才重新开口讲道:“文道体系建立,天下格局大变。”

    “大儒立文心,大学士换碧血。”

    “其中前进道路,说的明明白白,想要更进一步换血,化为碧血,要入阁为大学士。”

    宋宇神态凝重,语气郑重的讲道:“这是一条捷径,自身不能换碧血者,要是能够入阁,自可踏破这一关,未来天下阁臣之争,将会更加残酷。”

    “大哥该如何做?”

    宋慈浮现出苦涩,语气寂寞的讲道:“一辈子与世无争,本以为老了能够颐养天年,不问世事,宋家交付于你,但不曾想临死前,李嘉文竟然异军突起,立下文道体系。”

    “我大限之日,也就是近十年,想要续命绝非易事,我文武两道,修行迅速,超越道佛,但也有着缺陷,寿命一项上,远不如道佛。”

    “我要突破续命,必须登仙才可,成仙何其艰难,不说如今灵气不足,就是灵气足够,光是凭借我积累也是不足。”

    “但今日不同往日,李嘉文梳理文道体系,把文道和帝道相连,融入于朝廷之中,寄托于文曲星。”

    “昔日所书写文章,具备超凡之力,凭此积累梳理成功,我自能换血大成,碧血丹心,臻至凡俗巅峰。”

    “要成仙,还是渺茫希望不大,但要是有朝廷相助,大楚国运配合,这不是没有希望。”

    宋慈目光逐渐坚毅,苦涩消失一空,神态肃穆起来,语气郑重的讲道:“既然有希望,自然不能放弃,必须要争一争。”

    “范文丞被清算,也只是年内的事情,到时候三位阁臣中将会出缺,我要是能够入阁,未来当灵气浓郁,自可更进一步。”

    宋宇缓缓点头,语气支持的讲道:“大哥要是能够更进一步,登临仙道,未来寿命绵长,我宋家有仙人坐镇,再无倾覆之祸。”

    “这是我宋家大事,要倾尽全力,也要支持大哥更进一步。”

    宋宇浮现出浅浅笑容,这非是后位可比,真凤之位太过凶险,后宫之争,凶险难测,皇后是否能够执掌后宫母仪天下,皆要看人皇心意。

    但这登仙不同,不需要依仗他人,这才是万世不易的根基。

    宋家出一位仙人,只要不去自己作死,自然可以高枕无忧。

    宋宇想到五位阁臣,三位文士其中一位,不由讲道:“建极殿大学士吴长定,这位倒是躺赢了。”

    宋慈缓缓摇头,否决讲道:“大学士经此一事,太重要了,非是常人能够担当,李嘉文立文道,有辅佐龙庭之功,位置不会动摇。”

    “可吴长定,有何功勋?”

    “那一些功业,和这大学士的位置相比,太轻了。”

    “要是其聪明就辞去建极殿大学士,不然必成众矢之的,遭遇天下围攻。”

    “人皇这位真龙,真是不可小看,掠夺范文丞造化,把文道融入朝廷,借此招揽天下大儒。”

    “不知道多少本该闲云隐鹤的人物,将会出仕、”

    “汇聚天下英才,大楚想要不大兴,都是一件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