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谁家妖魔鬼怪

目录:地府巡灵倌| 作者:彼岸浮屠| 类别:都市言情

    此刻的姜紫淮看起来非常骇人,稀疏白发在阴风中胡乱飘动,煞气和法力混合一处,以我的视野去看,发现他宛似被一个紫红的大气团包裹在中间,无限杀机迸溅!

    “我当是谁敢庇护姜度?原来是宫重道友。这是本掌院和姜度之间的私事,你马上离去,本院不会阻拦。”

    姜紫淮本要发动进攻的,却忽然看到了斜背着帆布挎包的宫重,他脸上变色,传来这么一句话。

    “姜掌院,想不到你竟然认识老夫?这真是稀罕事,老夫和你还真就没有打过交道呢。不妨卖老夫一个薄面,不要继续纠缠姜度了,你已经使用阴买寿邪术祸害了姜度数十年的寿元,何不给人留条生路,与人为善些不好吗?”

    宫重嘿嘿一笑,距离数百米的和姜紫淮说话。

    “宫重,不要给脸不要脸!姜度不死,本掌院誓不罢休。姜度,有种别躲在这厮的身后,上前来,咱们爷俩来个了断。”

    姜紫淮勃然大怒。

    “老匹夫,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啊,尸魂院是吧?我姜度将话放在这里,早晚有那么一天,我要将尸魂院铲平!你们坏事做尽丧尽天良,死有余辜。”

    我反手间掏出黑色短剑,遥遥指着姜紫淮,同时计算着时间。只要扛过剩余的时间,姜紫淮必死。

    他找到我们不假,但时间上可有些来不及了。

    至于他如何找到的我们?此刻我想不明白,也没有必要多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我方有宫重坐镇,还有血竹桃和蝎妙妙一众高手在场,就不信了,尸魂院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伤害到我?

    四周看过了,没有发现姜照,看来是姜紫淮带领麾下鬼怪杀来的,尸魂院的长老和其他高手并未出现,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方势单力薄,大猫小猫两三只的,若是尸魂院所有的高手都出现于此,那可就麻烦了。

    封魂链钩缠绕在左臂上,右手的黑剑稳定的指着姜紫淮,这架势摆明了态度,老子绝不会坐以待毙。

    “小杂碎,大言不惭,但你倒是很有种,自觉有宫重护着就能躲过杀身之祸了?你不要太天真。老夫也没时间问你如何知晓阴买寿之事了,现在,就是要你死!诸位,杀过去!谁能杀掉姜度,本院给予它自由和无尽资源做奖励。”

    姜紫淮一挥手,周围狂风大作,一只又一只鬼怪狂暴冲来,同时,一只只僵尸弹跳而来,入眼所见,怕不是有三五百之多?

    方圆数里地被无形的禁制笼罩,其实是暂时开辟出的平行小空间,这是斗法时的规矩,尽量不要去惊扰俗世民众,这规矩是从方外传来的,约定俗成,没谁敢轻易打破。

    也是,一年到头的,不知有多少法师斗法,但世俗从未听闻过,就是因为在斗法之时,双方都会随手布置结界禁制,看着环境和先前一样,其实,只是个平行空间,这里面打的天翻地覆,现实世界也不会受到干扰。

    但死在这里的人那可是真的死亡了,绝不是虚幻。

    姜紫淮擅长控制僵尸和鬼怪,他麾下净是些恐怖邪物,这些家伙都被姜紫淮强行控制了,自由对它们而言乃是最高奖励。

    姜紫淮的命令一出口,这帮子杀胚可就疯狂了,我在它们眼中变成是通往自由的钥匙,只要杀掉我,就能换取自由,岂能不卖命?

    阴买寿邪术过程中,姜紫淮决不能使用自家麾下的鬼怪来杀我,那就犯了邪术禁忌,会导致失败,但阴买寿邪术已经失败了,当然不用在乎那些禁忌了,所以,姜紫淮可以亲自出手来杀我了。

    “你们护住姜度,撑到时间,姜紫淮必死,这老家伙我来对付。”

    宫重交代一句,身形一闪,对着高速冲来的姜紫淮迎上去。

    那些鬼怪和僵尸下意识的避开了宫重,这也是姜紫淮的意思,他想的是最快速度的解决了宫重,然后汇合鬼怪们,将我灭杀。

    留给姜紫淮的时间不多了,他不会留手的,一定会拼命。

    “度哥,你和二千金及弃烧留在中间,记住了,只要度哥你活着,咱们就胜利一大半了。”

    宁鱼茹祭出测地尺,左臂同样缠着一条封魂链钩,弓箭也备好了,掠到我左侧五米远的位置,摆出防守姿态。

    “围住姜度、二千金和莫弃烧,不要让敌方接近。”

    血竹桃一声呼喝,滑行到我的右侧方位。

    蝎妙妙位于我身后,熊霹雳和牡丹女鬼位于我身前,它们将我们仨烧围在了中间。

    我和莫弃烧及二千金对视几眼,苦笑声声。

    之所以这样布置,完全是因为我们仨的本领太渣了,要是我还有木傀儡身躯,那还能冲锋陷阵一番,但木傀儡已经归还给莫弃烧了,我的真实水准就显现出来了,不过是法师中最垫底的辟藏境,还是刚刚迈入此境的状态。

    这等实力,如何和疯狂杀来的鬼怪们拼杀呢?会拖后腿的。

    白骷法具能够提供阴气能量不假,但前提条件是,我的身体强度能够吃得消。

    而我的身体只比普通人强一些罢了,这还是因为迈入辟藏境后所导致的强度进化呢,这等身体强度,根本吸纳不了更高等级的能量,白骷法具也没法将我提升到错海境以上的战力水准。

    莫弃烧和我的水准差不多,二千金是一只无害幽灵,因而,我仨就成了被保护的对象,即便我们心有不甘,那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说时迟那时快,远远的,宫重和姜紫淮已经拉近到二十米之内的距离了。

    我看的清楚,耳朵也变得敏锐了,距离那样远,都听到姜紫淮的咒语声了,语速特别快,也不用掐诀,对着宫重一指,喊了一声‘临’,就见一只能量拟形的大拳头,狂暴的轰向宫重!

    老魔头对法术的运用简直就是炉火纯青,举手投足之间就是杀招。

    姜紫淮能屹立不倒这么多年,确实有强大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