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怀璧其罪(二十一)

目录:诡楼异闻物语| 作者:上善又水| 类别:散文诗词

    “呵,小娃娃,说话可要动脑子,不然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这是黎家保命的本事,是属于蚩尤大人的,姜家只是学会了点皮毛的叛徒!”

    老人说着,草人以叠罗汉的姿势,整齐排列成一个大的草人,向拾亿和古诺走过去。

    “我年纪比你都大,可不是什么小娃娃,你以为区区一个稻草人就能吓到我吗?狐火!”古诺拉着拾亿后退,伸手捏出狐火球打了出去。

    “闭眼。”

    古诺用狐火困住草人,让拾亿闭眼,转身闭眼慢了半拍,看到古诺伸手抓住墙壁,张大嘴表情狰狞撕咬墙壁的样子。

    拾亿蒙了,古诺说的总是手撕空间门,怎么还要用咬的?这么丑的法术,根本就不能见人,要让古诺知道自己看到了他的丑样子,自己的未来就毁了!

    想想不改,只能待在狐族,面对着一群老古董,不能吃狐族以外的东西,每顿饭前要吃一根人参……完了,现在只能装没看到了。

    可古诺的丑根本不是能忘记的,是那种丑的还有点蠢萌的感觉,完了,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拾亿慌乱了,越想当没看到,脑海里就全是古诺那一瞬间的丑样子。

    稻草人可不给拾亿分神的机会,直接用带着狐火的拳头,一拳打过去,打中拾亿胸口,将拾亿打飞出房间。

    “我刚才还想拉你一把,你自己飞出来了,赶紧快走,去楼下,我把门封了。”古诺幸灾乐祸的说着。

    刚才拾亿飞出来,古诺就立刻闪身让开,看着拾亿从三楼楼梯口一路飞下去,撞到二楼与三楼之间的楼梯转弯平台上。

    “火……这火扑不灭!”拾亿扶着墙站起来,胸前灼烧的感觉太过真实,幽绿色的火焰无论怎么努力都扑不灭。

    “狐火当然扑不灭,要我收了才管用!收!”古诺先伸手关上空间门,将稻草人拦在门内,再快速下楼,收回拾亿身上的狐火。

    “嗯,味道不错,再撒把孜然就能直接吃了。”古诺拍拍拾亿胸口,开玩笑说着。

    三楼上的铁门突然打开,稻草人分散成无数稻草娃娃,带着狐火从铁门后面涌出来。

    “快跑!”古诺抓着拾亿的胳膊向二楼跑去,拾亿本来想开口告诉古诺,自己看到了他开空间门的样子,可忍了忍还是没说出口。

    “闭眼转身!这群东西,有心,能感觉到咱们的位置。”古诺推着拾亿的肩膀把他转了过去,又撕开一扇门,拖着拾亿衣领躲了进去。

    “收!”古诺将空间门收回,趴在门口猫眼上,看着屋外的稻草人不断乱窜寻找着他们。

    “你看的清吗?它们走了吗?”

    “只能看到狐火的光亮,看不清这群娃娃被焚烧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这房子应该是保不住了,好像有东西点燃了。”古诺看着狐火的走向分析着回答拾亿。

    拾亿则在屋内转悠,看到了巨大的木质桌子,桌子上刻满了殄文,这是写给死人看的文字,没有读音只有文字。

    自己认识这些字也只是因为和师父在深山里没事干,凶兽又不经常惹事,自己就跑去古墓边玩,或者去坟地里转悠,拿点祭品打牙祭,当然师父知道后自己一半都是被打个半死的,但就是忍不住想去玩。

    去的多了自然也就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碰到一两个会殄文的世外高人也是有可能的,自己就跟着学了一点,就是因为没有读音,全靠自己意会了半天,常用的能懂,再深奥点的根本看不懂。

    现在桌上刻的似乎是安抚屋内鬼魂的经文?不然就是契约,同不同意被做成娃娃之类的,反正不是正经东西,自己看半天都没看懂的,肯定不是好东西。

    “你发什么呆,咱们把窗户撬开,带着玖雅的这一魄快走啊!”

    古诺看着拾亿对着桌子发呆,伸手拍了他后脑勺一下,让他帮自己撬窗户。

    “玖雅?玖雅那一魄在这里吗?在哪里?”拾亿把视线移开桌子,满屋子寻找着玖雅出走的那一魄。

    “往那看呢,这里!窗帘旁边呢。”古诺正拿着灭火器砸着窗户,看到拾亿不帮忙,直接将灭火器塞他手里,顺便把玖雅的位置指给他看。

    “玖雅这是在找什么?”拾亿拿着灭火器,走到窗户旁,看到趴在地上划拉灰尘的玖雅。

    “我帮你翻译一下,她在嘟囔,三个月工资呢,别砸我手里,我把自己卖了都还不起。”古诺也蹲到玖雅旁边,他在读唇语。

    “厉害,魄都透明成这样了你还能读出唇语,那咱们怎么带她回去?”

    “你砸开窗户,我去翻垃圾桶,玖雅在找鹿昭的那个针孔摄像头。”古诺说着去翻桌子旁的垃圾桶,他刚才挣脱开娃娃的纠缠找拾亿时,就已经把二层摸透了,还差点被玖雅吓到。

    “这是加厚防弹的双层玻璃,我砸不开,你直接咬扇门出来不就好了。”拾亿说完自觉闭嘴,马上开始砸玻璃,自己的口误把自己暴露了,古诺要真抓自己回狐族就麻烦了。

    “你说的有道理!转身闭眼!”古诺像没有听到一样,让拾亿转身闭眼。

    拾亿立马照做,放下灭火器转身闭眼,古诺从垃圾桶里拿出针孔摄像头的碎片吸引住玖雅,让玖雅那一魄跟在自己身后。

    撕裂窗户,冷风灌了进来,古诺抬脚就踹,直接将毫无防备的拾亿踹下二楼。

    “你小子不厚道,偷看我多久了?这么想当我们狐族女婿吗?MD的,带着玖雅快滚!”古诺说着将针孔摄像头扔了下去,拾亿捂着胸口还狠痛苦,但还是本能的伸手接住。

    “快滚!不然我下去直接打死你。”古诺说完伸手收了空间门,转身看向屋内角落里。

    “你到底是敌是友,我按你的意思已经把拾亿送走了。”古诺先开口了,角落里的两抹散魄若隐若现,随时都会消失。

    “药王谷?”古诺通过读唇语,读出药王谷三个字。

    “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古诺盯着对方,等待她开口。

    残魄随后说出来的话,让古诺愣住了,他一度认为是自己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