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金戈铁马 第二百四十七章 达成协议

目录:大唐坑王| 作者:吉日| 类别:历史军事

    卢小闲说的没错,战争不仅给大周带来的极大的负担,对吐蕃也是同理。

    赞普和太心中后都很清楚,长年的穷兵黩武,虽然在取胜后可以通过获取战利品进行一定的弥补,但那只是杯水车薪。事实上,目前的吐蕃已经入不敷出、满目疮痍了。

    尤其是在噶尔家族的治下,几十年来不断对外用兵,虽然胜多负少,劫掠了大量的唐朝财物和人口,但是这仍然不能抵消吐蕃国内的消耗。

    尤其是吐蕃统治的唐蕃边境地区的部落民众,多年来从未能够得到休养生息,更是苦不堪言。甚至有很多部落,为了避免战火,已经向大周请降了。

    太后终于先说话了,她缓缓道:“卢使节说的没错!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一直想与大唐交好。”

    “太后,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大周皇帝让我转达的!”卢小闲纠正道,“另外,现在是大周朝,而不是大唐!”

    太后点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当年吐蕃和当时的大唐在大非川进行决战,那时候我的丈夫还是吐蕃赞普。决战前夕我就担心不已,一方面担心吐蕃打败了就此衰败下去,另一方面我担心大唐败了今后就成了死敌。为此,我专门向赞普建议,如果吐蕃胜了,一定要把唐朝的主将礼送出境,也算为两国今后的交往留下些余地。”

    听了太后的这一席话,卢小闲恍然大悟。

    当年薛仁贵三人打了大败仗全军覆没,但他们却安然脱身,这让卢小闲一直觉得百思不解。今天,他终于从赤玛伦太后这里知道了谜底。

    “还有大唐使者陈行焉,当年因不愿向钦陵磕头而被被扣押了十来年,最终死在了吐蕃。我借着向大唐报文成公主丧信之机,将他的尸骨送还了长安!”

    赤玛伦说这番话并不是想表白什么,相对于强硬派噶尔家族来说,赤玛伦一直都是吐蕃温和派的代表,她很早就认识到了吐蕃国力难以支撑和唐朝的连年战事。

    当年,她还曾经力主向唐朝请求在益州及四镇开通互市,以马匹换取吐蕃急需的生活物资。唐朝苦于良马短缺,急需吐蕃战马以充实骑兵,所以对此事也是很重视。可惜,钦陵掌握着吐蕃大相的权柄,唐蕃多年来交战难分难解,他坚决不同意以战马资敌,所以互市的图谋无果而终。

    赤玛伦郑重道,“我同意和大周罢兵十年的提议!”

    既然太后没有意见了,卢小闲又把目光看向赞普:“不知赞普是什么意见?”

    吐蕃和大周罢不罢兵,对赞普并不重要,他最关心的便是如何除去钦陵,这现在是他唯一要做的。

    再说了,就算同意了罢兵,等到自己大权在握之后,就算再出兵大周又能耐我何?

    基于这样的考虑,赞普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大周的条件。

    第一回合结束,卢小闲的目的达到。

    “好!”卢小闲接着又说,“既然大家都没意见了,那咱们就商量一下如何除去钦陵一事。鉴于吐蕃目前的形势,大周皇帝让我转告赞普,除去钦陵需要七个步骤,只要按照这七个步骤去做,钦陵必死无疑!”

    赞普和太后面面相觑,这个大周皇帝也太牛了,远在万里之外,就把除去钦陵的七个步骤都想好,她到底是人还是神仙?

    只有郭振心中最清楚,哪是什么大周皇帝的转告,分明就是他打着武则天的旗号,在按部就班的实施自己的计划。

    “七个步骤?”太后很客气的询问,“卢使节,请你细细说来,到底是哪七个步骤?”

    “这第一个步骤,就是要将吐蕃国内反对钦陵的人聚集在赞普的旗下,将来这些人便是推翻噶尔家族的中坚力量!”说到这里,卢小闲笑了笑,“据我所知,这个步骤太后和赞普早已经着手了,并且已经初步见效了。所以,我们可以直接进行第二个步骤了!”

    ……

    赞普和太后会见大周使节一事,很快就在吐蕃朝野传播开来。据红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此次会见历时两个多时辰。但是除了几个当事人之外,谁也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什么。

    这次密谈可以说很成功,因为大周和吐蕃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吐蕃赞普决定和大周合作,严厉打击了国内主战派,夺得他渴望已久的兵权。

    大周则得到了和平,赞普承诺吐蕃今后不再和大周玩命。

    吐蕃主战派领袖大论钦陵的生命,最终成为了双方幕后讨价还价的筹码。

    密谈结束的第二天,吐蕃赞普便向大论钦陵发出了严厉的谕命,让他对三件事情做出解释。

    其一,关于逼迫大周使节向他跪拜一事;其二,大周使节在赴逻些城途中被袭击一事;其三,他给王孝杰写信要求双方互相通气长期对峙一事。

    这便是卢小闲所说的第二个步骤,在吐蕃国内造舆论,目的就是让朝野上下都知道,钦陵是如何的飞扬跋扈,赞普是如何的委屈。

    与此同时,赞普把难题交给了钦陵,所有人都在看钦陵将会如何应对。

    钦陵只能两个选择:一是保持沉默,二是进行解释。

    钦陵肯定知道自己是被人冤枉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可以保持沉默,最终用事实来说话。可问题是,钦陵这样想,别人不这样想,别人会认为钦陵是默认了,岂不是白白背了一个大大的黑锅?

    解释也是很麻烦的,怎么去解释?这事还真解释不清楚,钦陵总不能敲锣打鼓去告诉每一个人,他是被冤枉的。解释等于掩饰,掩饰等于事实。无论钦陵如何解释,最终都会出现越描越黑的情形。

    卢小闲的这一招很毒,无论钦陵怎么做,都从舆论上让他处于被动的地位。赞普的行动很快,由此也可以看出他除去钦陵的心思有多迫切。

    ……

    逻些城之行很顺利,该谈的事情都谈了,该达到的目的也达到了,卢小闲当然也就没必要继续留下了,他已经做好了返程的准备。

    “卢公子!从你身上我可学到了不少东西,来来来!我敬你一杯!”乞力徐举起了酒杯。

    乞力徐果真是吐蕃少有的人物,见赞普和太后对卢小闲待为上宾,他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卢小闲也是恭敬有加。

    不过,他所说从卢小闲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倒不是假话。卢小闲给赞普和太后献的那七计,虽然是大周皇帝的杰作,但肯定少了卢小闲的运作在其中,要不然大周那么多官员,为何偏偏会选择他一个布衣前来出使吐蕃。

    卢小闲把计划运用的如此炉火纯青,的确让乞力徐大开眼界。

    “昌本客气了!”卢小闲悠闲的举起杯,“愿我们今后合作愉快!”

    按照赞普的命令,乞力徐将护送卢小闲去伏俟城和钦陵谈判。在今后各项步骤的实施过程中,乞力徐还是卢小闲与赞普和太后沟通的中间环节,日后肯定少不了打交道,卢小闲当然希望和他合作愉快了。

    将杯中酒饮尽,卢小闲放下酒杯问道:“昌本,不知咱们何时出发前往伏俟城?”

    “卢公子别急,就这几天了!”乞力徐笑着解释道,“赞普不放心别人,让我去实施您说的第三个步骤,此事一了咱们就出发!”

    卢小闲所说的第三个步骤,就是对钦陵封锁消息。

    要做到这点,最关键的便是将钦陵打探消息的素衣堂完全摧毁。掌握素衣堂的正是仇恨水,只要控制了仇恨水,素衣堂就发挥不出作用,钦陵也就变成了瞎子和聋子。

    正因为如此,来逻些城之前,卢小闲才会极力要求乞力徐将仇恨水父子俩一同带来,看来赞普已经开始采取第三个步骤了。

    卢小闲点点头,随口问道:“昌本是否已经将他们父子二人拿下了?”

    “岂止是他们父子二人!”乞力徐淡淡道,“他们在吐蕃生活了近三十年,全家共二十几口人已经全部打入大牢!”

    说到这里,乞力徐还不忘奉承卢小闲一句:“怪不得来逻些城之前,卢公子再三让把仇家父子带上,原来您早就想到这一天了!”

    卢小闲不动声色的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乞力徐苦笑道:“这父子俩骨头硬的很,我用尽了办法,怎么审他们都不开口!”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卢小闲又问道。

    乞力徐瞄了一眼卢小闲:“我已经把情况向赞普汇报了,赞普命令我再审一次,若还不开口就直接把他们全家都处死!”

    卢小闲不说话了。

    抛去除去钦陵的原因,抛去敌对立场不说,卢小闲对仇恨水并没有多大的恨意。此刻听说乞力徐要将仇家父子二十几口人全部处死,心中多少有些不忍。

    卢小闲来自后世,并不是个嗜杀之人。这一瞬间,他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来:得救下仇家这二十几口人,他不想看到这些无辜的人因他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