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5章 杯酒,一句话,足矣

目录:良宠| 作者:呆若萌| 类别:都市言情

    摘星楼,乃是京城最繁华的酒楼。

    且不说其食物做的实在好吃,便是这雅致和私密性都是最最好的。

    沈君茹将赵润之请来摘星楼,既不用担心被别人跟查了去,也不用担心传出有私之言。

    不消多时,两人便已在包厢坐定。

    沈君茹叫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与赵润之一边吃,一边闲聊。

    虽说,男女不同席,但她沈君茹想宴请何人,可从不在乎那些个礼教规定!

    活这一世不容易,她何必委屈了自己?

    伺候着的冬梅替两人斟满了酒,便退到一边候着。

    绣屏外,有映星守着,在外面,那沈钰还在隔壁,趴在墙壁上,只恨不得能有个千里耳,能将一墙之隔的两人对话都给听入耳中。

    沈君茹端了酒杯,与赵润之敬了酒,说道。

    “赵大哥,请。”

    “你啊,莫要与我弄这些虚的,你与我,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又要我做什么?”

    沈君茹被赵润之这么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所想,只是微微一愣,面上也不觉尴尬,爽快的笑了笑,说道。

    “此生得赵大哥这一知己,余愿足矣。”

    “你莫要与我虚与委蛇,越是这般,我这心里便越是没底。”

    赵润之笑了笑,言语间,一杯浊酒入喉。

    “唔…好酒。”

    “这酒可是我自己带来的,这摘星楼可都寻不得呢。”

    赵润之执着酒杯,微微摇头浅笑,道。

    “你可知,贿赂当朝官员,可是什么罪名?”

    “我这可不是贿赂,再说,哪有一壶酒便能将你给贿赂了的?”

    “唔…那得看是何人,旁人,千金万两都贿赂不了我,若是你…”

    一杯酒,一句话,足矣。

    话未尽,意已至。

    对面,沈君茹浅浅一笑,却未接话,赵润之薄唇微扬,浓墨星眸,浓情深藏不住。

    浊酒入喉,轻咳出声,而后才道。

    “说吧,唤我来,何事?”

    他啊,总是舍不得她这为难纠结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

    罢了罢了,便干脆让他再退一退吧。

    只是,他逗一逗她的感觉,又是如此美妙,叫他一不留神,便会控制不住…

    沈君茹正色道。

    “听说,曼罗使者昨日已经进宫面圣,献上贡品,那贡品之中,可有一种,黑如墨炭,软如膏体,火烧而食其烟之物?”

    赵润之一愣,道。

    “此事,你若问沈尚书,应该更清楚。”

    沈君茹垂眸,抬手给赵润之又满上了一杯酒,说道。

    “我父亲是尚书令,权位是够了,但事事干预,不免会被人诟病以权弄政之嫌。再者,赵大哥此去江南,本也是为了建功立业,避其党派之争,但,眼下是一个机会,再者,使者进京本就是你们礼部负责接待事宜。”

    “唔…我明白了,你是觉得曼罗进贡有问题,不想让你父亲蹚浑水,便将我推出去?”

    “不是…赵大哥,我哪是怕父亲蹚浑水搀和啊,只是你我都知,曼罗对大乾有一定的重要性,但,燕国也知其重要。若曼罗成为大乾的附属国,大乾军队趁势而入,那对燕国来说,也是在家门口被人埋下隐患。”

    赵润之微微皱眉,道。

    “你所言极是,我也有此顾虑。”

    “若曼罗其实早已被燕国收拢,那此次前来的目的…又是为何?”

    “你怀疑,方才你说的那东西,有问题?”

    “是。”

    沈君茹毫不避讳的说道。

    赵润之略微一想,便道。

    “确有此物,名唤‘阿芙蓉’只是数量并不多,太妃娘娘喜食烟草,圣上已将阿芙蓉大多送到了太妃宫殿去了。”

    沈君茹一愣,竟没想到宫里的太妃娘娘竟喜烟草。

    这位太妃乃当今陛下的养母,乾文帝生母出生并不高,在其八岁之时病逝,而那时,这位太妃娘娘正得先帝爷恩宠,便将乾文帝过继到了她膝下,她也不知该说是福薄呢,还是福泽深厚,膝下所出皆是公主,无一皇子。

    而先皇后所出之子,最大的十二岁夭折,最小的在先帝爷风烛残年之时才出世,且先皇后因年事已高,生产后不久便血崩而亡。

    先皇后撒手人寰,只留下一呱呱坠地的婴儿,虽是嫡出之子,但年纪实在小,难堪大任。

    先帝驾崩之时,此子才刚满周岁。

    但先帝也为此子将来考虑。

    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

    便干脆将自己的一些心腹之人全部给了这位皇子,封了亲王,送去了封地,且在诏书上言明,此一生不能苛待此子。

    先帝如此英明,明白在皇权面前,手足,兄弟,皆是浮云。

    此子若不远送去封地,只怕,根本活不到成年。

    而人虽在封地,也只怕会被乾文帝所忌惮提防,故又留旨言明,可谓为其一生长远谋划。

    只愿他一生富足安乐,便已足以!

    故而,陛下对这位将自己养大的太妃娘娘尚且尊重有加。

    沈君茹微咬唇.瓣,叹息道。

    “此物,食之成瘾,难以戒掉。且,长久食之,毁其身躯,使人精神萎靡,一刻不能离开那阿芙蓉,是一种精神上的毒药!就这么说吧,到时候,若有人利用阿芙蓉控制吸食之人,让其做什么,便会做什么!”

    “如此可怕?若此物广泛流传,岂不是…岂不是!”

    赵润之一愣,显然也意识到此物的危险性!

    他丝毫不怀疑沈君茹如何会知道此物。

    毕竟,在大乾境内,还未听说过有这种东西!

    他只是信了沈君茹!

    沈君茹微微点头,道。

    “此物,绝不能出现在大乾的国土上。”

    她不与沈琼说,也是知道,父亲那性子,是绝对不会相信她所言的。

    再说了,沈琼是沈君茹的父亲,是长辈,又常年位居高位,实难听进沈君茹的劝言。

    届时,只怕更会打草惊蛇。

    沈君茹深吸口气,说道。

    “今日,已有曼罗使者扮成商人模样,来我店铺里与如玉说要将货物在此售卖,我不知那些曼罗使者还有没有去寻其他商贾。但我已让如玉联系那使者,我让她,将全部货物都包下,且与他们说,只能在‘如意轩’里独售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