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香 第1536章 蹊跷

目录:味香| 作者:茶暖| 类别:都市言情

    而在听闻秦叡泓宫变夺权时,众人也是并不阻拦,更是心中期盼着秦叡泓能够成功,取而代之。

    只可惜,秦叡泓失败了,拜了个彻彻底底。

    打入天牢,终身囚禁,和死几乎是没有了什么区别。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谁还能再如同太子一般,处理国事,只怕接下来,当真是要天下大乱了。

    而卢少业听闻此事时,心中是沉了一沉,这满脸的阴霾,久久都不能散去。

    秦叡泓动手的那晚的细节,乌统领早已前来禀告过。

    原本,秦叡泓瞒天过海,偷偷从太子府上运往宫中上百名的侍卫,且各个都是精挑细选,身手更在禁军之上。

    当夜,秦叡泓前去求见秦铭晟,身边也是带了两位高手,送去的参汤之中,更是放了蒙汗药,侍卫也早已将尚阳宫悄悄的团团围住。

    按道理来说,秦叡泓及手下人控制住了秦铭晟,拿其玉玺盖了传位的圣旨,尚阳宫顷刻之间便能在掌控之中,秦叡泓继位也是名正言顺,不会有任何人质疑分毫。

    可是,秦叡泓并没有得手,并非是他期间出了纰漏,而是在他到了尚阳宫将参汤献给秦铭晟时,秦铭晟并没有喝下。

    而后,尚阳宫中便是冲出大量禁军,将秦叡泓及太子府的侍卫团团围住,顷刻之间便将秦叡泓等人拿下了。

    很显然,秦铭晟早已准备,也足以说明,秦叡泓谋反之事,秦铭晟早已知晓。

    是有人告密,还是秦铭晟机警,早已有了预感?

    这些,暂时都无从得知。

    卢少业想到这些时,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此时的后宫,也是十分不平静。

    秦叡泓乃是太子,现如今太子被废,国不可无储君,自然就得从旁的皇子里头再选了储君出来。

    现如今,大皇子秦叡泓被废,下了天牢,六皇子得了天花病死,而三皇子也已经不在,现如今还存活的便只有二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了。

    三个人之中,必定是要选上一个立为太子的。

    如此一来,三位皇子便是各怀心思,各自打起了小算盘。

    二皇子这段时日,频繁出入尚阳宫,据说是在秦铭晟跟前百般讨好,甚至帮着秦铭晟为其找寻炼制长生不老丹药的各种药材。

    四皇子则是竭尽全力的结交大臣,尽可能的了解政事。

    到是这五皇子,在这个时候得了风寒病倒了,召了太医看诊,成天汤药不离口。

    总之,没有一个清闲的。

    到是此时的俞氏,在宫中悲痛万分,终日的以泪洗面,时而更是嚎啕大哭:“泓儿,本宫的泓儿,竟是这样的苦命……”

    “这皇位迟早都是你的,你如何就这样的想不开,等不及,非要动什么手?”

    “泓儿,泓儿……”

    俞氏哭的悲切,几乎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只是现如今秦叡泓被废,俞氏虽然并未被废后,往后却是明显没了什么前程可言,外头伺候的宫人们到是也都漫不经心,并不去劝慰。

    “泓儿,泓儿,你当真是糊涂啊……”

    俞氏的哭声,悲悲切切,只萦绕在后宫上头,许久不散。

    六皇子丧事办完,成日哭泣的慧贵妃便病倒了,卧床不起。

    这也难免,六皇子病逝,失了幼子的母亲,心中自然是难过不已,病了也是人之常情。

    且这事相比较现如今太子之位会落在哪个皇子头上而言,究竟是小事,众人自然不甚在意,一双双眼睛只盯着其余的三位皇子,心中掂量着分量的悄悄站起了队伍。

    其中,自然不乏有人拉拢卢少业,尤其是四皇子,似乎对卢少业颇为看重,多次派人送了东西给他,卢少业谢恩,对东西是收了下来,却也回了同样价值的礼回去。

    面上不伤和气,但实际论起来的话,也算是两不相欠。

    四皇子到是也不曾恼怒,只依旧如往常一般,照旧该送东西送东西。

    这天儿一天天的过,眼瞧着便是到了年底。

    今年的除夕,因为朝中局势不稳的缘故,京都之中都过得胆战心惊,小心翼翼,虽说也依旧是喜气洋洋,但比着从前,少了几分的坦然。

    宫中,也不曾设了除夕夜宴,比从前冷清许多,慧贵妃久病,没有精力打理后宫适宜,这后宫中的年味也淡了许多。

    总之,都是关起门来自己过自己的年,为避嫌疑,尽量不来回走动,这年到底是过得冷清无比。

    不过沈家到是颇为热闹。

    过年的几天,一家团圆,热闹无比。

    在镇上的沈文武,在青梅书院读书的铁蛋,以及去年没有回来过年的沈文韬,此时都在家中,大人谈天说地,小孩子们嬉笑玩闹,好不热闹。

    有马车停到沈家的宅院门口,为首之人,敲了本就是开着的大门。

    “尊驾是何人,可是有事?”夏冰放下手中的竹球前来应门,看到来人衣着不凡,不像是普通人家,越发的谨慎起来。

    “这位便是夏冰姑娘吧。”来人拱手笑道。

    “正是。”见对方显然对这里了若指掌,夏冰越发疑惑:“您是……”

    “小的叫来福,是慧贵妃娘娘派来,接夫人前去京都的。”来福解释道:“少夫人月份已大,过上不久就要临盆,慧贵妃娘娘在宫中不便外出,惦记着少夫人临盆辛苦,身边若是一个长辈都没有,难免有些凄凉难过,便特地让小的来请沈夫人前去京都,陪伴少夫人,不知沈夫人是否能够前往。”

    “原来是慧贵妃娘娘身边的人,您且先进来喝杯茶,夫人正在三婶家说话,婢子这也就去请她回来。”夏冰笑着将人往屋子里头迎。

    “小的身份低微,哪里能在厅堂喝茶呢,小的就在这里候着,姑娘且去寻夫人吧。”

    来福谦逊有礼,自是让夏冰好感十足,便让其他人暂且招呼一番,自己则是快步跑去沈福海家中,去寻吕氏。

    得知慧贵妃派来的人,请她前去陪伴沈香苗,吕氏便也就急忙回来了。

    一番商讨,外加思来想去之后,吕氏便也就答应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