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五十六章 情真意切

目录:丹尊邪神| 作者:浮云横渡| 类别:散文诗词

    第九百五十六章情真意切

    年轻的女老板将手伸进了袖子里,好像是要拿钥匙。袖子里没有钥匙,只有一把短刀。

    年轻女老板的手刚触碰到刀柄,整个人就僵住了。

    一把坚硬冰冷的短刀突然了抵住了她的腰眼。

    年轻女老板不敢动,她没有回头,伸进袖子里的手又缓缓地缩了回来。

    “姑娘果然厉害,难怪独眼卫老三,都栽在你的手里。”矮胖子用一把短刀紧紧地抵着年轻女老板的腰眼,冷冷道。

    年轻女老板叹息了一声:“霍大爷的话,小女子怎么听不懂?”

    矮胖子冷笑道:“我早就打听明白了,独眼卫老三到了福顺客栈,就离奇失踪了。所以,你想要活命,就不要再跟大爷我演戏了。”

    年轻女老板叹息了一声,淡淡道:“碰到霍大爷,小女子自认倒霉。”

    矮胖子冷冷道:“快把钱交出来,否则的话,就别怪大爷不客气了。”

    年轻女老板笑了笑:“不知道霍大爷什么时候当上强盗了?”

    矮胖子道:“你的钱,我一分也不要,但独眼卫老三那五十万两银票,我志在必得。”

    年轻女老板叹息了一声:“五十万两银票,我一张不少地交给霍大爷,只求……霍大爷饶小女子一条性命。”

    矮胖子嘻嘻笑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交出那五十万两银票,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一根毫毛。”

    年轻女人道:“那好,我现在就带您去拿银票。”

    矮胖子忙道:“银票在哪里?”

    年轻女人道:“在客栈后院的密室里。”

    矮胖子冷冷道:“真的?”

    年轻女人叹息道:“我的小命都在霍大爷您的手里,小女子还敢说谎欺骗您?”

    矮胖子将短刀收起,沉声道:“带我去拿银票,你要是耍花招,我保证让你后悔一辈子。”

    年轻女人淡淡道:“小女子不敢。”

    走过客栈后院那条荒草淹没的小径,那间低矮的小屋就呈现在矮胖子和年轻女人面前了。

    小屋的大门虚掩着,里面漆黑一片。

    年轻女人忽然尖叫起来:“不好……密室进人了!”

    小屋的大门旁的地上,落着一把特大号的象鼻子大锁。锁上没有钥匙,锁柱子却被人拧开了。

    矮胖子大惊失色,嘶声道:“没想到……那猴崽子竟先到了一步……”他说着话,发疯一般地冲进小屋里。刚进屋,矮胖子只觉得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冲进屋去,就被一样东西绊了一脚。矮胖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闪在一旁,定了定神,借着屋外的亮光,他终于看清了脚底下的东西。那竟是一具尸体。尸体背部朝上,脸朝下,趴在地上。地上还积着一滩鲜血。

    一股浓烈的血腥气,直冲人的肺管子。

    矮胖子怔住,屋里光线虽暗,尸体虽然脸部朝下,但他还是一下子就看出了死者的身份。

    花老二!

    矮胖子心里一阵刺痛,兔死狐悲,花老二,毕竟是他多年的弟兄。

    年轻的女老板站在门口,既不敢进,也不敢走。

    矮胖子忽然转身过来,恨恨道:“我兄弟……是怎么死的?”

    年轻女老板笑了笑:“这虽是一间很不起眼的小屋,但屋里却机关重重,本事再大的人,只要一脚踏进去,就休想活着出来了。”

    矮胖子脸色大变,恨恨道:“你……竟敢害我,老子……”他一句话没有说完,嘴里的鲜血就溢了出来。

    一柄短剑,从矮胖子的颈后,刺穿了他的咽喉。这一剑太快!这一剑太狠!这一剑太准!这一剑也太毒!

    剑拔出,鲜血飞溅。

    矮胖子双手捂着咽喉,被刺穿的喉咙里,发出了格格的响声。

    一个人手持着短剑,缓缓地转到矮胖子面前。

    矮胖子眼睛暴突,他带血的双手猛地掐向这个人的脖子。

    屋里的虽然很昏暗,但他还是一样就认出了面前这个人。面前这个手持短剑的人,竟是那个满脸都是疤痕的小伙计。

    矮胖子做梦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丑陋的小伙计,竟有如此迅疾的身手!

    矮胖子一双带血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小伙计的脖子,他那被刺穿的咽喉里,鲜血汩汩而出。

    那满脸伤疤的小伙计,一动不动地站在矮胖子面前。

    矮胖子一双带血的手突然脱力,他身体抖动了两下,便倒在了地上。

    小伙计看了一眼矮胖子的尸体,便缓缓走出了小屋。

    年轻女老板一脸兴奋地看着小伙计。

    小伙计不敢看年轻女老板的脸,他垂下头,默默地站在女老板的面前。

    年轻女老板久久凝注着小伙计,忽然道:“你喜欢我,为什么又不敢看我?”

    小伙计霍然抬头,吃惊道:“我……”

    年轻女老板叹息道:“我爹死后,这些日子,要不是有你在,恐怕我就活不下去了。”

    小伙计激动起来,满是伤疤的脸已变得殷红,他愣愣地看着女人那桃花般娇艳的面容,忽然又垂下头来,黯然道:“我是一个卑鄙龌龊的小人,我怎么敢……”

    年轻女老板截口道:“你不要这么说自己,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小伙计苦笑了一声,忽然道:“我没有别的奢望,只要每天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年轻女老板垂下头,眼睛里已有泪水涌出。

    小伙计直直地看着年轻女老板,颤声道:“我知道阎姑娘还在想着洛捕头……可我并不怪你……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求你别赶我走……哪怕是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年轻女老板已泣不成声了:“求你……别再说了……是我对不起你……”她说着话,猛地扑倒在小伙计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

    皇城。兵部王大人的密室里。狭小昏暗的密室里,两个人对面而坐。

    兵部王大人叹息了一声,缓缓走到桌边,将桌上的灯芯拨亮,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吉开,却没有说话。

    吉开忍不住开口了:“王大人将属下找来,不知有什么吩咐?”

    兵部王大人忽然道:“洛捕头遇害的消息,想必你早就知道了。”

    吉开眼睛里突然有了痛苦之色,他点点头,道:“属下确实早就知道了。”

    王大人道:“洛捕头的本事,你最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