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5章 遗仙器再起波澜,青淮野喜迎少主(一)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当帝道剑神通的虚影现身与玉珠峰下的人皇像融汇后,那擘天一指降下时,就已经为这场黑白相争画下了句号。

    人皇一指落在距离冉萧萧眉心前半寸处,女子身上烈耀如日的光芒和六道灵力光翼被震散成虚无,浩荡的威压席卷成凤,让周围修为稍浅些的昆仑弟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冉萧萧在这一指下失去所有反抗能力,只能闭上双眼,任由那在她眼中遮天蔽日的一指终于触碰在眉心。

    发如雪性如火的少女没有哭喊求饶,既然是双方斗法,落败于对手的神通下,那是她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

    女子很快微微蹙眉。

    只是为何没有想象中自己躯体在那一指下分崩离析的痛楚,反倒是额头有着说不出的温暖?

    那种水乳般的温暖感觉,就好像是娘亲久违的怀抱。

    “萧萧!萧萧!”

    从昆仑仙宫到玉珠峰下露天道场近乎百里,昆仑子身上神游境的雄浑气势跌宕起伏,转瞬间就来到人皇像前,只是帝道剑神通召唤出的人皇虚影委实玄妙,在周围形成了一圈可以影响时间流速的结界,一时不得入的他只能目眦欲裂的看着那人皇一指真正切切的落在自己女儿额头却无法阻止。

    “常曦,我让你停下!!!”

    人皇像下常曦面容一片紫金模糊,保持着一指点出的姿势一动不动,平日里气度不凡的昆仑子罕见的咆哮起来。

    萧萧若夭折于此,他冉不韪就算千刀万剐神魂俱灭,也再没有脸面去见她早死的娘!

    然而令他诧异的是,那看起来足以毁灭他女儿肉身的人皇指尖只是轻轻一啄,仿佛蜻蜓点水,继而崩碎成漫天光点,在冉萧萧的额头留下一抹仙气流溢的殷红朱砂,恍如天人。

    爱女心切的慈父连忙将宝贝女儿搂在怀中,再三检查的确没有异样,尤其是女儿眉心那抹出自仙家手笔的朱砂印,殷红泛紫金,端得尊贵吸晴,凭空为冉萧萧本就出尘空灵的身姿更添一分人间少有的仙灵气息。

    眉心方寸间的朱砂印中,蕴含有着能让昆仑子都为之胆颤心惊的天地伟力,而且这种力量迥异于人间的天地灵气,如果女儿能够完全炼化吸收,昆仑子难以想象萧萧今后的修为会达到何种高深莫测的境界。

    难不成会是那神游之上?

    冉萧萧缓缓睁开双眼,天地在她眼中仿佛有大不同。

    昆仑子望向这一切始作俑者的常曦,面露复杂之色。

    玉珠峰下雕像中蕴含有昆仑千百年来供奉人皇的香火愿力,浩瀚如江海的香火愿力融入名讳为北斗的人间最后一位人皇女子虚影中,渐渐凝实许多,不再虚幻。

    典籍中人皇北斗被后人记载是姿容倾国倾城的女子,这一刻人皇那无比清晰的面孔终于昭示于千万载的后人眼前。

    确确实实的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

    “昆仑宗主冉不韪拜谢人皇降下福泽!”昆仑子高声道。

    昆仑上下万万众齐齐屈膝跪拜,激动道:“恭迎人皇!”

    罗裙红衫的人皇女子面容肃穆,此刻却难得一笑,低头深深看了一眼凌空抬臂做点指的年轻后辈,伫立天地间的巨大虚影顿时倒卷回人皇像下的那袭黑袍中。

    玉珠峰下人皇像上似乎多出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常曦重回清晰的面容似乎愈发令人不可直视。

    方才他眼前的景致是居高临下的俯瞰,赫然是人皇北斗的视角,这是在他之前两次唤出人皇虚影时没有的感触。那种说不出玄妙滋味的感觉,就好像他自己是人皇一般俯瞰天地万物,他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可以一指毁去整个玉珠峰。但当人皇北斗看到冉萧萧时,不知为何出手赐予她天大机缘。

    常曦大约能猜到,也许是因为昆仑几千年来未曾动摇过对人皇的信仰吧。

    如果前一天昆仑子对常曦还是抱着欣赏优秀晚辈的目光看待,那么自今日人皇虚影现世甚至在对冉萧萧降下天大的福泽之后,常曦的身份地位就不可再同日而语。

    失传千年不止的人皇道统再次现身人间,无论是对于敬奉人皇的昆仑还是风雨飘摇中的九州,都是天大的幸事。

    堂堂上五宗魁首的昆仑子朝常曦诚挚拱手,却不曾想被这滑溜小子闪身躲过这一礼,昆仑子看向身畔未来大有可期的女儿,真心实意的无奈笑道:“莫躲了,你当得起这一拜。”

    常曦可不愿平白无故的受此大礼,毕竟那是人皇北斗自己残留的念想要赐予冉萧萧机缘,自己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越俎代庖而已。反倒是他朝着昆仑子一拜,笑道:“晚辈斗胆喊您一声冉叔叔可否?”

    心情大好的冉不韪笑道:“臭小子,随你怎么喊都行。”

    一旁虽是输了对决但丝毫没有气馁的冉萧萧笑出声来。

    常曦指向玉珠峰下那座古殿微笑着道:“不瞒叔叔说,此次晚辈不远百万里来昆仑,就是为了来取回一样东西。”

    昆仑子顺着常曦手指的方向看去,微微诧异,那是宗门中放置绝密典籍和镇山重宝的崆峒殿,有数位实力强劲跻身炼虚境的昆仑奴日夜把守看护重宝,连昆仑山里许多资历不浅的长老都无权踏足殿内,唯有昆仑秘境中久居不出的太上尊者和他这位宗主以及六大部的部首才有资格踏足。

    崆峒殿中隐秘颇多,昆仑子不好答复,却也拉不下脸面立刻拒绝,只好问道:“常小友可是看上崆峒殿内的秘宝?”

    正当常曦打算告知实情,清澜等人也从仙宫穹顶上落下身形,听到常曦的话,立刻回忆起当初青龙潭下的那位神龙离开时的叮嘱,霍然看向常曦,“你说的,可是神龙前辈曾经交待过的那件二十多年前遗落人间的仙器一事?”

    常曦笑着点了点头。

    清澜有些幸灾乐祸的与昆仑子耳语一番,后者一时间难以置信。之前常曦在与萧萧的对决中的确施展过一种龙息极重的炼体术法,但他怎么也不会往当年那位神龙前辈的身上去想,只以为是青云山这年来鼓捣出什么奇怪的炼体功法给这小子修炼,没想到这常曦竟是那位神龙大人的钦定传人。

    常曦适时将自身的龙皇不灭体催动到极致,于浑身金灿中爆发出极其厚重的龙族威压,这才往昆仑子相信事实。

    当年衔烛之龙北游昆仑,不费吹灰之力接连击败包括昆仑子和太上尊者在内的所有强者,大摇大摆的进入崆峒殿。

    那一天他们才知道,原来那二十多年前流落人间的仙器,是那位神龙前辈的身上一物。并告诫他们,总有一天,他的传人会走上昆仑,取走这件供他们研究二十年的仙器。

    昆仑子深深吐出一口气,他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