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5章 南海上逢凶化吉,万仙门阴兵百万(20)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万仙门中化神境以上的修士和长老们倾巢而出。

    远处百丈高的深海怪物在自家宗门中犹入无人之境,一路披荆斩棘,鲜血与火花飘零。这些从未见识过战场残忍的万仙门修士大多心惊胆战,只管嘴巴上叫嚷的厉害,到头来没有一人愿意同口号中“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那般舍身阻挡怪物们前进的步伐,反倒是开始鼓噪推搡起身边的人来,巴不得那些平日里看不顺眼的家伙死在这场祸事里。

    一幅由众多丑恶阴险嘴脸描绘的生动画卷赫然在目。

    其中一位鸡皮鹤发的老者目露精光,显然对眼前这两座山峰大小的怪物了解颇多,沉声道:“这是海族中的深海蜘蛛蟹和沧龙,都是有些上了年头又几乎被岁月遗忘的的古老物种,在海族中的身份绝然不低就是了。”

    另一名身怀炼虚境修为的中年男子皱眉道:“曾宗主早在几月前就让门中小半数的长老和弟子开赴北域边疆,这海族莫不是瞅准了这机会空档,想趁机找回场子?”

    几人驻足观望片刻,两头怪物已经摧城拔寨笔直向几百里外的万仙门主殿撞去,鹤发老者忌惮的看了眼主殿方向,犹豫片刻后冷声道:“先让化神境修士和下面弟子去打探打探这两头怪物的底细,我们之后再动手不迟…”

    但老者话音未落,只见天地间刹那阴冷黑暗下来,一滴黑水般的诡谲物事从怪物身后黑袍男子的手中滴落,顿时充斥着黄泉气息的冥炎沼泽从那仅仅一滴黑水中如同瘟疫般席卷了方圆百里的生机,一具具全身漆黑披盔戴甲的阴兵从沼泽深处浮现出身形,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如黑潮翻滚,数量几乎不在百万众之下!

    初步集结成阵准备阻拦两只海族怪物的万仙门弟子再不敢向前,纷纷倒抽冷气的看向无中生有的百万阴兵。

    阴虎符所化的冥炎沼泽宛如活物一般吞噬周围的草木植被和宫墙大殿,方圆百里内黑潮滔天,已经无法计量数目的阴兵脚踏翻滚黑潮结成方阵。方阵前为首一名虎背熊腰的大将踩着极重的脚步走出沼泽,与其他阴兵不同的是,这名手提猩红长枪的魁梧将领表情更加生动些。

    只见这名全身黑甲的雄奇大将无视了身旁两只海族巨兽,转身对着半空中那袭威严黑袍屈膝跪下,震耳欲聋道:“末将参见大阿修罗王!”

    “参见大阿修罗王!”方圆百里内所有阴兵齐齐振臂高呼,浩荡百万众掀起的巨大声浪绞碎云霄。

    几位已经做好为常曦保驾护航准备的三位龙子此刻眼角狂跳,他们看向常曦那袭随风猎猎作响的黑袍,愈发觉得深不可测起来。且不提这位少主近乎撒豆成兵的仙家手段师从何处,这声势滔天足以淹没整个万仙门的百万阴兵到底是怎么来的?先前睚眦和蒲牢听螭吻说少主曾从阳间返回阳间,他们本以为是某种夸大或是略带抽象的形容,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位少主还真有可能是去阎王殿前转了一圈后,还带回来了百万阴兵为己用,令人佩服啊!

    常曦扭头看着身畔已经回家却至今没有展露出一丝笑颜的女子,两人互换过眼神,已然是万众瞩目的常曦看向阵前大将,嘴唇只微微开阖,却声震四野:“本王给你个任务。”

    雄奇大将抱拳递在鼻尖,目露狂热的恭敬道:“请修罗王大人尽管吩咐,末将霍去病万死不辞!”

    常曦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冰冷,指向远处集结足有几万修为层次不齐的万仙门弟子,问道:“能解决掉吗?”

    曾在人间留下冠军侯美名的霍将军眉毛微挑,耳边传来那位修罗王大人的话:“碍事的杀光,顺眼的留下。”旋即这位无论在阳间还是阴间都战功显赫的大将军抱拳领命,一只黑甲覆身的高大追风兽从沼泽中浮现身影,他翻身跨上兽背,提枪开始冲刺,身后百万阴兵只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展开成势头一时无两的锥矢阵随他一同冲锋。

    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潮滚滚而来,不知吓破多少人的胆。

    “都给我上,楞在这里干什么?临阵擅自后退者,杀无赦!”几名万仙门的炼虚境修士气急败坏的命令下去,士气明显不怎么高涨的万仙门弟子方阵在长老们的强权下,开始迫于无奈的和百万阴兵正面接触。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将。霍去病尚在人间时就擅长以铁甲骑兵集团阵列冲垮敌人防线,如今迈入飞天遁地已是家常便饭的修仙界,他精益求精,以威猛雄壮的追风兽换下寻常战马,再辅以刀枪不入的黄泉重甲披覆,伴随着那位鬼帝大人东征西伐,斩获战果无数,远不是罗酆山地域中其他战部或军队可以为之媲美的。唯一能让他们服气的,恐怕也只有那支他们只听闻名头但未真正见过面的洞幽部了。

    更何况百万阴兵中几支大将军的嫡系亲卫部队,所骑的追风兽都是重型异种,高十三尺,重有一万两千斤,冲势之下宛如山洪冲泄,所过之处无人能挡。皇甫幽怜对于兵家之事接触甚少,只从娘亲以前对她说起有关北域外战事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些许,只听说那些悍不畏死魔族骑兵一旦冲锋成势便是所向披靡,今日瞧见霍去病一骑绝尘,身后数千亲兵摆成锋利锥矢紧跟,不禁有些目眩神迷。千骑就已如此,那曾经两族埋骨不下千万的北域战场,该是何等的惨烈!

    身形雄奇的霍去病面朝约莫有近乎十万众乌央乌央的万仙门弟子,瞧见这群身在阳间却不知珍惜大好光阴的家伙们甚至开始自乱阵脚,不禁冷笑,蒲扇大的手掌拨开迎面倒是有着几分绚烂花哨的法术法决的雨幕,剩下的一律硬抗。胸膛中充盈的气机几次攀楼终登顶,挥起灵力暴涌的猩红长枪,将最前面两名不知死字如何写的万仙门弟子捅了个透心凉,随后刺啦一声如同撕开欲拒还迎的小娘衣衫,在万仙门推推搡搡的弟子洪流中横冲直撞起来。

    阴虎符所化的冥炎沼泽活物般随着百万阴兵的冲锋而向前推进,因为无论是那威武不能屈的霍大将军还是余下以数量取胜的阴兵,都仍是黄泉界的生灵。他们要想在阳间行动自如,就必须踏在这块辐射百里辽阔的冥炎沼泽区域中,否则若被阳间气息沾染,顷刻间就会被天地伟力重创,暴露时间过长甚至可能就此烟消云散。

    冥炎沼泽周围的边缘处不断翻滚,掀起黑雾般的物事遮蔽了大半天空,让对黄泉界生灵有着天然压制力的阳光黯淡如黄昏。但很显然万仙门内部虽已经腐朽不堪,但那群老不死的炼虚境大能终归还是有些眼力,开始着手破坏这片百万阴兵赖以生存的冥炎沼泽。

    只不过他们这种天真想法,三位手痒正抱着打算把万仙门掀个天翻地覆的龙子,可不会让这帮老家伙轻易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