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0章 南海上逢凶化吉,万仙门阴兵百万(5)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把一场针对自己妹妹的血腥追杀当做成就王位垫脚石的英俊男子脚踩一头狰狞虎鲨,面色说不出的难看阴鸷。

    他身边另一头虎鲨上站着一位气度不凡的老者,是海族王宫中赫赫有名的化神境后期大能,名叫鲨法。

    海族中以实力为尊崇敬强者,对那些曾为海族立下汗马功劳的顶尖强者们立有排名,鲨法虽已不值最孔武有力的青壮时期,但依旧常年稳坐海族强者前三的交椅。

    被方才蓝鲸族密集水弹和低频音波冲溃阵型的虎鲨群在鲨法的冰冷眼神下,很快重新集结提速再追上去,是海族排名前三的强者同时也是虎鲨族族长的老人皮笑肉不笑道:“虎鲨族让皇子大人看笑话了,微臣回去定然自罚。”

    有着副上好皮囊的海族皇子微微皱眉,脚掌深陷进虎鲨皮肉中,为皇子脚下坐骑的虎鲨吃痛但不敢有丝毫挣扎,只得继续咬牙前进。他开口问道:“蓝鲸体型庞大,天生动作缓慢,海族赫赫有名的鲨法不会连一群老弱病残都追不上吧?那可就要让本皇子大失所望了。”

    鲨法呵呵道:“皇子大人莫要着急,这高压水弹和低频音波阵是蓝鲸族为数不多的制敌神通,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招没什么味道的花架子罢了。只要待会靠近了,虎鲨族的真正实力,定然会让皇子大人顿感不失此行的。”

    看到皇子大人终于目露热切的点了点头,这位老当益壮的海族强者心中腻味,也不知这位皇子怎就听信了谗言,竟要将自己的妹妹活祭给洪荒古兽螭吻。当初海族可是不惜以几支古老种族灭绝的代价,才将那传说中贵为龙子的螭吻古兽放逐在深渊海沟。他认为螭吻或许会知道些关于神器三叉戟的下落,但也绝对不至于需要做到献祭公主的这个地步。

    只可惜他虽修为高深,但也无法插手王族家事。

    蓝鲸族群借助海水暖流二次提速,但还是无法甩掉身后牛皮糖般紧追不舍的虎鲨族,不消一顿饭的光景后终于还是被追上。在心肠狠毒的海族皇子眼中,体型庞大而笨重的笨重蓝鲸族不过是一冲即散的孱弱族群,他连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都敢捉去献祭螭吻,屠杀一支区区蓝鲸族,小事一桩。

    两族相距不到五十里的距离,对自己修为几斤几两还算有点清楚认知的皇子停下前进势头,鲨法一马当先越过皇子,手腕略微一抖指向蓝鲸族,几千头身形超过五六丈长的凶残虎鲨眼眸顿时猩红,纷纷加速扑杀过去。

    在阳光也难企及的海底深处,两大年代久远的种族彼此摆开了阵仗,一场你死我活的血腥大战一触即发。

    虎鲨族战士矫健有力的流线身躯随海水流动而一起一伏,充满了惊心动魄的也野性美感。修为较高的战士在临近不到最后几里的冲击阶段时,流线型的鲨鱼躯体眨眼间变化成人族模样,他们手中锋利骨刃的弧度极大,配合这些身材高大的虎鲨战士和那远超同阶人族的雄浑膂力,一刀下去,势如破竹。

    常曦原本外放的气息被不着痕迹的收回,整个人就宛如没有修为在身的普通人一样静坐在鲸背上,没有去理会身边两个满脸诧异的年轻女子。

    他不想在双方开战前就暴露自己的存在,他可以保护皇甫幽怜,也可以对这位海族公主施以援手,但他不是救世主,这种规模的两族交战,可不是他能随随便便插手的。

    他只需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做最正确的事就足够了。

    鲨法身先士卒,他也是用刀之人,只不过那把刀看起来约莫是来自陆地上的神兵利器,只刚刚出鞘就有刀气弥漫。

    面对同样来势汹汹的蓝鲸族战士,鲨法反手提刀横在胸前,修长五指抹过刀身,只落指一弹。

    最前排誓死保护公主的蓝鲸族战士胸口位置顿时出现一条微不可察的裂缝,眨眼间就扩大开来,战士们再冲出没多远的距离,身子已经断成两截,徒留一大滩鲜红脏器暴露在海水中,染红了海水,然后被嗜血的虎鲨一口吞下。

    几十名失去下半截身子但一时又死不透的蓝鲸族战士们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

    那条极为纤细但真实存在的刀气丝线并未就此消散,反而是呈现出势如破竹的气势继续向前推进,后边有反应不及的蓝鲸族战士们接连撞上刀气,十几里的漫长战线上一时间血花升腾,原本静谧深邃的深蓝海底变成了触目惊心的鲜红。在察觉到这刀气厉害后,蓝鲸族战士们纷纷避开,尽量绕开既定的冲锋路线然后再重整阵型。

    这一来二去,蓝鲸族这方的迎阵气势顿时骤减。

    常曦见状微微眯眼,那名化神境后期的海族强者看来有仔细钻研过人族刀法,那抹刀弹指的手法很明显是出自天南州一品宗门的刀斋院。那把快摸到神器门槛的长刀,想必也是源自刀斋院中哪位用刀大师的传世珍藏。

    各自气势磅礴的两族阵型终于交汇,蓝鲸族的年迈族长率先迎上持刀老者,手上雄浑气机摊开锋利刀刃,掌心被霸道刀意割出浅红口子,他眼神冰冷道:“鲨法,你就甘心助纣为虐?皇子风荼是什么心性你比我更清楚,今天能让你虎鲨族为风光无两的御前军,明日就能一言将你贬为阶下囚!”

    心比刀更狠的鲨法抬手再抹刀锋,身畔几名趁机围堵过来的蓝鲸族战士还未出手,身子就凭空四分五裂开来。

    老者收刀冷冷道:“鲨某虽然上了年纪,但还没有痴呆到分不明形势的地步。如今是包庇公主的蓝鲸族命不久矣,还请老友先照顾好自己再管其他。”

    并不怎么擅长厮杀的年迈族长深吸一口气。

    当初是那位有着菩萨心肠的皇后一点点将蓝鲸族扶持起来,族群才有了如今令人欣喜的规模。

    现在她的女儿有难,他绝不能束手旁观!

    两位立场不同的老者各有各的坚持,短暂的眼神交汇后,再次厮杀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