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4章 战事将起(下)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徐清第二天就动身前往了洞幽部,在说明来意后,洞幽很快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毕竟像徐清这样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剑道奇女子,若只当个花瓶高高供起未免太暴殄天物,不如下放到战部,让她熟悉熟悉战部平日是如何运作的,到了战场上彼此之间又是怎样协同配合的。这些精髓都是洞幽部的将士们通过无数次在督军盘中的演练和数次厮杀里总结出来的压箱底货色,寻常人根本无缘接触到这些核心机密,显然常曦是打算将徐清当做嫡系打磨培养了。

    徐清心思单纯,她若拼死不答应此事也就罢了,可若一旦应承下来,她就会不遗余力的将事情办到最好。洞幽和其他几营营首教给她的知识心得,她都学习的很快。当初东吴剑窟的老祖宗硬逼她修习无情剑道,她虽百般不愿,但最后还是将无情剑道修炼到了令常曦都叹为观止的地步,其中固然有资质原因,但归根结底还是她不轻言放弃的天性使然。

    徐清学习进展颇快,连洞幽本人都为之侧目,在洞幽部中可谓是意料之中的顺风顺水。但常曦这边纣绝阴天宫的宫主位置可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坐得稳的,初尝权利味道的他只得苦中作乐。苦的是每天大半时间都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务;乐的是有炼虚境的大师兄为他在修行路上排疑解惑,让他终于不用再摸着石头过河,修为每日愈发精进。

    秋去冬又来,恰逢去旧迎新之际,罗酆山上银装素裹,宫女们欢声笑语着,早早就为宫殿装点上喜庆的大红灯笼,为满山银素增添了浓浓的年味。

    罗酆山上历来有过新年祈福的习俗,宫女们将自己的愿望和期盼写在红纸条上,轻轻挂在佛笼下,再双手合十认真祷告,祈求来年愿望能够得以实现。

    佛笼上不出半日光景就挂满红艳艳的纸条,风儿一吹,纸条就簌簌随风起舞,成为罗酆山上只有过年时才能得以瞧见的独特风景。

    常曦不禁在想,这么多的愿望,这地藏王菩萨真的能挨个挨个的实现吗?这可真是个力气活。

    常曦半夜瞅见水桃儿神神秘秘的出现在佛笼前,左顾右盼确认没人发现她,小心翼翼的摊开手心,发现因为紧攥在手里而显得有些褶皱的红纸没有损坏,女子拍了拍胸脯这才放下心来。水桃儿踮起脚尖挂上佛笼,极认真低头的祷告,手上晃荡着那枚始终被她擦拭到铮亮如新的红手环。

    待水桃儿走远了,常曦来到佛笼前取下那条尚留有女子余香的红纸条,摊开在手心。上面除了对明年的美好期望外,还有着这位贴身侍女平日里羞于对他这位主子启齿的言语。

    女子满腔惆怅缠肠的心思可谓都寄托在这条红纸上。

    常曦默然不语,仔细将红纸条重新挂回佛笼的最高处,转过身认准了水桃儿闺房的方向,整了整衣衫,大踏步走去。

    宫主我也算半个佛,今天我就如了你的愿。

    常曦和洞幽部将士们过了迄今为止最舒服的一个新年。

    洞幽部里三花齐开,韶华凭借原本就有的元婴境根基加上潜心修行,率先晋升至化神境大能行列。而林长风和严坤两人也不甘其后,凭借那日夜里对棺童的截杀经历和借势的感悟,同样跨过了化神境的门槛。

    至此,洞幽部三大主力营的营首统统都已是化神境大能,神器营营首卫留成因为年事已高,暂时止步于元婴境。

    他本人对现状已经极为满意,当初他所在的浮天宫可远不如这有鬼帝坐镇的罗酆山。背靠罗酆山这颗参天大树,源源不断的珍奇材料被送进神器营中,卫老连同着核心班底夜以继日的研究揣摩,致力于将洞幽部的战力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能看到其他几营的兵崽子们能够穿上由他们打造的战甲和法宝为大人驰骋沙场,他们就觉得无比满足了。

    而整个洞幽部最受宠的曦儿因为修行时间尚短,同样处于元婴境。不过曦儿本人对她现在的境界有点不太满意就是了,整天念叨的就是啥时候能帮大人排忧解难。好在她背后有常曦纹下的整条云中龙,无时不刻不在帮她聚拢灵气和洗精伐髓,不久的将来也会将她保送到化神境的门槛前。

    我们常大宫主的修为也是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利的突破了化神境中期的瓶颈。有些技痒的常曦让三营营首和大青联手朝他进攻试试手,韶华他们心想我们几人虽然踏进化神境的时日不多,但好歹也是实打实的化神境,万一没收住手让大人脸面上过不去咋办?

    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韶华胸前蔚为壮观的山河起起伏伏,眼泪汪汪道:“大人您这也太欺负人了,您这化神境都快跟炼虚境差不多了。”

    丢盔弃甲的林长风和严坤两人毫无形象的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如同窒息的鱼儿般大口大口的喘气,迫不得已化为碧眼玄蟒真身的大青狼狈泡在湖水里,猩红蛇信微吐。

    在一旁环臂托胸的洞幽难得微笑,她对此战结果心里早有判断,可谓分毫不差。

    而与洞幽并肩而立的徐清则是满脸凝重,这几个月来她已经将夜华千树的神通彻底学成,剑道根基也恢复如初,甚至比起原先还要再上一层楼。如果是面对化神初境的常曦,她自问绝对有一战之力,但如今常曦突破到化神中境,她不用上去一试都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雪莲花般的赤足女子轻咬贝齿,这个男人整天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夸她是万中无一的剑道天才,如果她真是万中无一的剑道天才,那他和他师兄岂不是百万中无一的旷世奇才?

    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有亲兵小跑到洞幽身旁小声汇报,洞幽点了点,走到常曦身旁附耳低语到,常曦转身示意几人修行不要懈怠后,闪身来到修筑在湖畔的洞幽部营门,果不其然看到他的贴身侍女正等候在此。

    自挂红纸祈福那夜心想事成后,水桃儿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眉目含春容光焕发不说,身姿也出落得愈发如水蜜桃般成熟诱人,可谓是真真切切的人如其名,后来被其他宫女姐妹们调侃打趣说定然是找了男人了,她嘴上死不承认,但她的满腔心思里,早已满满当当的全是宫主大人的伟岸身影。

    见到常曦走了过来,水桃儿连忙收起旖旎心思,认真行了个婉约万福道:“宫主大人,鬼帝大人有急事请您过去。”

    http:///txt/86/86586/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