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7章 红颜薄命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千峰岭被几家势力联手围攻的消息很快在落日城周围一带掀起了轩然大波,有的人认为是千峰岭大当家不俗的姿色引来别人觊觎,也有人以为是千峰岭是方圆千里内最好揉捏的软柿子,但不管缘由究竟如何,众人都不会觉得死守在千峰岭上的人还能够见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山岭上狼烟四起,刀光剑影无情,千奇百怪的术决冗杂一起,在千峰岭山脚下炸起汹涌的灵光阵阵,冲天光火席卷山脚,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哀嚎和悲鸣在山岭上空盘旋。

    千峰岭的修士们依托嶙峋山岩死守住防线,但山脚下几家势力混杂的队伍中不乏半步元婴境修士,就算那些奇峰怪石早早浇筑了铁水铜汁变得坚硬无比,但在对方威力强大的术法中也很快被逐一突破,留下一具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若不是顾忌千峰岭上有架号称能射杀元婴境如鸡鸭的千机弩,这些家伙们早就腾空直接杀上主峰了。

    千峰岭每时每刻都有人流血和倒下。

    伤痕累累的千峰岭年轻修士脚步踉跄着冲上主峰,见到那依旧身着大红衣服却不复原来泼辣洒脱的女子,他刚想跪下,却被柔劲一把搀起,当家女子冷声道:“好好的大男人天天跪这跪那,就不怕哪天跪下去了就再也站不起了?”

    忠心耿耿的年轻修士咬牙哀求道:“峰主,他们人多势众,弟兄们就算把命全搭上去也撑不住多久的,峰主您找个机会先走吧,别管我们了!”

    “我要是走了,血屠手下那帮人不会让你们活着。”

    真名唤作韶华的红衣女子面容疲惫,似乎在此刻才卸下那副外人眼中泼辣倔强的面具。

    自古女子红颜多薄命,阳间如此阴间亦如此。

    她已记不得生前自己为何人又经历了何事,但她只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死后在黄泉界中出卖皮肉色相委曲求全,她更不愿委身于强权男人身下做那随时可以被取代抛弃的承欢玩物,她有着许多憧憬和渴望,她经历过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磨难,才积攒下如今的这份家业。

    “琅琊郡的血屠觊觎我的身子和家财不是一天两天了,加上他弟弟血手是死在我们眼前,给了他报复的借口,而且这附近千里内能和他们几家势力掰手腕的各方战部都被一纸军令调往前线,没了战部的掣肘,他血屠就是这块地界上的土皇帝,没人能治得了他了。”卸去往日泼辣伪装的韶华容颜凄美,一袭大红衣裳红胜血。

    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千峰岭在血屠人马的铁蹄践踏下悲鸣崩塌,韶华心如刀绞,她挥了挥衣袖,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道:“让弟兄们别再去枉送性命了,都撤回来,血屠他们几家势力的人马没有注意到后方还有条隐蔽的小径,你们从那边撤走,我留在这里给血屠个交代。”

    最后交代两字,女子咬破嘴唇,一字一言念道。

    面色潮红的年轻修士跪下,心底按捺不住的澎湃情绪一时盖过恐惧,他们宁愿再也不入轮回,也不能抛弃当家的!

    他转身折回山岭下,重新回到战火中去,用行动表明他的狂热和对大当家不改的忠心。

    韶华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从山脚拔起,韶华冷目望去,那人她认得,是血屠手下名叫穆峰的得力干将。

    穆峰面容不敢恭维,与英俊潇洒半点不沾边,只细看两眼都能让人胃海翻涌,两只比绿豆大不了多少的眼睛仿佛黏在红衣女子身上,目光灼热到似乎要将那袭衣裳看烧了去,好让他将衣衫下的琼脂白玉看个痛快。

    穆峰是琅琊郡臭名昭著的干部之一,号称每夜都要连御十女方才罢休,如果只是如此他也只称得上荒淫无度,但心性扭曲的穆峰却是在享乐之后将这些女子统统故意凌辱至死,心怀无边怨恨的女子堕入邪道成为厉鬼,再不得入轮回投胎。

    心肠比尊容更歹毒的穆峰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千峰岭韶华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倒不是因为这婆娘元婴境的修为,而是她那人人垂涎三尺的美妙**和姣好脸庞。

    本来这婆娘早被他视为禁脔,谁知他的首领血屠横插一刀,奈何修为高一阶压死人,歹毒如他也只得捏着鼻子忍气吞声,到时候只等首领玩腻了她,他再向首领讨要这只破鞋来过过瘾好了。

    穆峰知道千峰岭上有架威力无匹的千机弩,号称可一箭射杀元婴境如鸡鸭,也不靠近千峰岭主峰太近,看着几家联合的势力攻势成效愈发显著,他桀桀冷笑道:“早些放弃抵抗还能少死些心腹人马,待你将血屠大人伺候的舒舒服服后,届时凭你的姿色和枕边风,运气好说不定能捞个压寨夫人当当,到时候这些人马还不是为你所用?”

    穆峰可谓句句诛心,声音里用上了灵力,整座千峰岭都能听得清楚,污言秽语仿佛一柄柄利剑刺透红衣女子心房,女子将两瓣殷红咬出鲜血,她不忍这些追随他们已久的部下们枉死在这里,让节节败退的他们撤退,但千峰岭的修士们却犹自低吼着坚守防线,不肯放弃。

    部下们的悍不畏死和信念感染着心软女子,韶华愣愣看着脚下战火连天的千峰岭,她的眼神一点点坚定起来。

    “哼,冥顽不灵。”

    穆峰见到那婆娘眼神坚定起来,知道屡试不爽的攻心法不奏效了,旋即冷笑一声,五指成钩,脚下厚厚山岩炸裂成灰,露出里面一条用来稳固山体的巨大锁链。

    穆峰握住铁索一端,粗壮手臂上灵光暴涌,将埋藏在山体中那条几百丈不止的铁索彻底抽了出来,他拖曳着铁索舞过头顶,手腕一抖,铁索眨眼间拧成诡异弧度,如恶蛟出海,狠狠砸向主峰上的红衣女子。

    重新焕发斗志的红衣女子高高跃起,莲足在空气中几次凭空借力,险之又险的躲过那条裹挟雷霆万钧势头的铁索,但没长脚的主峰厅堂可就没这么幸运,被铁索生生砸烂。

    见势大力沉的铁索阴魂不散的再次卷来,韶华身形灵动的左右闪躲。谁知穆峰心思歹毒,使出浑身巨力将铁索舞动,激旋气流在极狭窄的空间里产生龙卷风,卷起毁坏厅堂的断垣残骸,一时间千峰岭主峰上残骸碎片如群魔乱舞,极大阻碍了韶华的视野。

    主峰上视野极差,很快穆峰就找到机会,铁索裹挟巨力临身擦过韶华,女子玉掌被铁索抽中,她忍住钻心疼痛,手掌瞬间就青紫淤肿无法动弹,若不是她有元婴境修为护体,恐怕只穆峰这一击就能让她断去一只手掌。

    穆峰桀桀冷笑,虐待会让他生出病态快感,失去理智的他手腕翻转,铁索抖动如蝎子摆尾,索节空档剧烈摩擦轰然作响,铁索抽破空气,荡起惨风呜咽。

    铁索拦腰袭来,韶华另一只手从储物袋上抹过,一柄造型古朴长有四节的铁鞭赫然在手,只听得犹胜雷鸣的轰击声响起,千峰岭主峰顷刻间坍塌大半,碎石尘埃中女子几乎整个人嵌入山体中,那柄单薄细长的铁鞭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她竖在胸前,竟然真就挡下了穆峰残虐一击。

    韶华嘴角流淌的那抹刺眼殷红滴落在亢龙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