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2章 脱胎换骨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常曦脑海中画面零零碎碎。

    青色火焰攻势惊人,在浓稠如墨的狠戾剑意失守的刹那,有一道浩荡如川流奔腾的纯白长河横贯天空当头浇下,为滚滚向后败溃的黑潮争取到了宝贵的几个呼吸。

    黑白两色的剑意浪潮激荡成漩,在霸道无匹的青色火焰下彼此渐渐有了交汇融合的迹象。随着时间推移,原本浩荡的黑白长河渐渐被焚炼成溪流大小,但黑白两色中蕴含的剑意却早已臻至令人叹为观止的大成地步,且生生不息的两色流转中竟隐隐有了非同小可的玄妙意境。

    有与常曦样貌九成相似的人影脚踏被青色火焰焚炼的黑白两色漩涡,他面色狂喜着,奋力抬臂引动着脚下黑白两色剑意螺旋盘卷成复杂模样。

    仅仅数息功夫他便满头大汗气喘如拉火风箱,但他不管不顾,双掌做剑指分别画圆在胸前,漩涡中黑白两中阴阳双鱼首尾互衔的玄妙意味愈发厚重,依律凝聚成某种花瓣模样。

    仿佛下一刻就横死当场的他全身青筋暴起狰狞如魔,两手各划的剑指在胸前捧画成阴阳双鱼图案,掐诀勾勒出一朵栩栩如生的玄妙物事。

    那是一朵盛开在青色火焰中的无垢莲花。

    莲花花瓣黑白两色交替,莲台上剑意流转,其中蕴养着一百零八颗熠熠生辉的金色莲子。

    青色火焰的火苗渐弱反被莲台吸收,黑白分明的莲花盛开在漆黑长剑之下,自莲台上吞吐的氤氲光芒不断温养着漆黑长剑,与常曦九分相似的人影没入剑中,洞幽嗡鸣一声,与黑白莲花同步缓缓流转。

    莲分两色流转不息,一色谓之生,一色谓之死。

    涣散的瞳孔重新凝聚,意识渐渐清明,仿佛鱼儿搁浅在岸的窒息感袭来,常曦剧烈咳嗽出声,吐尽嘴中腥甜血气,他挣扎着翻身从地上盘膝坐起,撕去浸湿如同水捞的黑袍,大口喘息下凭生出劫后余生的感觉,沉下心神内视己身,被丹田中玄妙异常的黑白莲台震慑的不轻。

    守在常曦身旁一天一夜亲眼目睹黑白莲花生成的噬天满脸激动,十几年来跟在主上身边的他不仅境界修为高深,眼界见识也非寻常妖修能及。

    那黑白莲台和两色莲花悉数由精纯到极致的剑意本源凝聚而成,浮游在莲台周围本就臻至大成的剑气如今更是再次脱胎换骨,竟拥有了一丝举世罕见的生死意境!这生死意境现在虽然薄弱,但待修炼至大成乃至圆满,只生死剑意一出,即能判他人生死。

    那黑白莲台中一百零八颗金色莲子上有淡淡龙息,显然是由精纯龙血浇灌滋养而成。

    感叹佛门神通独到之余,噬天心底更多的是惊讶,这莲台莲花乃至莲子无不隐隐契合佛门大道,非佛陀圣贤所不能凝聚,除非有当世佛陀甘愿以毕生愿力许下宏愿为少主祈福方有那一丝可能成功可能。

    噬天苦笑着,真不知少主是有着怎样深厚的佛门福缘竟能做到这一步,委实匪夷所思。

    有这样一个潜力惊人的少主,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被衔烛称赞为忠义之虎的噬天单膝轰然跪地,深深低下头颅道:“恭喜少主。”

    “噬天伯伯,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短短一日里经历良多的常曦又是一惊,连忙将跪地垂首的噬天扶起问清其中缘由,待噬天一本正经的将主上意图说清后,常曦不由得苦笑连连。

    他只不过是个青云山天秀峰弟子,短短一日光景就成了妖兽十族的少主,这其中滋味与凶险不足为外人道尔。

    如今常曦的心性在久经磨砺后也已今非昔比,他心有明镜,且不提这头衔背后需要担当起怎样的责任,这十族少主的头衔乍一眼看起来似乎风光无限,但其实不然,在妖族中是谁的拳头大谁说话才有份量。空有少主头衔但却没有足够实力与之匹配,也只不过是徒增笑柄罢了。

    常曦体内那道诡异身影帮助凝聚黑白莲花的一幕幕并未多加遮掩,所以噬天也看得真切,连同那滴玄重水所幻化的青色火焰焚炼灵力的诸多好处也被莲台上黑色莲花瓣汲取绝大部分,致使常曦整体修为仍在原地踏步。

    不过噬天很快释然,主上曾说过那是少主人性中另一面的力量,虽然他仍旧想不清其中关节,但只要是少主得了好处,那便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都无所谓了。

    浓稠如墨的黑色莲花瓣上流转的气息无不饱含狠戾杀意,只信手驱使一缕心底便横生无穷杀机,常曦连忙放下转而驱使纯洁如玉的白色莲花瓣,生生不息的浓郁生机一时间遍布整座黑白莲台,之前因承受痛苦煎熬的肉身疲乏一扫而空,当真玄妙异常。

    重新生龙活虎的常曦笑问道:“噬天伯伯在此守候我许久,定然还要教我些其他东西吧?”

    毫无大妖架子的噬天同样笑道:“正是如此,主上可是给属下立了军令状,少主若不能在一个月内进阶金丹境,属下便要提头去见主上了。”

    噬天向后倒退十几步站定,身上气息漂浮不定着,循循善诱道:“剑修与妖族众修走得都是一往无前的刚猛路子,就这点来说彼此都有共通之处。”

    在常曦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噬天身上异常厚重的化神境气息层层跌落,他继续说道:“人族剑修中常有剑走偏锋的说法,若是就这样让少主您按部就班的修习剑术剑诀,想必不出半甲子岁月,这人间就要多出一位强大剑修。”

    噬天忽得笑道:“但一定不是最能打的剑修。”

    待化神境的气息跌落至金丹境圆满,噬天稳住境界修为,望向常曦原本和蔼的眼神渐渐危险起来,獠牙凸显道:“所以人族那温水煮青蛙的修炼路子万万走不得,这世间辈分年轻但实力通天之人哪一个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一步步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少主,您可懂?”

    “哪有不懂之理,若非如此,我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常曦能够感知到月虹剑就在青龙潭遥远的另一侧与衔烛爷爷在一起。既然月虹不在身边,他毫不犹豫张口一吐,黑白莲台上漆黑如墨的洞幽剑迎风化作三尺被握在手中,常曦顿时感到一股极为舒适的水乳交融感包裹掌间,玄妙异常。

    弹指间小金刚体魄与身后盘踞的金龙虚影已尽数加持,晦涩难明的生死剑意环伺周身流转不息,尖锐鹰唳响起,赤金血脉的海东青帝皇也从灵兽袋中展翅化作一线金光盘旋在噬天头顶伺机而动。

    这位新晋的妖族少主脚下剑步爆起,手持洞幽先发夺人。

    不出手则已,出手便要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