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4章 螳螂捕蝉(求推荐求收藏)

目录:唯剑永尊| 作者:东方帝暝| 类别:散文诗词

    入夜时分,房中灯烛升起,常曦坐在桌前,摩挲着手中蓝光幽幽的陵印,脸上神情少有的踌躇。

    邙山陵的突然现世将他原先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常曦对其他宗门的传承与秘藏本没多大兴趣,毕竟以他不过筑基境中期的修为冒然趟进这浑水中,下场都是显而易见的。

    但在了解邙山陵过去种种和超然的地位之后,常曦不禁又有些意动了。如真若那宋老所说,邙山陵中殿堂房舍完好如初,那想必其中定然还保留了不少传送阵法。

    邙山陵几十年年前挽救九州于大厦将倾,功劳赫赫,传送阵法遍布九州各地。就算运气不好,大部分阵法被毁,但兴许那邙山陵中就有那么一两座仍是完好的传送阵法通向徽州境内,如此一来他便可免去几十万里的辛苦奔波。

    且因为那几家不知邙山陵深浅几何的宗门妄加干涉,导致邙山陵中空间愈发不稳,随时有可能再度被吸入进虚空之中。幸好各宗各派有身负大神通的老怪将邙山陵的空间勉强稳定,却同时也将所有元婴境以上修士统统拒之门外了。

    常曦目光渐渐凝聚,机会只此一次,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烛光微动,照亮了桌边一沓厚厚符纸。

    上面丛刃流转不息。

    翌日清晨,常曦退了客房,出城后便驭剑飞起朝着邙山陵的方向而去。

    邙山陵距离洛阳城不过百里路程,但几日前与丘黎师兄一行从不远处路过时却没有发现半点痕迹。

    但是常曦眼下已是知晓,这周围方圆千里的几家宗门为了瓜分邙山陵中的诸多秘藏,不息血本布下了一座足以隔绝整个邙山陵气息的禁制阵法,企图瞒天过海暗渡陈仓。

    想到上清宫也在这方圆千里之内,更是未卜先知般的派出丘黎师兄一行三人,且都是清一色的金丹境修为,这不免让常曦怀疑是否上清宫也在其中参了一脚。

    常曦驭剑撞入一片似水薄幕之中,胸前挂着的陵印微微一闪,眼前本来林木青葱的光景为之霍然一变。

    一座遮天蔽日的磅礴古城浮于天际,占据了常曦所有的视野。衰败的古城中大殿林立,房舍依序按列鳞次栉比,破碎浮游在古城周围的零星碎石上仍有不少大致完好的建筑。碎石围绕着古城缓缓运转,隐隐构建成某种大阵模样,依稀可见古城中有黯淡光束升起,那是禁制发动的征兆。

    常曦顿感震撼,没想到邙山陵会是这样一座庞然大物,几家宗门布下遮掩隔绝的阵法竟能掩盖一城大小,这其中投入的财力物力根本无法想象。但若考虑到得了那邙山陵关于阵法一脉上的传承与秘藏,晋升一线宗门可谓指日可待,这点付出自然也是值得的。

    古城旁一处宽广足有百丈的浮台上人头攒动,其中还有着熟人身影。

    常曦驭剑飞去,落下身形。

    常曦依然是风流公子的打扮,刚落下身形便惹来不少女弟子们含情脉脉的凝视。人群之中的丘黎神识扫过,眉头一挑,与赤明和凌轩一同大步流星的朝常曦走来。

    “阁下昨日恩情,我等没齿难忘,在下昨日连夜回宗已经灵石取到,还请阁下取回。”

    灵石袋递在眼前,常曦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扮酷模样,“这位师兄客气了,三万灵石不过尔尔,何必在意。”

    丘黎摇了摇头义正言辞道:“三万灵石也许对阁下无足轻重,但对于在下而言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若平白无故受此恩情,实在寝食难安,还请阁下体谅。”

    话到了这份上,常曦自然不会再坚持,只好极为“勉强”的收下灵石,两人一时心底都松了一口气。

    “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丘黎觉得眼前这风流倜傥的公子身上总有一股自己熟悉的感觉,神识微微扫过常曦,却不便太过深究。此人昨日还对自己有恩,这时若再以神识蛮横扫视,是为不敬,以他的脾性是断然做不出这等事情的。

    常曦打了个哈哈道:“在下常安。”

    “原来是常师弟,在下丘黎,旁边这两位是赤明,凌轩。”

    丘黎心中不由得感叹,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常家人的恩情,这几天下来所遇之人都是姓常,还都对自己有着不小的恩情,让他唏嘘不已感慨命运造化弄人。

    常曦和丘黎三人本就熟稔,聊着没几句便与他们再次混的火热。但在丘黎了解到常曦乃是只身一人后,却是摇了摇头道:“常师弟,此次邙山陵之行看似无甚危险,但实则杀机暗伏。听师兄一句劝,现在转身离去尚可保得性命无忧。”

    “丘黎师兄何出此言?这邙山陵不是已经尽在数家宗门连同万宝阁的控制之下了吗?”常曦眉头一皱,缓缓说道。

    丘黎双睑微动,叹了口气道:“这邙山陵中的秘藏传承谁家不眼红?只要得了邙山陵的阵法传承,就此一跃成为仙道盟中的一线宗门也无可厚非。这等机缘,值得这里的所有人为此拼上性命了。”

    常曦眉头更紧一分,看向远处飘浮的古城道:“可是从这里的高处看下,可将整座邙山陵一览无遗,如果轻易动手,岂不是暴露在所有人眼下?”

    “这邙山陵的真正模样并不是你眼下所见的这样。”

    丘黎缓缓摇头,“邙山陵中阵法禁制遍布,其中多有一种称之为折叠阵的玄妙阵法。此阵可将邻近的两处空间折叠成一处,从外部看这整座邙山陵只有一城大小,实际面积恐怕足有现在的十倍百倍,凭肉眼是无法看到折叠阵中发生了什么。”

    “还有这万宝阁的陵印。”

    丘黎指了指常曦胸口,“只有佩戴这陵印才能进入邙山陵中,但常师弟你可曾想过这陵印究竟有何用途?这陵印一旦丢失或者被人抢去,又会发生什么?”

    “这陵印可以让进入邙山陵中的人不被虚空气息压制太多,使人仍然能够保持基本的行动力。但问题在于这陵印并非一人只能持有一个,而是可以互相争夺的。每多一个陵印,虚空气息对持印者的压制便弱一分。而且修士一旦陵印被夺便会失去保护,整个人暴露在虚空气息下,必死无疑。”

    丘黎明显知晓其中内隐情,此时已换成传音告知常曦。

    常曦心中微凉,这才发觉周围许多宗门弟子看向他们的眼中满是虎视眈眈和浓浓戒备,原来其中竟有这般肮脏内幕。

    难怪万宝阁如此慷慨大方售卖这等情报,不仅能以三万灵石换取一枚陵印的特邀拍卖赚的盆满钵满,还能借由成百上千名不知真相的羔羊为他们探路寻宝,最终再由他们掠夺无辜修士们手中的陵印和秘藏。

    “想一箭双雕?”

    常曦嘴角咧开一抹许久不见的冰冷弧度。

    “常年打雁,可莫要被雁啄瞎了眼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