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沉污浮方舟 第1357章 缺诚意献祭瘟疫继续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智繇如此一番祈祷,大能者阿波罗听到了他的声音,没有进一步回应,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

    实际上他也忙,因为这样的请求非止来自一处,他都要决定如何对付。

    同时,还有不少类似的行为正在进行之中,也需要照料一二。

    所以,比如智繇刚才那样的祷告,不过就是一个开场白,等于世人办事打的一个招呼。

    是不是听了祷告予以同意然后给祷告人办到,都是以后再说。

    还有,让他办事,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

    他们必须拿出与之相匹配的祭物出来的。

    其实,那些祭物对他来说,基本属于无用之物。

    既然没有用,为什么那些求祷人必须献出来呢?

    原因无它,就是需要他们表示出他们的恭敬态度。

    而那些祭物他是不需要,那些祷告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有大用!

    既然有大用,就是有很大价值。

    世人的观念中,越是价值高的东西,让他们拿出来,越能表示他们的恭敬程度。

    如此一来,他就用这种方式让那些求祷人表达他们的态度。

    对于听他们的祷告,给他们办事,说实话,他虽然名声很大,却在实际上什么事情都办不成。

    那么能办成的人是谁呢?

    就是背后给他下命令让他当阿波罗的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所有堕落天使的老大——撒旦。

    这样一介绍,这个阿波罗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没错,他就是堕落天使之一。

    在等级上,当然比不过老大,撒旦。

    而且不如那十六个中级天使长高。

    但是,他又比那些低级天使长高一些,因为他是一个特殊的天使。

    他就是被称为太阳神的那个天使。

    而在天使秩序上,他实际上是撒旦在他还是光明天使时的助手。

    光明天使尚且只是一个造物主光明的搬运者,他自己并不能给人带来光明。

    之所以人们以为他能赐给人光明,实际上是他堕落之前为造物主做工的时候,把造物主的光明送给人。

    因此,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搬运工。

    阿波罗则等而下之,作为撒旦的助手,他顶多也就是搬运一些光明,而不是光明的所有者。

    不过,造物主所造的万物,都有特定的功能。

    为了完成他所赋予的功能,造物主也赋予他完成他的功能的特定能力。

    具体到阿波罗,他有一组绰号叫银弓之王、远射王、金剑王。

    威力强大,非常神秘,是不是?

    其实说穿了,这些就是他作为光明搬运工的特殊能力彰显。

    比如智繇祷告的让阿波罗用弓箭射那些挪丁营盘,算作惩罚之一,就是结合银弓和远射。

    那些银弓,当然就是炽烈的阳光组成,不但是银色,而且光亮度令人不敢直视。

    远射,阳光从太阳到地球,估计这个距离超过几乎所有的射程了。

    至于这种箭矢的厉害,就不用说了,什么东西能够阻挡太阳的集束打击?

    这也就是为什么顽梗如同挪丁那种,在阿波罗的弓箭攻击下不得不屈服的原因了。

    还有那个金剑王,那个金剑,依然是太阳光集束,就是大一些、厚一些、长一些,看着不那么炽烈而已。

    至于瘟疫,实际上是他另一个功能的倒行逆施。

    他另一个能力是治愈。

    实际上,治愈功能,所有的天使都有这个基本的能力,因为所谓疾病,包括瘟疫一类,都是一种对造物主所造的正常秩序的破坏,所有的天使,都是造物主创造出来帮助造物主维护这个被造世界秩序的。

    疾病一类既然是给正常秩序捣乱的,那么,它们自然在天使的管辖之下。

    如果他们正常行使他们的功能,各种疾病就得到限制,不能泛滥成灾。

    反过来说,一旦他们不管,那些疾病一类的东西就要大行其道。

    所以,所谓的疾病流行,就是那些天使功能缺失的结果。

    如此可知,智繇求祷的瘟疫流行,就是因为阿波罗撒手不管,没有对那些疾病加以限制。

    当然,如果想在一个地区流行一种特殊的瘟疫,还是要动一些手脚。

    不过,这也不是不可以操作的事情。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完全可以任凭它自由发展。

    比如鼠疫。

    按照其自然本性,它遍布世界任何一个角落。

    在一个地方没有泛滥成灾,是因为让它发展的条件被限制住了。

    这个限制,很可能是人类有意而为。

    现在,阿波罗如果想在一个地区流行鼠疫,他只要不让那个认为限制因素起作用即可。

    这也就是说,一个地方没有鼠疫,是因为负责那个地方的天使在那里履行了他的职责。

    他虽然堕落以后从天国降落到专门供他们那些堕落天使安身的空中,他原来造物主赋予的功能却依然保持下来,基本上还和以前一样使用。

    如此一来,这种功能就成了双刃剑。

    一方面,他可以用这个功能,给那些被他们欺骗的人提供一些服务,比如治病,当然需要对他们献祭才行,要什么献祭,要多少献祭,都随他们高兴。

    另一方面,就是他们行使这种功能本身,具有欺骗性,让人以为他们还是好天使。

    无论如何,这种堕落天使,包括他们拥有的一些功能,都是造物主允许的,如果是建立信心在造物主身上得到造物主青睐的人,造物主会保护他们不受骗。

    今天听了智繇要求停止射箭和瘟疫的惩罚以后,他立刻就停止了,那个东西也是消耗他的精力的!

    然后,就等着他们的献祭,这个东西是不可或缺的。

    当众人作过祷告,撒过祭麦后,他们扳起祭畜的头颅,割断它们的喉管,剥去皮张,然后剔下腿肉,用油脂包裹腿骨,双层,把小块的生肉置于其上。

    老人把肉包放在劈开的木块上焚烤,洒上闪亮的醇酒,年轻人手握五指尖叉,站在他的身边。

    焚烧了祭畜的腿件,品尝过内脏,他们把所剩部分切成小块,用叉子挑起来仔细炙烤后,脱叉备用。

    当一切整治完毕,盛宴已经排开,他们张嘴咀嚼,人人都吃到足份的餐肴。

    大家满足吃喝的渴望,年轻人将醇酒注满兑缸,先在众人的杯盏里略倒一点祭神,然后灌满各位的酒盅。

    整整一天,他们用歌唱平息阿波罗的愤怒,年轻的兵勇唱着动听的赞歌。

    他们的歌声,颂扬发箭远方的射手,也就是阿波罗,后者正高兴地听着他们的唱颂。

    当太阳西沉,夜色降临后,他们躺倒身子,睡在系连船尾的缆索边,一夜好睡。

    然后,在黎明时分,垂着玫瑰红的手指,重现天际时,他们登船上路,驶向挪丁人宽阔的营盘。

    远射手阿波罗送来阵阵疾风,他们树起桅杆,挂上雪白的篷帆,兜鼓起劲吹的长风。

    海船迅猛向前,劈开一条暗蓝色的水路,浪花唰唰地飞溅,唱着轰响的歌。

    海船破浪前进,朝着目的地疾行。及至抵达阿开亚人宽阔的营盘,他们把乌黑的木船拖上海岸,置放在高高的沙滩,搬起长长的支木,塞垫在船的底面。

    然后,众人就地散伙,返回各自的营棚和海船。

    可是,就在这时,刚刚通过祭奠和总赞满心欢愉的阿波罗,发现一件事,令他勃然大怒的一件事。

    他看到海伦依然被羁留在挪丁那里!

    他因为跟着那些勇士回到挪丁的族裔驻扎之地,无意中发现了这个令他震怒的事实。

    他感到受到了羞辱,立刻将刚刚停止的瘟疫又降了下来。

    不过,他还是控制了一下,没有再用弓箭对他们进行打击。

    他甚至将瘟疫这个惩罚不声不响地降了下来,没有告诉智繇、挪戊、挪丁他们。

    而这种病是一种中长期发作的瘟疫,所以他们也不可能发觉。

    但是,这个时候,挪丁仍然盛怒不息,呆在他的一艘心爱的海船旁边。

    现在,他既不去集会,人们正在那里争抢更多的荣誉,也不参加战斗,而是日复一日地呆在船边。

    他就是这样,一人独处,耗磨着自己的心力。

    不过,他的内心深处,依然是渴望重上战场,听闻震耳的杀喊。

    然而,那天以后,那个答应要为挪丁想到办法的天使,找到了撒旦。

    他一大早就从海浪里踏出身腿,直奔凯萨琳山顶,在那个辽阔的空间里,发现沉雷远播的撒旦,正独自一个,远离其他天使,坐在山脊耸叠的凯萨琳的峰巅之上。

    他走扑上前去,坐在他的面前,向撒旦求援:“老大老大,我看到挪丁很是悲惨,需要你的帮助,请你答应我的祈愿:让挪丁获得荣誉,帮助这个世间最短命的人!如果没有你的怜悯帮助,他很快就会死亡!现在,民众的王者挪戊侮辱了他,夺走了他的战利品,霸为己有。多谋善断的老大,空中的主宰,让挪丁获取尊誉,让挪丁城众人得胜战场,直到那些欺负他的族人补足他的损失,增添他的荣光!”

    那个天使如此一番恳求,但汇聚乌云的撒旦静坐不语,沉默了许久。

    那个天使往前一步,抱住他的膝盖,紧抱不放,再次催求:“答应兑现我的恳求,老大,给我点个头!要不,你就拒绝我的请求,因为你啥也不怕,倒是可以让我知道,天使中,我这个最受委屈的天使,已经倒霉到了什么程度。”

    此番话极大地烦扰了老大撒旦的心境,乌云的汇聚者答道:“这是件会引来灾难的麻烦事,你将导致我同造物主之间计划之外的抗争!看着吧,他会用刻薄的言词对我谴责;即便在目前的情势下,他还总是当着众天使的脸面,指责我的作为,说我在战斗中,如此这般地帮助了那些犯罪的该隐族人。现在,你马上离开此地,以免让造物主抓住把柄;我会把此事放在心上,并保证使它实现。为了让你放心,我将对你点头;对我麾下的各位天使,这是我所能给的最庄重的诺愿;只要我点头应允,我的言行就不会掺假,不容毁驳;我的意图必将成为不可逆转的现实。”

    撒旦言罢,弯颈点动浓黑的眉毛,涂着如同仙液一般物质的发绺从撒旦黑气浓郁的头颅上顺势泼泻,摇撼着巍伟的凯萨琳山脉。

    那个天使得到了他想要的,满足了答应挪丁所提的条件,然后就和撒旦告别,分手而行。

    那个天使从晶亮的凯萨琳山顶跃下,回到大海的深处,而撒旦则返回自己在凯萨琳山上的宫殿。

    那里聚集的堕落天使见状,起身离座,所有的堕落天使,都向撒旦致意,这是对老大的应有尊敬。

    天使朝着宝座举步,谁也不敢留恋自己的座椅上以为自己是老大,他们全都起身直立,迎接他的来临。

    老大撒旦在王位上就座。

    然而,刚才撒旦和那个保护挪丁的天使密谋的事情,已经被另一个天使知道。

    而那个天使则是保护挪戊的,他并且知道了二人的密谋的内容。

    他知晓事情的经过,因为曾亲眼看见那个进入海洋的天使

    那个天使也很是彪悍,一点儿都没有耽误时间,迅速出击,启口揶揄,对着撒旦说:“刚才,诡计多端的老大,又是哪一位天使和你聚首合谋来着?背着我诡密地思考和判断,永远是你的嗜爱。你从来没有这个雅量,把你打算要做的事情直率地对我告言。”

    听罢这番话,撒旦开口驳斥,说道:“你不过是一个介于中级天使和低级天使的特殊天使,不要痴心企望了解我的每一丝心绪,这些不是你所能理解的事情,虽然你是我的一个特殊助手;任何念头,只要是适合于让你听闻的,那么,不管是天使还是人,谁都不能抢在你的头前;但是,倘若我想避开众天使,谋划点什么,你不要总想寻根刨底,也不许探察盘问!”

    听罢这番话,牛眼天使答道;“可怕的王者,我的老大,你说了些什么?你知道,过去,我可从未询问,也不曾盘问过你。事实上,你总是随心思谋,按你自己的意愿。但现在,我却十分害怕,怕你已被那个狗眼天使说服,那个狗眼天使,整天藏海洋中,不是吗?今天一早,他就跑到你的身边,抱住你的膝盖,我想你已点头答应,使挪丁获得光荣,把众多的拉麦族人放倒在海船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