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惯例(二)

目录:恶食之门| 作者:黑天秤| 类别:散文诗词

    许慎现在虽然只能推测,但他认为这个时空的母亲的死亡,应该是由外力所导致的。

    根据他在这个时空中的记忆,那位女强人作息是非常规律的,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没有任何身体上的问题,像这么一个精神健康的人,突然因为过劳而倒下,怎么想都不可能。

    而且,在这位母亲逝世之前的一天,记忆中可是没有出现过任何不寻常的迹象。

    再加上刚才出现在许慎身边的幽灵,种种的证据都表示这是有人在操控着的,绝非什么意外问题。

    “那么,到底是谁干出这种事情?而且为什么要这么做?”

    许慎在这个时空的记忆中找不着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他的母亲在工作的大银行中没有什么称得上敌人的人,日常生活也没有开罪任何人,在这个时空的“他”,也根据“伪史”的“设定”,属于没有任何朋友的孤僻的那一种人,就算想要得罪人也没有机会。

    许慎在这个时空里的人际关系背景,就跟过往的时空没有两样,出现的时间点都是在即将要升学大学的暑假,像这么一种不上不下的时间,理论上应该不会有任何人因为真系或者厌恶而要对付他的。

    最少在这个时空的他以及母亲,没有在利益冲突上得罪过任何对象。

    何况如无意外的话,在背后下手的人应该是透过某种超凡力量来进行影响的,估计应该是利用幽灵之类的死灵的诅咒行为,在这个超凡力量不显的时空,这么一种人物应该是很难接触到才对的。

    “所以,在这背后应该有更深一层的原因,我不知道的原因。”

    许慎来到客厅中的圆形餐桌前,低头看着摆放在上面的这个时空的母亲的黑白照。

    他开始回忆著有关这个家庭的过去种种。

    他在这个时空中的母亲,是在她家乡读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怀上了孩子的。

    当时她跟家人因为这个孩子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冲突,最后导致了她独自离家,辛苦地完成了大学课程之后,带着刚出生的孩子远走他乡,来到了这个大城市寻找工作机会。

    这个女强人从来都没有说过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只是一边默默地照顾着孩子,一边努力地在银行中工作,最后坐上了部门经理的位置。

    许慎首先否决了这个母亲家人的谋害。

    就算因为发生了冲突,家人始终都是家人,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下手杀害孩子,而且当他们的孩子突然过世,收到了消息之后是第一时间在家乡中赶过来,然后协助旁徨无助的“许慎”处理各种身后事。

    当一切结束后,他们询问过自己的外孙,要不要一起回到家乡中生活,在被拒绝了之后,是什么都没有拿,把女儿的一切遗产留给了刚成年的外孙,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要知道因为在职场之中倒下,并且被法医官检查出是身体过劳的原因,那一间女强人工作的银行,可是二话不说的给了一大笔赔偿。

    连分毫都没有取走的外祖父母,在多方面看来都不可能是在背后下手的人。

    其实许慎觉得背后有着什么原因都好,下杀手的对像是谁都无所谓,他只是想要尽快清除历史遗留下来的麻烦。

    记忆中虽然没有任何的线索,但也并不代表他就毫无办法。

    许慎在这个颇多限制的时空,还能够使用魔法的手段,现在只是欠缺一个可以追查的开端。

    他猜测在背后下手的人知道目标还没有死亡,应该会再一次找机会动手的,只要到时候他小心地抓紧线索,绝对可以追寻到后的人。

    不过,单纯就这么等待不是许慎的做法,他打算测试几个不知道能不能够成功的方法。

    许慎转身回到了睡房中,放出了使魔作为守卫。

    使魔维拉变化成一只小小黑猫的模样,躲藏在书桌的阴影中,等待著有可能出现的敌人。

    许慎坐在一旁的电脑椅上,闭上眼睛,把精神集中在元力星空里。

    他想要进行几个小小的测试。

    他尝试运转第二本命法器八卦罗盘。

    虽然说这个时空限制着法器的运作,不过如果作用发生在元力星空,法器好像就没有使用上的问题。

    许慎想要试试看八卦罗盘能否使用卜算的能力。

    不论成功与否都无所谓,这只不过是一个测试。

    许慎在第二本命法器中提炼法力,开始运转八卦罗盘。

    八卦罗盘没有任何问题的顺畅发挥著作用。

    许慎试着占卜一下是不是有人要杀死这个时空的自己。

    八卦罗盘上密密麻麻分散排列的文字开始扭曲。

    “是”

    看见了第二本命法器显示出的文字,许慎初步确认了如果在元力星空中运用,法器还是能够发挥出一定程度的作用的。

    至于占卜出来的准确程度,那是另一回事。

    许慎感受着彷佛太极一样黑白二色的八卦罗盘散发著的法力。

    他再次使用第二本命法器,尝试另一个占卜的问题。

    “想要杀我的人,是谁?”

    接收了神念的命令灌注,八卦罗盘再一次的运转起来。

    八卦罗盘表面散发著微弱的光彩,在元力星空中的黑白二色的星辰微微的震荡着。

    下一秒,八卦罗盘的古代文字急剧扭曲变化,然后一幅清晰的画面就出现在许慎的脑海中。

    许慎看见了一个格局有些熟悉的空间,看到了坐在空旷的大厅上的某个枯瘦的男子。

    八卦罗盘的给予的预示就此结束。

    “难道……”

    许慎张开了眼睛,在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了窗边。

    他拉开窗帘,观看着外面的钢铁丛林的景色。

    “八卦罗盘效果有这么强吗?简直就是超常运作了……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

    许慎虽然只看见了一个简单的构图,但刚才的预示非常清晰,因此他不可能会看错。

    刚才那个画面显示着的房间,他觉得应该是自家大厅的格局,只要去掉了各种家俬,样式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刚才那个画面中尽头看到的一丝窗外的风景,也跟他现在看着的户外风景没有两样。

    “也就是说,那个想要杀掉我的人,就在同一个大厦里,单纯只是楼层不同……”

    许慎很快就决定好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八卦罗盘也许显示错误,也许刚才的清晰画面根本不存在,不过无论如何都好,他都要去确认清楚,要不然他难以放心。

    许慎稍作准备,带上了使魔,没有任何延迟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