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1章 关键的线索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邵东心中怒火上涌,“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人给我们的感觉,和之前那些贩卖儿童那伙人给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都有很高的反侦察能力。m.”

    停顿了一下,邵东皱着眉头扯了扯王博的肩膀说道:“从一进门开始就低着头,显然知道,这里面有摄像头,而且很有意思的避开了好几个角度,我们当警察的,知道有几个角度,拍摄的最清楚,但是如果那个人是平常老百姓的话,肯定不会知道这个关窍。但他却很有意的避开了这几个角度,一次还可以称之为巧合,但是两次三次傻子也不会认为这是巧合了,显然要不就是他根本就知道,这里面摄像头的位置,要不就是他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进门之后,尤其是进入商店,知道哪几个位置经常有摄像头,所以进了这个死亡体验馆之后,便很顺利的避开了好几个摄像头。虽说这个人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我们根本看不清这个人到底张什么样吗哦,而且这个人还戴着墨镜,我们就算是询问当时的店员,估计也会因为时间太长了,再加上戴上墨镜而想不起来,当时那个人的样貌。这算不算是一种很高超的手段呢,我现在倒是觉得这个人不光是有很高的反侦查意识,还是一个惯犯,之前我就调查过一个犯罪嫌疑人,他说他自己因为犯了罪之后。经常在家中琢磨着,怎么让警察为难,找不到自己的任何行迹,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下意识的先去看摄像头的位置,然后故意躲开摄像头拍摄面部的位置。我记得那个案子折腾了很久很久,因为那个人的反侦查意识实在是太高了,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还差点让他给跑了。你都不知道,当时这个人住酒店或者住宾馆,全都要找一层楼或者二层楼,并且还要找背面的房间,只要一觉察出不对劲,赶紧就拿着东西跑路,上一次要不是我们早有防备,在背面也安插了警察。肯定就被那个小子给跑了,到现在了我还记忆深刻呢,当时为了抓住这个小子我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当时王博应该也记得吧。”

    王博当然也记得,那个小子杀了人之后,就跑路了,当时那个案子拖了很久很久,原因是那个小子简直反侦察能力太强了,不禁把现场全部擦拭了一遍,要不是用水量有问题,陈默他们肯定还找不到蛛丝马迹呢。

    “你的意思是,这个人应该知道自己要犯罪了,或者之前经常犯罪,所以才会有意地避开这几个摄像头的位置,所以我们到现在也找不到他面部的任何影像对不对。”章浩眨巴眨巴眼睛询问道。

    邵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还用说吗,我都解释的那么清楚了,看来这个人,应该和那个贩卖儿童的案子有重大的关系,甚至这个人就是那些人其中的一个,但至于为什么会和张淮滨扯上联系。我们还要继续调查一下,冯哲,这件事就暂时交给你和俞哥了,我和王博追查这个人,是不是被张淮滨的亲戚或者邻居见到过。”

    冯哲点了点头,俞平那边也开始收拾东西,可是章浩就开始反抗了:“怎么有时我留守下来啊,大哥们,你们不能这样啊,我怎么感觉瞬间成为废物了,你们都出去了,就我一个人留在刑侦大队,我也没什么事情啊。”

    邵东瞪了章浩一眼,这小子总是不服从安排,总是提出抗议,关键是他自己也不想想,邵东为什么每一次都留下他来。

    “怎么没有事情啊,我们现在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监控录像,要是按照正常的情况,我们至少也要看上三五遍,你现在就坐在这儿,看上三五遍,一定要记住寻找到他一个正面,只要一个就行,这个任务多么关键啊!多么重要啊!”

    章浩轻哼一声,他也不是真的傻子,能看不出来邵东是嫌弃他事多吗,所以才根本不会带着他的,可是看监控视频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无聊,太没有建树性了,他好歹也是堂堂刑警!

    “东哥,这次我就跟你们一起去呗,我真的不想留下,你都不知道,上次马思看见我一个人在这儿逛贴吧,那眼神有多么的嫌弃,觉得我好像是一个废物似的!”章浩拉住邵东的胳膊,皱着眉头说道。

    邵东无奈的看着章浩这小子,冯哲和俞平那边已经收拾好东西了,关键是冯哲十分不喜欢章浩,肯定不希望和章浩一起出去的,如果章浩要一起出去的话,肯定要跟着邵东和王博一起出去,但是两个人配合惯了。

    有的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是章浩这个小子,有的时候就是一个麻烦,遇见很多事情的时候,总是喜欢发表别人根本不认可的观点,你纠正他吧,他还根本就听不进去,还会觉得你有问题。

    邵东已经遇见过好几次了,所以有的时候根本就不想带着小子一起出去,可是好几次之后,章浩就不乐意了,为什么你们都出去查访,对这个案子做出重大的贡献,我一个人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在刑侦大队里面耗费时光啊。

    章浩真的不喜欢这样,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为人民服务的人民警察,要破获很多很多的案子,不管是从心里还是在别人的眼睛中,自己都是负责任有能力的警察,可是现在邵东根本不太给他安排任务了。

    这让章浩觉得自己已经严重的偏离了,自己第一开始所畅想的那种生活。

    邵东十分无奈地看着章浩:“我说大哥,我们出去走访,你说你哪一次不是乱说话,被我训斥,我们询问问题就是询问问题,你老是对人家人格质疑个什么。

    我们是警察,不是社会心理健康纠正员,我也想多一个帮手啊,可你这个帮手,完完全全就是去捣乱的,你说你不管是跟着王博出去,还是跟着我一起出去,那一次不是被骂一顿就回来了。

    这件事不是我们为难你,也不是不给你分配工作,主要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帮我们做后勤工作吧,你知不知道后勤工作还是很重要的。”

    章浩撅着嘴一脸不愿意的模样,感觉这小子都要蹦起来了:“我抗议,我不要这样的后勤工作,这样的后勤工作一点都不适合我,咱们不能光光让我一个人做后勤工作啊。

    无非不过是接个电话查个东西,实在是无聊的紧,你都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之前那些女警官,本身就看我不顺眼,现在五组这儿就剩下我一个人,还对我指指点点的,我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无非就是觉得我偷懒。”

    邵东轻笑一声:“我说你不是一点都不在乎别人说你什么吗,你现在怎么敏感起来了,那些人也就是随便说说,那个组没有后勤人员,他们说你还不是因为你,之前把他们全都给得罪了吗。

    说实话,人家说你,我都没觉得什么,完全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就不直接说你咎由自取了,但现实好像就是这样的,你应该心里十分清楚。”

    王博看着章浩那副好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忍不住说道:“我说章浩同志,你难道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他们才对你指指点点的吗,你小子之前说人家活该成为女人,还说人家是什么生育的工具,人家气的都要打死你了,说说你还不是很正常的。再说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原因,你之前不是说不在乎别人的说法吗,你只是坚守你非主流的言论,现在就是你继续坚守你的原则的时候,千万不能松懈了。”

    章浩听得出来,这是王博的讽刺,心中翻涌的怒火就往上冲,气的脸色都青白了:“王博,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样讽刺,我之前发表的只是我个人的观点罢了,你们要是不同意就不同意呗,我其实也没伤害到什么人,他们不是也打我了吗,这就过去了。之前东哥不是说了吗,这件事不能不再提了,我只是想要跟着你们一起出去罢了,马思之前就过来冷嘲热讽我,我不搭理他都不行,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后勤人员的确很重要,可是能不能偶尔还一个人做啊。”

    邵东看着章浩一脸认真的小模样,忍不住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说,但是我想说的是,今天你还是做你的后勤人员,因为我已经分配好任务了,明天我再带着你一起出去,王博留守当后勤人员如何?”

    王博一听立马就不愿意了,或许是刚才说后勤人员就是废物这个言论实在是刺激到了王博,王博才不愿意成为废物呢。

    “我不去啊,都说好了,这几天都是我跟着你一起调查的,这小子根本就是无病呻吟,这小子是害怕跟马思再吵起来,到时候被郭局抓住开除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马思那个性子你也是知道的,现在和冯哲一起看你不顺眼。

    我们两个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如果再遇见这样的事情,你就跟马思说,以后咱们谁也不要搭理谁不就完了,你说这是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