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2章 我没杀人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严大春嘴角一直在打哆嗦,吭吭哧哧了半天:“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没杀人,我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贪了点小财以为那女人身上有钱,我才……我才翻看她的尸体,可是那个女人身上什么都没有,我害怕……我就给扔到了河里去了,可是警察同志,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过,如果我要是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死了的话,我肯定不会过去的,我以为那个女的,就只是……只是晕了过去而已,所以我才过去翻看她的衣服。收藏本站可是那女人一动不动脖子上还一大片青紫,我当时就吓坏了,我虽然进过监狱,但是我还没见过死人呢,等到我探过她的鼻息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死掉了,我就吓得……瘫在地上。然后害怕被人看见我翻找尸体了,心里紧张之下我就随手扔到了河里……”

    邵东和坐在邵东身边的王博听到之后,脸色均是难看到了极点。

    两个人都感觉好像这个严大春所说的并没有撒谎,不过这还只是两个人的感觉而已,毕竟严大春的确碰过尸体,还在尸体身上留下了肩膀上的小勋章。

    严大春看邵东和王博两个人的表情依旧是那么严肃,真的是被吓坏了,因为他亲眼见到过监狱里那些被判了二十几年的死囚!

    他们有的还很年轻有的已经年过五十,大把大把的岁月都要贡献给了监狱,那种生活严大春都不敢想象,还不如直接在外面死了算了。

    严大春全身打着哆嗦,死死地抓住绑住全身的链子:“警察同志,你们要相信我啊,其实那天我本来是要去地里看看的,谁知道就碰上了这种情况,我当时也是害怕,也是……也是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可是我真的没想到那个人已经死了啊,我对天发誓,我根本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啊,因为我真的是……坐监狱坐的害怕了,我发过誓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了!”

    严大春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邵东和王博的脸色都没有因为严大春的泪水而有任何的改变,自从关厥章的事情之后,邵东不管面对哪个犯人,都不会表露出伤心同情或者别的情绪……

    这种是给审问人一种压迫感,更是因为不想给犯罪人员存在侥幸心理的机会,邵东真的很讨厌犯人往往拿着侥幸心理去面对警察,想让警察法外开恩。

    跟警察做捉迷藏游戏,可是这样的情况除了浪费警察的时间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用途。

    “警察同志,你们两个……是不是不相信我啊……我……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为我自己分辨,可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我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就躺在地上,我以为那个女人是晕过去了。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我过去的时候,感觉地上什么都没有,但是有一辆小红云,就是那种红色的小车……过去之后,那个尸体就出现了,可能,可能那个尸体就是从那辆小红云上掉下来的。”

    邵东和王博一听,都不由得皱起眉头:“什么小红云?有这个牌子的汽车吗?”

    严大春也有点着急了,开始用手比划起来:“就是那种小车,不是大车,你们城市里接孩子不是用那种小的电动的,就是能充电的,但是外面有盖子,就是……不是盖子,外面有壳子的电动车。”

    严大春这么一形容,邵东和王博就都清楚了,严大春看见的,是从带壳子的电动车上掉下来的尸体。

    严大春接着说道:“还有!那边有一块大的石头,我看啊……就是那种大货车不小心掉下来的,那小红云压倒之后,使劲颠簸了一下,可能就是因为这个,那里面的尸体才掉出来的,根本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严大春十分紧张的跟邵东和王博描述着,王博和邵东点了点头,什么情况该审问的,差不多已经问清楚了,只是本来以为已经抓到凶手的二人,再次颓然下来,听严大春这个意思,看来是凶手另有其人了。

    但也不保证严大春所说的就是真的,毕竟严大春之前留有案底,起码三观不正有犯罪心理。

    邵东和王博把笔录给大家看了看,几个人看完之后,又是一阵叹息之声,几个人都很无奈。

    不过如果严大春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其实已经找到了突破点了。

    也就不用那么沮丧了,邵东为了证实严大春所言真假,就来到了王一海的办公室里,刚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不太好的味道,原来是二组在办的案子,运回来的一具尸体。

    王一海挥了挥手,先把邵东拉到了外面,摘下了口罩说道:“怎么了?”

    邵东搓了搓脸:“你之前调查王白梅的尸体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没有报告出来啊?”

    王一海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小张没给你送去啊?”

    邵东摇了摇头:“估计那孩子给忙忘了吧。”

    王一海皱起眉头有点不高兴:“那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做事情总是晕头转向的,真的是……你等着,我现在就再打印一份给你。”

    王一海说完之后推开门就去拿文件了,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之前王一海整理好的报告递给了邵东,邵东略微看了看,确定了王白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下午五点五十到六点五分之间。

    因为找到尸体的时候,离着死亡时间很短,所以确定起死亡时间来,也比较有把握。

    邵东点了点头后,拿着报告来到了马思那边,再次调取了当时严大春路径监控的视频,拿着报告上的时间和严大春从监控中出现的时间做对比,发现时间上是不吻合的。

    严大春出现在监控里的时间为六点零二分,那时候差不多王白梅已经死掉了,再说了这个监控安在了关镇出口的位置,等到严大春来到案发地点肯定又过去了一段时间。

    经过这样一推算,其实就已经排除掉了严大春是凶手的可能,按照严大春所供述的,他身上的小盾牌,之所以会出现在王白梅尸体之上,那是因为当时他太过害怕,扛起了王白梅的尸体就扔到了河里,当时他也明显感觉胳膊上有东西扯了一下,当时因为太过紧张了,根本就没细想。

    现在基本上是可以判断,严大春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的,严大春所言的可信度也上升了,现在重点就在那个小车身上,那种电动小车,因为接送孩子方便,所以买的人很多,操作也很方便,不管是老人还是妇女一学就会。

    红色的更是最多的……如果一个一个的排查下去,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目标。

    可是关键的问题来了,那辆小车并没有出现在关镇入口的监控视频之上,也就是说后来那辆小车应该是又回到了城关村,这其实也就表明了。

    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城关村的村民,凶手并没有昏了头,而是不小心把尸体掉了下去,之后尸体被严大春看到,又扔到了河水里,这才会有了之后的事情。

    邵东和王博对视了一眼,觉得还是要从根源上查下去,两个人当天下午就又去了一趟城中村,因为死了人的缘故,大家都交头接耳的讨论这件事,邵东再次来到了王白梅的家中,此时家里已经挂上了白,刚一进门就看见王白梅的儿子正在收拾碗筷。

    王白梅的儿子一看是警察来了,就赶快就叫了自己父亲。

    姜和晨热情的迎了上来:“邵警官啊……你们真是辛苦了,吃饭了吗?要是没吃饭,我就带着你们去吃,村里有一个还算不错的馆子。”

    “不用了,我们一会儿就得回去,是有点事想要了解一下的,咱们先坐下吧。”

    几个人坐下之后,邵东开门见山的说道:“姜和晨,你现在你要好好思考一下,家中是否得罪了人,之前你邻居跟我说,那天最后一次见到王白梅,看见王白梅神色慌张好像背后有人的模样。”

    “警察同志,这件事宋大嫂也跟我说了,这几天我也一直在寻思着,自己到底得罪过什么人,但是我真的是左想右想就是一点也想不通啊,白梅那个性格我是知道的,整天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很少有人把她能吓成那个模样,若是真有这样的人,我不会不知道的,除非哪天是遇上抢劫的了,可是如果真的是抢劫的,白梅应该求救才是。”姜和晨也是一脸疑惑。

    邵东听到之后,知道在姜和晨这边估计是的到不了什么线索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又出了门来到了邻居家,经过介绍得知,这家的家主名叫宋元,妻子名叫赵娟,两个人都是本地人,但妻子不是这个村的,两个人有一儿一女,生活还算幸福。

    只是这段时间宋元有事出门了,所以没有在家,那天给邵东打电话的就是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