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1章 手法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他们也想呢,毕竟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就算是有危险,也应该是不小心坠落悬崖或者是掉到什么坑洞里,再不济就是被野生动物袭击。收藏本站

    不过这些女孩子也不是傻子,每次出去的时候身边总会跟着一个女孩子,反正不会单独出去,毕竟是野游,大家心中都很注意自己的个人安全,但就是这样,还是出了事。

    之前在G省,有六个人出来野游,三个女孩子三个男孩子,这六个人关系十分要好,工作之余打算出来散散心,本以为这座山上除了他们不会再有人出没呢,没想到有两个女孩子接班出去捡柴火,一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回来。

    剩下的四个人立马就着急了,结伴出去寻找,可是找了整整三个小时也没有见那两个女孩子的踪影,这四个人害怕再出什么危险,立马报了警,警察赶到之后一番搜寻,仍是未见到这两个女孩子的任何踪迹,一段时间的搜寻之后。

    警察断定,可能是被人给掳走了,或者掉到什么坑洞里面去了,事情过去了整整三天,终于找到了这两个女孩子,只是他们两个已经毫无生命特征,被扔在了另一座山间的小溪里面,全身**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因为被扔在小溪里面,身上很多证据都被溪水给冲走了,再就是荒郊野外的也不可能有监控设备留下什么信息,这个案子就成了一个谜案,警方多方调查寻找,也没有找到多少有用的线索,只好提醒大家,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再外面野游。

    可是总有一些人不听话,在G省的另一座山上,在这件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有相同的事情发生,不过这次死的是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比较胆大,竟然一个人出去摘野果吃,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全身上下被擦洗了一遍,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件事情就像陷入了一个僵局一样,因为在荒郊野外,因为凶手熟悉地形,并没有留下任何可能切入的点,警方只能是大海捞鱼凭借着自己多年办案的直觉进行调查,但是调查了这么长时间,只能调查到这个人应该十分有力气。

    隐蔽在一个地方很长时间,个子应该也不是很高,因为在搜山的时候,一个隐蔽的山洞里发现了有人活动过的迹象,里面虽然做了清理工作,但还是被警方找到了蛛丝马迹,在荒草之中发现了有生火的迹象。

    并且从散落在周围的树枝判断,应该就在案发的那段时间。

    犯罪嫌疑人应该在案发之时,就宿在周围,只是地方比较隐蔽,之前搜山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罢了。

    之后犯罪嫌疑人开始逃脱,去往了别的省市,因为作案手法均是一样的所以判断这个作案人员应该是一个人,或者同一伙人。

    在别的省市作案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生还者,因为这个女孩子练过跆拳道,但还是被那个人给制服了,因为当时并不是那个生还的女孩子一个人出去的,还有一个男孩子在身边,那个男孩子就是她的男朋友。

    男孩子为了救她,自己甘愿牺牲,拯救了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不过却伤到了眼睛,双眼失明再次不能看见事物了,经过那个女孩子描述,这是一个犯罪团伙,起码不是一个人。

    应该是三个人或者四个人或者更多,当时的情况比较混乱,那个女孩子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发给邵东的文件上并没有详细说明当时的情况,只是一笔带过,邵东正好在那个警官来到之后好好询问一下。

    邵东一边看的时候其他同事陆续到了,章浩表情不是很好,一张清俊的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说实话章浩长的还是挺不错的,要是单看外表绝对是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

    但可惜脾气确实这样一个脾气,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基本上不招人待见。

    马思看见章浩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先是哈哈大笑,然后指着章浩说道:“哎呦章浩小兄弟,你这是梦见大熊猫了吗?看看那两个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大熊猫是兄弟呢。”

    章浩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马思我要是跟大熊猫是兄弟,你就是老鼠的二哥!长得那么矮,眼睛还那么小!”

    马思一听差点气的厥过去,跟章浩对骂的时候,马思好像就没有真正胜利过,王博听见之后在一边闷笑,马思气哼哼的说道:“章浩,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你就这样开不起玩笑啊!”

    章浩轻哼一声也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也是跟你开玩笑呢,你就那么开不起玩笑啊。”

    邵东一看要是再不拦着的话,两个人估计能打起来:“好了好了,别说了,大早上起来的,一上来就对着掐,有意思吗,整天说个没完,马思你也是,你不知道自己骂不过章浩啊,还整天说个没完。”

    马思轻哼一声显得十分不服气,不过邵东一开口基本上就说明这次的战争要结束了,只好气哼哼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俞平十分无奈的看着两个人,放下手里的手机说道:“二位你们要吵到什么时候,天荒地老啊,一天天的,不是你怼我就是我怼你的,也不嫌烦,比我们家那两个小的都能闹腾,我也是服了。”

    马思轻哼一声说道:“开玩笑就开不起,哼!”

    章浩白了马思一眼:“我也是开玩笑啊,难道说就只能你开我的玩笑不能我开你的玩笑?马思你也太霸道了一点吧。”

    马思咬牙切齿的说道:“能!当然能了!你就开吧,等哪天我忍不住了,就跟你打一架,到时候你就乖乖滚到地方公安局去!”

    章浩一听立马站了起来,这就要大吵一架,邵东无奈的抚了抚额头,实在是气的肝疼胃疼,一巴掌趴在桌子上,瞪着两个人声音严肃着夹杂着冰冷:“今天是别的地方警察过来配合工作的!你们两个要是给我丢人,统统给我滚蛋,马思你嘴巴也给我闭上,你今天是怎么了,专门给我找事对不对!”

    马思僵了僵嘴角,坐回了座位上不再说话,章浩也坐了回去,不过看表情章浩应该是生气了,章浩最不喜欢听到的话可能就是滚出市局了,他之前那么努力的克制自己就是害怕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现在马思说这样过分的话,章浩当然要生气了。

    再说今天的事情的确是马思先没事找事的,弄的大家都不愉快了,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马思这小子好像很喜欢找事一样,见识就是闲得慌,经常没事找事跟章浩顶上两句话。

    九点多钟的时候,那边过来配合的警察就已经来到了市局刑侦大队,郭局亲自招待的,听说这个人还是先进工作者,破了很多起案子呢。

    经过郭局的介绍,知道了他叫邢章季是G省G市刑侦大队的一名警员,今年三十五岁了,破获了很多起大案要案,是国家先进工作者。

    邵东先到了这个邢章季之后,光看面貌就知道这个人应该是一个不苟言笑之人,一般邵东的直觉都很准,但是经过之后的熟悉之后才知道,什么不勾言笑都是假的。

    邢章季性格是那种熟了之后别人一说话就笑的,不熟的情况下板着个脸好像上级领导开会一样。

    邢章季跟了这个案子有一段时间了,最近得知的消息是那个人应该是流窜到C市来了,所以邢章季立马收拾了衣服跟C市这边的警察局交代了一下,准备过来接着调查这件事。

    这段时间邵东要和邢章季合作一起调查这伙犯罪嫌疑人。

    邵东之前看过了所有的文件,还是比较关系那个女孩子是怎么逃脱凶手毒手的过程的。

    邢章季皱起眉头缓缓的说道:“其实这件事不过刚刚发生,之所以给你的文件没有详细叙述上,是因为我们有些地方也没有弄清楚,其实这两个人是去山上玩的,顺便看看风景舒缓舒缓心情什么的。

    因为是大白天的也没有想太多,这座山上有一座寺庙,香火鼎盛平常倒是不少人去往那个地方,但也总有一些人喜欢到四周看看风景,现在初春时节,正式风景美焕发新生的时候,这对小情侣就相伴去了孤云山。

    只是两个人越走地方越偏,回头已经看不见有人了,就在这时候,两个人突然感觉脖颈一疼,然后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

    四周只有冷风吹过的声音,那个女孩子叫做齐珍夏,男孩子名叫孙桓,齐珍夏看见孙桓也是情形的,两个人被绑在地上,一个人就坐在离着自己不愿地地方好像在烤什么东西。

    凶手看见两个人都清醒之后,拿着刀就过来了,两个人被吓得不轻,奈何嘴上也堵着东西根本就叫不出声来。

    之后又来了一个凶手,但是这两个人都蒙着面,只露出一个眼睛,就连穿着上都差不多,实在是分不出谁是谁来。

    当时齐珍夏就剩下恐惧了,根本想不到其他的事情,孙桓也十分恐惧,这两个凶手到了之后,就开始撕开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那两个凶手一直用方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