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6章 烫手山芋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姚雪听到之后脸色顿时煞白一片:“你说什么?你要结婚了,和秦云馨?我都说了,你和秦云馨不合适,为什么你就是执迷不悟呢?”

    邵东看了姚雪一眼:“执迷不悟的不是我,我觉得我和秦云馨已经磨合的够久了,所以我打算要结婚。”

    姚雪冷笑一声,紧紧的闭上双眼,然后使劲推开了车门在车上走了下去:“我知道,我知道你应该挺恨我的,但是……但是木已成舟,我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了,没想到你还是那么执着,既然你要结婚,那就祝你快乐,之前王博还跟我说,他也要结婚了,你们可真快啊,果然是一对好兄弟呢。”

    姚雪说完之后,关上了车门,拿着皮包径直往前走远了,邵东深深地叹了口气,发动车子朝着自己小区的方向开了回去。

    一路上邵东想了很多很多,当初的事情现在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未来,对于秦云馨邵东感觉已经够了解的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不如过了年之后,就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之后的事情也尽快安排下来的好。

    邵东回到家之后,发现秦云馨已经坐在沙发上快要睡着了,桌子上也摆满了饭菜,应该是早就做好了一直在等着邵东。

    邵东给秦云馨盖了被子,秦云馨说了,最近一段时间睡眠质量相当不好,很难有睡意,现在好不容易睡着了,还是别把他给弄醒了。

    第二天一大早,邵东就去上班了,没想到来到办公室之后,发现除了自己竟然都到了,当然章浩因为受伤一直没来,不过这小子已经在医院里呆够了,之前还跟邵东打电话说,一个星期之内就来上班呢。

    邵东轻笑一声,说您还是悠着点吧,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您这个都伤到脾胃了,还是老老实实在医院里呆上一段时间的好。

    马思一边玩电脑一边跟邵东说道:“说实话,没有章浩那小子打扰,感觉时间过的就是轻松啊,郭局今天又去开会了,走的时候脸色十分不好,我都没敢上去跟他打招呼呢。”

    王博也拉着转椅来到这边说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郭局那脸色,难看的不行。”

    “郭局最近一段时间不是一直这样吗?我现在还想问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之前我不过上去汇报一下工作而已,上来就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顿,骂完我之后,我还没弄懂他老人家到底在骂我什么,难道就是看我不顺眼吗,还是觉得现在章浩不在了,就找我出气啊。”马思一脸委屈的说道。

    这段时间或许是临近年关了事情特别的多,还是不知道郭局生活中遇到什么事情,不管对谁都没有多少好脸色,就连邵东上去也都是一张臭脸,跟以往大不相同。

    郭局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平常没事的时候都是乐呵呵的,但是一旦遇到什么事情,脸色绝对是全市局最难看的一个,上次的连环杀人案,五组之所以压力那么大,一部分原因

    是,如果做不好,之后没有办法交代。

    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如果做不好,光郭局那边就没有办法交代,要是郭局被上级领导怼了之后,你这个年算是过不好了,甚至之后的经费支持都可能出问题。

    “说实话我现在觉得曾陨那货实在是太精明,之前觉得这件案子实在是有点烫手,转手就给扔了,你们不知道,上次郭局无意之间透露过,上次把案子传给我们,是曾陨自己跟郭局说的,并不是郭局要转给我们的。”王博挺着一张八卦脸跟五组成员说道。

    其他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脸这小子可真精明啊的意思,说实话上次的时候就算是邵东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按照曾陨的个性,这种案子肯定不甘心就这样转给邵东他们的,毕竟这件案子是大案子,要是做不好的话,很容易影响着小子最在意的名声。

    结果意料之外,这小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说要转给五组,说五组成员个个都是精英,他们对这个案子已经黔驴技穷了,反正不管从说话还是办事上,都有一种很勉强的意思,当时邵东就怀疑,这难道是郭局背后威逼利诱才让曾陨把案子交出来的吗?

    不过看起来也不像啊,毕竟曾陨也一把年纪了,在刑侦大队也这么长时间了,算是跟俞平一样的老警察了,郭局肯定干不出这种事情了。

    那唯一的原因就是曾陨一早就感觉到这件案子可能是烫手的山芋,所以果断甩给了五组,五组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呢,这件事临近年关,更是上级领导开会最多的时候,万一处理的不好的,肯定会受到严肃的批评的。

    那时候才是最倒霉的,五组也会跟全体成员道歉,若不是最后凶手盯上了章浩,谁知道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想想就觉得郁闷。

    王博轻哼一声表示对曾陨那群人很不屑:“说实话,之前我们几个人合作的时候还觉得曾陨那小子挺厚道的,没想到这小子阴的很,把这种事情甩给我们,还说了一大堆好话,给我们带足了高帽子,是想看这我们五组摔跟头吗?”

    马思使劲点了点头:“我们五组可是好不容易才赚到了如今的荣耀,我看那小子就是眼热,看不得我们好呗,要不然甩给其他组不好吗?”

    五组成员表示对曾陨极度愤怒,邵东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发表什么观点,其他人说的也不是全错,在邵东看来,或许曾陨只是想脱身罢了,没有那么有阴谋性,但是坑了五组一把也是真的。

    幸好最后的结果不是那么令人沮丧,但是这件事也拖了一段时间,郭局或许就是因为这件事被上级领导痛批了一顿吧,要不然也不会全程耷拉着个脸,回来之后就跟刚刚办完丧事一个模样。

    邵东和其他组员正说着,就看见郭局急匆匆的在外面推门进来二楼,邵东轻咳一声,其他几个人赶紧收敛了之前的八卦心态,脸上一个个硬生生挤出笑容来,站成

    一排跟郭局打招呼。

    郭局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手里的水杯被攥的紧紧的,用眼一扫不用说也知道,郭局肯定心情很不好,但是邵东连问一下的心态都没有,毕竟之前跟郭局说过了,他们办完这个案子之后,过年之前就彻底处于休息状态了。

    当时郭局可是拍着胸脯答应下来的,反正这个时候邵东不会自找麻烦,果然过了一会儿,曾陨就被叫了上去,曾陨的表情立马就不好了,这个时候谁上去谁倒霉,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曾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又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心情,好半天才迈开脚步上楼去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曾陨才从楼上走下来,只是单看曾陨的表情知道,肯定遇上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临近年关谁都想轻松轻松,毕竟努力了一年了,要是过年的时候还在累死累活的,那是不是有点太悲惨了。

    一个案子尤其是凶杀案等这种重案要案,不可能短时间之内就破获的了,毕竟光是走访调查取材取证什么的,就得忙上三五天的时间,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从现在开始接手一个案子,怎么也得忙上半个月的时间才行。

    但是临近年关,谁不想赶紧回家置办年货什么的,二组成员一看到自己族长的脸色,顿时一个个就跟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副组长上去询问道:“组长,是不是有任务下来了。”

    曾陨使劲点了点头,然后强打起精神来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收起杂念才行,临近年关了,大家好好忙活一下,之后就彻底解放了。”

    二组成员才不信曾陨的鬼话,这是什么意思,这不就是临近过年了还要忙活一下的意思吗。

    其中那个大胖子向来和章浩不对付的那个人,举着双手说道:“组长,我们是警察,不是罪犯,都忙活了这么长时间了,就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下了?”

    马思转过头来低着头窃笑,看到二组倒霉他就高兴,之前摆了五组成员一道,马思心中算是讨厌了二组成员。

    看见他们倒霉,马思自然很高兴,邵东瞪了马思一眼,意思是你能不能别表现的那么明显,毕竟大家都是同事,人家倒霉了你在这儿窃笑,是不是找不痛快呢。

    马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高兴的太过分了,打开电脑之后开始整理文件,这一年之内发生的所有案件,但凡是五组接手的,马思都要整理一遍,一会儿好上去汇报一下,毕竟过年时候的奖金可是跟今年到底破了多少案子挂钩的。

    那些组的成员肯定没有五组成员的奖金多,五组成员今年算是忙的找不到北了,基本上都在调查案子,一个接着一个,大案要案几乎全都是经过五组成员的手。

    马思一边喜滋滋的看着案子,一边想着今年到底会发多少奖金,能不能给家里换一台冰箱的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