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8章 尸体用途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邵东一字一顿的说道,关厥章一听彻底慌了,整个人坐立不安,好半天才慢慢的说道:“邵警官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我保证我什么都没有隐瞒啊,我是个老实人。”

    关厥章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已经慢慢溢上泪水,加上关厥章此时的年龄,用老泪纵横来形容是不为过的,但是邵东表情依旧镇定,毫不为关厥章的任何眼泪所动容。

    关厥章看邵东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邵警官,你要是哪儿有疑问尽管我问我吧,我肯定知无不言的。”

    邵东冷笑一声,刚才那些表情那些话,关厥章都是在和邵东斗智斗勇,完全是在试探邵东的底线,邵东见过的犯人就如同窗外下起的毛毛细雨,多不胜数怎么会对这种泪水,产生一丝一毫的同情,转而帮着关厥章隐瞒消息呢。

    关厥章如今也有六十余岁,很会对利用年轻人对其同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长到这个年岁,他自然经历了很多,邵东对关厥章的话根本就信一半不信一半。

    从刚才关厥章的细微表情上来判断,此人根本就不是他自己形容的那样是被迫的,是经不住诱惑才会盗取尸体,甚至邵东觉得关厥章根本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邵东想了想,或许关厥章经常做这种事情,在业界都出了名,所以才会被凶手找上,毕竟这老头狡猾的就像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

    刚才一番试探,结果没在邵东身上试探出什么,反而让邵东抓住他性格的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被那个戴着口罩的人找上的。”邵东皱着眉头,声音平淡的问道。

    关厥章想了想:“应该在两年前的六月份。”

    邵东继续问道:“也就是说你是在两年前的九月份找到了合适孩子也就是吉双哲的尸体,卖给了凶手对不对?”

    关厥章点了点头,眼神不断转换各种情绪,声音略带嘶哑的说道:“邵警官,这件事其实……其实不赖我啊,我根本就是被迫的,希望你在向法官呈报这件事的时候,一定要注明原因啊。”

    邵东轻笑一声,合上了笔记之后,眼睛紧盯着关厥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所说的都是实情的话,我会注明这一点,如果你说的有半句虚言,到最后我们调查的一清二楚……那你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要在暂时关押室中渡过了,一旦有什么事情想清楚了,随时可以来汇报我。”

    邵东说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了,关厥章一个人独自坐在这白墙之内,看着后面那几个大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顿时一身冷汗冒出,鬓角都湿透了。

    邵东出了审讯室之后,看到马思正在哪儿查找东西呢,邵东走过去,把刚才所记录下关厥章的审讯资料,递给了马思,让马思看一看。

    马思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眉峰紧皱就没松下来一刻:“东哥,看你这么多地方标注了红线,你是不是对那个老头说的话,很多根本就不相信啊。”

    邵东点了点头:“刚才关厥章根本就是在有意试探我,话里话外说着自己的可怜自己的被动,为自己争取一线希望,不过我一直面无表情,他知道再也不能得到任何利益之后,才放下了心底的那一丝侥幸,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的。

    不过我相信这些话里面,十句中有八句,是添加了个人色彩的,并且那老狐狸,肯定没有说实话。”

    马思冷哼一声,看着上面所有的记录说道:“就这样还让我们同情他,同情个鬼,有什么可同情的,拿着别人的尸体去买了,这种人本身就是社会的垃圾,只会倚老卖老!”

    马思想想就觉得恶心,很多人总是拿着一些很恶心的事情去道德绑架,让别人觉得自己可怜,明明就是自己做了错事,还指责别人为什么不同情他。

    “不过,组长,如果你觉得这些话不可信的话,这种人也不会轻易张口说实话的。”马思皱着眉头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邵东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这个老头的确是不好对付,但是这件案子放在邵东的手里,他觉得不会让这个拿着自己犯下的错误去博取自己的安稳未来的。

    “马思,你现在调查关厥章所有的账户,包括他儿子的账户他孙子的账户,把所有往来资金都调查一遍,只要是有一分钱来的不明不白,都记下来,我们要一点一点的查下去。

    既然这老东西能做出贩人尸体的事情,肯定也能做出其他非法犯罪的勾当,我就不信到时候我们一点一点都查出来,那个老头还闭着嘴什么都不说吗?”

    马思一听瞬间来了精神,知道邵东这是真的生气了,邵东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一直在博取同情,手下却做着恶心至极违背良心事情的人了……

    “可是这上面的时间,两年前的六月份,到后来的八月份九月份找到尸体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据他所言,这样查下去……”马思看着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时间,看着邵东说道。

    邵东皱起眉头:“你可以先查一下,但是不用下结论,因为这老头或许早就编好了理由,到时候我们被带到沟里去,那之后查起来就浪费了太多时间了,还有找人盯着关厥章那一家人,要是他们偷偷去见了什么人,汇报了什么事情,就立马来告知我!”

    邵东心中猜测,凶手的本领应该很大,花了那么多钱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看来绝对不是,为了杀死张天宝这么简单了,这里面肯定有大秘密,但至于到底是什么秘密,还得邵东一点一点的往下调查下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孩子的身份就此都确定下来了,只是这个吉双哲,又是何许人也,为什么在失踪人口调查上也没有吉双哲这个人呢,难道说他的父母因为他脑子不好使,所以就不要他了。

    这也是很有可能的,邵东不禁为这个孩子感觉到悲哀,死了之后无人认领,之前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去的,智力还有问题,这得多餐啊……肯定过的很苦吧。

    最后还被这个没良心的太平间负责人给卖掉,尸体都不能好好的保存,这个关厥章也不害怕午夜梦回!

    邵东一边看着从医院那边调过来的资料,上面写着吉双哲到底是怎么死的,身上到底有多少伤口,致命原因到底是什么,突然邵东一拍脑门,想到一件事,既然医院知道吉双哲这个名字,那为什么没有找到吉双哲的家人呢!

    邵东赶紧跟医院那边打了个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医院那边也很快给了恢复,说是吉双哲的衣服上,写着吉双哲三个字,所以才会把死者叫做吉双哲。

    邵东听到这个回复之后,慢慢陷入沉思之中,在衣服上写着名字,为何会在衣服上写名字呢?一般在衣服上写名字,到底会是什么情况下呢。

    邵东思来想去了好半日,才想清楚这里面的关键,因为衣服怕丢了,所以才会写上名字,这个吉双哲之前应该生活在集体宿舍……智商又有问题,估计衣服经常会丢而没衣服穿。

    这说明吉双哲起码是有人照顾的,吉双哲吉双哲……这个名字为什么读起来越来越熟悉呢,好像从哪儿听到过一样,邵东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是听到过这个名字,但具体在哪儿却忘记了。

    就在邵东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飘过去一句话:“我们这儿倒是走失过一个孩子,那孩子脑子有点问题,我们后来也派人去找了,都没有找到。”

    邵东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这个吉双哲到底是从哪儿听到过,当时邵东从法医鉴定室出来的时候,曾陨看邵东一脸迷茫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一头雾水,当时还没判断张天宝的身份,害怕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当时曾陨就提议邵东去附近的福利院看一看,看是不是哪里的孩子,毕竟福利院里都是些孤儿。

    当时邵东就去了C市最大的一家福利院,那里的护士告诉邵东,的确有一个孩子在两年前走失过,不过经过邵东的确认,死者并不是那个孩子,当时护士还告诉邵东那个孩子的名字,现在想想可不就是吉双哲吗。

    当时并没有留意,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就是代替张天宝被埋在张家祖坟里的孩子。

    原来那个孩子也死了,护士当时的表情很是伤心,因为就是她负责吉双哲的生活,护士走邵东走的时候还拜托邵东,要是警察局有了消息,就把吉双哲再送回来。

    但是邵东却想不通为什么当时没有报警呢,如果当时吉双哲也作为失踪人口中的其中一个,或许之后的事情就没那么麻烦了。

    邵东这边已经找到了吉双哲真正的身份,再次联系到当时那个护士之后,经过进一步的核对,吉双哲是在五月份下旬走失的,之后再也没见过那个孩子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