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7章 太平间管理员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王博一看到邵东直接拉着王媛玉走了过来。收藏本站

    四个人坐在一起,邵东嘴角瞬间僵住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种场面实在是有点尴尬。

    王媛玉一看到邵东,顿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个相比就是邵东了吧,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这不长得挺好看呢吗,你么两个干嘛说人家长得……”

    “没啥,没啥,你瞎说啥啊?”王博赶紧捂住了王媛玉的嘴巴。

    秦云馨也恶狠狠瞪了王媛玉一眼,让她别说废话,可是邵东又不是傻子,还听不出这俩人背后说了自己多少坏话,什么?长得难看?

    要不是挡着王媛玉的面儿,不好发作,邵东早就打人了,天知道这俩人到底是怎么形容自己的,反正都不是什么好词。

    四个人吃完饭之后,秦云馨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看着邵东脸色,邵东无语的绷着嘴角:“我长得不好看……误了你的眼对吧。”

    “没有啦,小气巴巴的。”

    “说坏话很好玩儿吧。”

    “没有啦……你真小气。”

    第二天的时候,王博愣是没招邵东的面儿,一直在外面调查案子,外面风里来雨里去的,其实很不容易,但今天王博毅然决然的带着章浩出去调查案子了,俞平还换一个劲的犯嘀咕呢。

    “看来博儿时觉悟高了,以前这种事情躲还来不及呢,今天竟然自告奋勇起来了,看来谈了恋爱之后就是不一样了啊。”

    邵东冷哼一声:“他是害怕,在这儿再呆下去,我会把他给活撕了呗……”

    俞平一听差点没笑出来:“怪不得今天他一直躲着你呢,怎么了,这小子是不是又办什么坏事了。”

    邵东一想起昨天晚上,王媛玉跟看动物似的看着自己,邵东那口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俩人倒是异常默契,说自己长得特别难看,估计肯定说了很多不好听的,毕竟邵东当刑警这么多年了,这点眼神还是有的,王媛玉看到自己很惊讶。

    好像之前在她的印象里,自己长得跟章鱼哥那种形象的。

    “没什么,不过你帮我给他传个话,这几天,不对,这一个星期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要不然我就让那小子生不如死……”

    王博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果然一个星期没敢跟邵东说什么话,秦云馨最近几天也老实的很,并且交代王媛玉以后可千万别在邵东面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之前秦云馨还说邵东长得跟个蚂蚱一样呢……

    邵东和马思一直在查当年发生的交通事故,在两个人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找到了一起这样的案子。

    在城郊附近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突然从护栏那边冲出过去,被一辆飞逝的轿车给撞飞了,送到医院之后,经过两个小时的抢救,最终不治身亡,可是警察并没有找到孩子身上任何有关家人的信息,并且那段时间也没有人报案。

    最终这件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但是当时还是进行的事故评估,这个十二岁的孩子,双腿当场就骨折了,位置和现在王一海给出的位置是相同的,并且很多伤口都重合了。

    外加上这个人身份根本就不能确定,邵东因此判断,这个孩子应该就是之后被凶手拿来当替身的孩子。

    俞平皱着眉头看这一系列的资料:“当时尸体在哪儿这上面写了吗?”

    “在太平间里,既然是无人认领的尸体,最终没有找到家人的话,应该是汽车司机给了点钱就火花了,毕竟这样的事情也没办法。但是之后为什么尸体又会到凶手手中,这可能跟医院有脱不了的干系。”邵东皱着眉头说道。

    “看来我们还得去医院一趟了,调查一下当时这个尸体到底是谁负责的。”俞平已经能想象得出,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医生只是负责活人的事情,人死了之后,肯定就送往太平间了,由专门负责太平间的管理人员处置这些尸体,看来应该是那边的人做了手脚。

    邵东当天就带着俞平来到了C市人民医院,这里邵东来了不止一趟了,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了,邵东很快找到了其中一位主任,调查当年太平间到底是由谁负责的。

    经过多方面了解,当时太平间是由一位上了年纪马上就要退休,名叫关厥章的人负责的。

    现在那个人已经退休了,地址什么的医院都有留底,邵东根据上面的地址来到了关厥章的家中。

    关厥章年纪已经六十多了,邵东和俞平说明来意之后,关厥章的脸色明显比之前青白了许多,邵东猜的果然没错,问题就出现在这个老头身上。

    “你最好如实交代,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巨大,你要是再不说实话,就是故意包庇杀人犯了。”邵东语重心长的说道。

    关厥章一听顿时吓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警察同志……没有啊,我根本就认识那个人,我就是拿了钱……办了事而已,反正那个尸体也是没人要的,人都死了……”

    “闭嘴!”俞平皱起了眉头。

    邵东和俞平对视了一眼,既然这个关厥章已经认罪了,邵东也就不跟他废话了,直接拿出手铐把关厥章带回了刑侦大队,关厥章的家人顿时就懵了,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

    关厥章的儿子还拦着不让走,邵东直接给刑侦大队打了电话,他儿子一看邵东如此果决,瞬间就怂了……

    关厥章被带回警察局后,就开始跟邵东说,他现在已经老了,心脏疼腿也疼随时可能都会死,如果你们这样关押着我,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儿子就会告你什么的。

    邵东对于这种犯人,见得实在是太多了,看着关厥章那明显是在耍滑头的表情,嘴角一勾冷笑两声:“你放心,我们这儿可是有医务室的,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吗?这是审问室,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原原本本的录了下来。

    如果你的身体情况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就可以把你当诈骗犯来看,罪加一等估计你要在监狱里多呆半年,我无所谓你看着办。”

    邵东对待这种倚老卖老的人,自有一套想法,果然关厥章一听顿时就老实了,哆哆嗦嗦看着周围刷的雪白的墙面,现在才明白过来,自己面对的到底是谁,那是刑警!而且这件事又牵扯到杀人案。

    要是关厥章还继续说废话的话,最后的下场,可能要罪加一等了,终于关厥章思来想去还是妥协了:“警察同志您说吧,我知道的我都说。”

    “你把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原原本本的跟我们说一遍就好。”

    关厥章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始诉说那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其实我……我本来不想干的,我一直就在医院停尸间工作,那个工作工资挺高的,但是儿子当时要买房子,我就……那天下午的时候,刚刚下班没多久,我是走着打算去做公交车的,一个人带着口罩就找上了我,说是要跟我做生意,我当时就觉得这人应该不是好人,也没想着多交流什么。但是后来那个人三番四次的找上我,我就说你到底要干什么生意,原来他是在找尸体,年龄要十一二岁或者十二十三岁的,最好是那种流浪者,没有家庭背景的。你说这么巧合的事情,怎么会有呢?毕竟现在流浪的人,根本就没几个啊,还必须要十一二岁的那种。不过那人跟我说了,只要我能找到并且把尸体弄出来,一切都不被人发现的情况,就给我三十万。当时我看一下子给三十万,心想不过就是个尸体罢了,我就答应下来了,之后的一两个月我一直在留意这件事,不过这件事真的挺难得。接下来那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一个是合适的,基本上都是由父母的,人家肯定要把尸体给要走的,怎么会留在太平间里。就算是我有心要换尸体也是不可能的,那样危险性简直太大了,因为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怎么会不认识,直到两个月之后,正好遇见一个合适的,那个孩子听说是脑子有点问题,被狗吓了一跳,从护栏那边窜了出去,被路过的车辆就给撞飞了。反正挺惨的,后来也没有家长来认领,年龄正好也合适,后来我还专门拍了照片给他看

    关厥章哆哆嗦嗦一点一点交代着事情的经过,这期间邵东都一字一句的记了下来,一些关键的地上被邵东用红颜色的笔标记了下来,关厥章看邵东低头记录认真的神情,表情更紧张了。

    人就是很容易被周围的事物所影响,就好像在图书馆里面,平常说话再习惯大声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降低声调。

    “邵警官,你能不能给我个准话,我到底会不会被判刑啊,我一把年纪了,下面还有小孙子呢,我得看着他长大啊。”关厥章慢慢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逐渐苍白下来,本来还算镇定的表情,一点一点颓然,看邵东的眼神也不如刚才那样的自傲了。

    邵东再次抬头,淡淡的眼神中很难判断出任何情绪:“我再陈述一遍,我是警察不是法官,你到底会不会被判定,还是要法官说了算,到时候我会把全部资料和情况呈报给法官,你若是表现好呢,到时候还能给你说几句好话,说你积极配合工作,若是你有所隐瞒,最后吃亏的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