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8章 尸检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马思的话问住了在场所有人,这个就很难说了,那三个小子一点也不像是能悔悟的人,或许等他们长大之后能悔悟也说不定,毕竟在没有面临真正的困难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少心就去想这件事……

    “不过东子……你车上怎么弄上泥了,你哥哥我好心可给你擦干净了。”王博听完马思说的之后,突然想起了刚才去买饭时,开着邵东的车,看见车里好几块泥,王博发挥了兄弟感情深的主义精神,弄了好半天给擦干净了。

    邵东一听眼角挑了挑:“泥?哪儿来的泥?我不知道啊,这车这几天我都开着,也就你们上来,还有谁啊……估计就是你们几个上车之前也没看看脚底下带没带东西……我说,以后不许再这样了。这几天忙的我哪儿有工夫去洗车,不要以为我懒得跟什么似的……”

    王博哈哈大笑:“你得了吧,估计是害怕两个女人看见你有邋遢的一面,怕人家嫌弃你了,是不是?”

    邵东气的拿书去砸他,这小子果真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这种话都让他别说了别说了,就是听不见。

    “哇……组长,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一个温柔体贴一个娇俏可人,我的妈啊,尤其是那个秦云馨漂亮的就跟电影明星似的,我说组长啊,你干嘛就是看不上呢?”章浩拉过椅子坐到邵东的身旁,张嘴就说废话。

    邵东气的瞪了章浩一眼,这小子三观有问题呢:“臭小子,你什么意思啊?你难道不知道我可是有女朋友的,我马上就要结婚了臭小子,现在是旧社会吗?还三妻四妾的,闭嘴!以后再说这种没边际的话,就让你跟着一海帮一天忙,天天在尸体堆里泡着!”

    章浩一听顿时缩了缩脖子,轻咳一声灰溜溜的走了,邵东抓住王博的胳膊狠狠地掐了一把,掐的王博嗷嗷直叫。

    “以后闭嘴,听见了没有?这种话不能说,我什么时候就两个女人了?我就一个女朋友,还是姚雪!你还是人家的朋友呢,就这样教唆我?简直没良心。”邵东恶狠狠的瞪了王博一眼。

    王博根本丝毫无悔过之心,大手一挥:“行了吧你,我这就是说说过过嘴瘾吗,我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跟个香饽饽似的,两个人爱你爱的死心塌地的,你让我情何以堪啊,还不让我说说了,我要憋死了。”

    邵东懒得跟这个神经病辩解了,说多了在他那儿都没理。

    “你擦得干不干净啊,要是不干净,我还得去洗……”邵东一想到自己那车上弄上泥,心里就不舒服。

    王博擦了擦嘴:“自然是干净的,怎么我还能坑你不成啊,不过那底下的垫子,你得去洗洗了,弄上泥之后擦是擦不干净的,其他地方我都弄干净了。”

    邵东一听皱起眉头,拍了拍桌子:“以后谁上车都给我干净点,你们听听,我还得去洗,各位,我一天回家之后累的可是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了。”

    王博先举起双手:“我反正什么都没干啊,你那副驾驶,我每次上车保证鞋都是干干净净的,再说了,昨天我上车的时候,还没看见泥呢,肯定不是我就对了。”

    章浩也举起双手:“我根本就没做副驾驶,我一直是坐后面呢,马思昨天坐你副驾驶了。”

    马思一听立马连连摇头:“别,别看我,我可什么都没干过,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再说了……昨天组长,我们一直在一起的,我脚上有泥,你不可能没看见吧。”

    邵东想到这里点了点头,马思说的没错啊,昨天的时候他们俩可是一直在一起的,看得清清楚楚的,那小子脚上挺干净的,穿的是白球鞋,不能说一尘不染吧,但起码比平常的小伙子要干净许多,反正比章浩干净多了。

    每次章浩一脱鞋,简直就是化学性武器,十米之内无法呼吸的那种。

    那……到底是谁鞋上有泥呢,这就奇了怪了,难道是有人用了他的车没说吗?昨天王博上车的时候还没发现呢,昨天王博是什么时候上的车?邵东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好像是下午了。

    那时候要还是没有泥的话,那只能是晚上的时候有人上车了,但自己晚上之回家了啊,副驾驶上根本就没人坐,除非是闹鬼了。

    突然邵东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无奈的扶了扶额,自己真是老糊涂了,昨天宋雪不是上了他的车吗,还是亲自给送回去的,只是那时候实在是太晚了,根本就没留意宋雪脚上有什么。

    随之也想起来,当时宋雪说被那个凶手追踪,一直在跑,躲到了草地里才算幸免于难。

    可是最近几天天气都挺好的,也没有泥啊。

    “马思,你昨天晚上去没去附近看,就是后面那片草地里。”

    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晚了,路灯又年久失修显得格外昏暗,根本就没看清四周的情况,但邵东一边走一边看的时候,发现附近有不少绿地,也没看清里面到底种的什么。

    “昨天晚上,我们其实都没看多清楚,今天我们要仔细观察一下,我觉得或许那片草地是一个关键也说不定,具体勘察一下那里的地形,对了,马思你就不用去了,你先照看照看那三个小子,然后查找一下秋蓉的情人,到底是谁。

    这个小子应该有重大的作案嫌疑,昨天晚上秋蓉应该是去赴约了,不过却死在了哪儿,很有可能是他杀了人之后,弃尸当场。

    现在我们还不确定,两起杀人案到底是不是一人所为,到底是不是因为一个恩怨所起,如果是的话,案子的性质也就简单了很多,如果不是话,难说那个凶手,到底还是否会下手。”

    邵东带着王博再次去了秋蓉死亡的地方,马思则留下来调查秋蓉情人这件事,其实查情人很好查,打电话去移动公司就行了,把秋蓉所有的通话记录统统调查出来,然后找到一个最可疑的。

    并且还可以通过视频监控上确定那人的相貌,毕竟既然时常在小区里幽会,自然不可能回回都翻墙吧,必然会被监控录像拍下来什么。

    只是邵东不知道,妻子这么光明正大在小区里跟别的男人幽会这件事,丹峥是否知道,知否因为家中有孩子的原因隐忍了下来。

    不过看其他人对这件事的态度,想来应该不知道吧,毕竟丹峥每天早出晚归的,平常还加班,没空跟这些邻里邻居的交谈这些。

    且那天在现场听得时候,大部分人明显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秋蓉在外面勾搭男人这件事。

    邵东再次来到秋蓉死亡的位置,这个位置看上去的确有点荒,就整个小区来说,大部分人都在中央广场那边玩耍跳广场舞,或者跟别人聊个天什么的,很少人来这个地方。

    这里就是一片绿草地,中间有一个年久失修的凉亭,上面都布满了灰尘,也就里面中间有一段位置被人擦拭过,想来应该是秋蓉为了幽会而擦干净的。

    当时秋蓉死亡的位置,就在凉亭的前面,凉亭的位置比较特殊,三面都围着草地,只有一面是敞开口,通往其他的地方。

    邵东走进了草地仔细观察一下,发现整片草地,就只有一块里面是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块草地上被泼上了水,里面还有不少脚印,看脚的大小,应该就是宋雪留下来了的,宋雪应该挺慌张的,在草地里踩了很长时间,才勉强敢出来。

    邵东顺着脚印一点一点看去,发现地上的脚印很奇怪,一段有一段没有的。

    就在这时那边王博喊了一句:“东子,一海来电话了,你手机怎么回事,怎么打不通啊,打到我这里来了。”

    邵东听到之后,立马出了草地接通了电话:“我说邵东警官,你手机是不是该换了?怎么老是打不通你电话啊?我还以为我得罪你了,你不搭理我了呢。”

    邵东一听嘴角一僵,这个小子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越来越别扭了:“王一海**医,你是大姑娘吗?还跟你闹别扭,我吃饱了撑的啊……是不是调查出什么了?”

    王一海也是早早就被喊起来了,已经忙活了好一会儿了:“首先我在麻绳上找到了一些细密的人造毛线,这些东西我核对了一下,应该是白手套上留下来的,当时凶手手上应该带着手套,因为用力过猛加上死者挣扎过程中,产生的摩擦力,刮下来不少手套上的线。再就是……凶手好像挺狠的,死者的衣服上,后背位置有明显在地上搓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死者当时勒住脖颈以后,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凶手直接拖着死者往前冲,看死者衣服上都被磨破了许多小口子,应该是拖行了挺远,所以现在并不能确定,死者死亡的位置就是第一现场吧。但也有可能是凶手拖着死者在原地转大圈也说不定,死亡时间大约在晚上一点左右,身上暂时没有找到其他的伤痕。”

    “知道了,那……你能不能感觉感觉,秋蓉的死亡和丹峥的死亡,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干的?”邵东现在最关心的就这个了,如果不是一个人干的,那三个孩子的危险应该就不大,但若是一个人干的话,那三个孩子就危险了。

    这段时间最好连出去都不要出去。

    “这……怎么感觉的出来,只能说从果决上看,好像是一个人,两个人的死法都不一样,这根本感觉不出来的,邵大警官,你最近是不是被美女折磨的都忘了东西南北了,连你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