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3章 所谓疯狂所谓正常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一看郭副局长那脸色就知道,肯定是外面那娘们闹得。

    郭副局长本来还想说两句,在做事情之前一定要安抚好家属的情绪等等。

    但看到邵东那因为查案子已经好几天没怎么睡觉的脸色,黑眼圈都快跟眼珠融为一色了,眼袋也耷拉下来了,就跟旧时代饱受剥削的劳动人民一样。

    看得郭副局长硬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邵东对这种情况也很无奈,等了半天没等到郭副局长说什么,邵东自己就往前站了一步说道:“郭局,那个林萱,分明就是嫌疑人早就安排好的。虽然她这样闹下去对我们刑侦大队的名声很不好,但是我们也没办法,她就是不讲理故意在这儿闹,我们也不能把她关起来吧。”

    郭副局长脸色很不好,若是这样的情况……

    “邵东,时间可要到了,你手里,找到足够的证据了吗?之前小马说了,你们已经确认就是安云卿出的手。安云卿的表现也证明了,凶手就是安云卿,但是不管如何,这还都只是你们的认为你们的猜想,没有证据,什么都是空谈啊,这一点相比你应该清楚。”

    邵东点了点头:“郭局你放心,我们一定争取在规定的时间内破案,其实我之前也没想到,这个犯罪嫌疑人如此狡猾。”

    郭局站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林萱仍旧不依不饶的,突然说道:“把这女人的所作所为都给我录下来,一点找到了安云卿就是凶手的证据,就以扰乱公务罪,把她给我扣下来,这种行为绝对不能在我们市局盛行,若放任不管,其他人纷纷效仿,那还得了。”

    说完之后,郭副局长就皱着眉头走了。

    马思赶紧跑到邵东的身边:“东哥,我们……还剩下不到一天了,我们……是不是没希望在规定时间破案了?”

    马思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见那边章浩骂骂咧咧从审讯室里走出来。

    不用想也知道,章浩肯定是又去审问安云卿了,安云卿那个性子的确很容易让人气的骂娘。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变的,怎么这么恶心人啊,我说了三句,他噎了我三句,这还不行,说话句句带刺,讽刺我们没脑子,没能力,我……”

    章浩也是个急脾气,没在审讯室里骂人已经算好的了。

    “那小子实在是太狂了,上次让他气得我中午饭都吃下去,东哥,我已经暗下决心了,要是找到证据,绝对摔那小子脸上。”

    邵东笑了笑:“不行,警察不能无辜动手打人,不过你的冤枉暂时可以实现一半。”

    章浩一听来精神了:“实现一半?怎么说?”

    邵东指着电脑说道:“证据来了,有一份证据,已经被送到法医鉴定室里去做鉴定了,相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还有一份证据在电脑里。”

    “电脑里?”

    一听说邵东已经找到证据了,几个人兴奋的凑了过来,忙活了接近五天时间,大家就在等这个结果。

    再加上安云卿那个小子着实气人,几个人都无比兴奋想要找到证明安云卿杀人的罪证。

    邵东先是打电话给了交通局,让那边调来了五天之前的夜晚,也就是孙玥出事的那天,还有一个月以前有一场大风,大风前几天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的地点分别就在松花公园围墙之外的前面路口以及后面路口两个点,还有一个在松花公园的围墙之上,其实那个监控平常是用不到的,但是因为那个刁钻的角度,很有可能会拍到什么,所以邵东一并要了来。

    因为夜里行人比白天少很多,所以调查搜寻起来,并不算太麻烦,毕竟这几天几个人累的已经不知道麻烦为何物了,再累一点也无所谓。

    他们所有的证据就在监控里面,首先松花公园之前的拐角处有一个监控,后面路段也有一个监控。

    五个人分别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分工行动。

    邵东严肃的说道:“我们一定要搜寻每一个身影,那段路并没有拐角处,也没有门口商店能进去。既然进去了,自然会在后面出来,安云卿不是说我们找不到证据吗?那我们就拿出这个去反问他。”

    经过五个人长时间的努力,最终核对了那段时间所经过的所有人影,当然这并不包括车辆。

    在夜里八点左右邵东一个人出现在前面的监控中,他身上穿着的同样是那一身白衬衫,之后就进入了松花公园围墙范围之内,可是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并没有看见安云卿从路口里出去。

    在晚上大约十一二点左右,安云卿的身影才从松花公园的前面又走了回去。

    这段时间不用想也知道他干了什么。

    最后是挂在松花公园围墙的摄像头,既然有了时间点,那么搜寻起来这个摄像头就相对容易许多。

    除了不时飘过的落叶,中间还找到了一段影子,那个影子的位置邵东一眼就认了出来,就是那个监控能拍摄到,最接近那口井盖的位置。

    “截下来,把这个画面截下来!”邵东赶紧说道。

    马思把那段录像中影子给截了下来,影子是一个伸手的动作,手腕上带着手表。

    安云卿的手上直到现在都带着手表。

    这个影子足以证明,安云卿当时应该就在井盖附近徘徊的。

    就在这时俞平指着自己的屏幕说道:“大东过来看看,安云卿这个动作。”

    邵东赶紧小跑来到俞平电脑之前,俞平所负责的部分是安云卿在松花公园杀完人后再次来到监控的范围内。

    俞平的声音无比兴奋:“大东你看,安云卿在十一点五十八分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擦手表的动作,而且他不是用手擦的,他是用卫生纸擦得。”

    邵东一看,心脏都跟着抽搐了一下,这完全是激动的!

    他们不是没有搜集过作案工具,可是翻遍了安云卿的家中,仍旧没找出任何的疑点。

    或许作案工具被扔到了其他的地方,但是以他们现在所剩的时间里,根本不足以再仔细寻找。

    现如今要是想在规定的时间里找到那些作案工具,只能让安云卿自己开口才行。

    只是这小子就是烂泥里的泥鳅,根本抓不住。

    邵东十分肯定的说道:“上面应该是粘上了孙玥的血,我们现在只能祈祷,祈祷手表之上还有残留。”

    审问室里,安云卿一直安静的看着窗外,好像窗外有什么值得留恋的风景一样。

    “你们又来了,啊……这次是你啊邵警官,我听他们说,你是组长,这次案件的最高负责人?你来见我,不会是找到证据了吧?”

    安云卿是用调笑的语气说出来的,脸上的嘲讽就没断过。

    “你真的很聪明,这点我是服气的,可是你再聪明,只要犯了罪,总能让我们找到蛛丝马迹。”邵东盯着安云卿说道。

    安云卿对这种严肃的气氛根本不为所动,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这时候林萱又来了。

    而且这次还是有备而来的,带来了两个律师,说是要和警察进行交涉,保释出安云卿来。

    因为安云卿正在接受审讯,绝对不能就这样把安云卿弄出去。

    林萱一听不干了,再次做起了她的拿手本事,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断的撒泼就是要让安云卿顺利的走出市局。

    邵东都能听见窗外林萱叫唤的声音。

    “你是我见过心机最深的犯人,我对你到真的有点佩服,你做事情向来这么滴水不漏吗?”

    邵东一边看着审讯室里墙上挂着的钟表,一边问道。

    “你想套我话?”安云卿笑着说道。

    邵东冷笑两声,从怀中掏出刚刚打印出来的文件递给安云卿看。

    安云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拿过邵东递过来的文件仔细查看。

    上面一字一字写的极为详细,比如安云卿是什么时候进去的,停留了多长时间,还有照片为证。

    甚至连那个背景都拍了上去,当然这上面还少不了,王博无意间看到了那几根头发,这上面几乎囊括了这五天调查的所有结果。

    为了这些结果,五组人员几乎跑断了腿,累折了腰,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为这件事而奔波。

    安云卿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邵东他们竟然调查到了这么多的东西,这些就足以证明,安云卿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就凭外面那女人喊得震天响,也不可能把安云卿带出刑侦大队。

    “这都不是直接证据,你们只能证明我当时有作案时间而已,我之前就听你那几个蠢笨的手下透露,这件事是有时间限制的,影响这么坏,上头自然会给你们规定时间完成。如果完不成,首先你在领导心中的信任会降低很多,我可能明确的告诉你,我不认,就是不认,那就拖吧,我会一直上诉的,就说我是冤枉的,你们冤枉我!”

    安云卿似乎对法律程序也极为了解,说话之间带着浓浓的自信。

    邵东其实就不明白了:“安云卿,你到底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