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4章 并不认识

目录:警队男儿| 作者:夜行人| 类别:散文诗词

    马思在邵东王博审问毛佑明的时候,就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个ppt,只是现在他还在进一步搜寻马晓娟毛佑明等人的资料,暂时由章浩作为讲解员。

    “马晓娟,年龄二十岁,s省w市d村人,长相虽算不上美女,不过也能说不错了,从小就热爱唱歌,拿过学校里文艺比赛一等奖,小学成绩还算不错,进入叛逆期之后就彻底不受管束了。

    因为多次谈恋爱打架吸烟,并且屡教不改,在上高一的时候被学校除以开除学籍处分,自那之后就无所事事了一段时间。

    和毛佑明陈述的一样,马晓娟的家长,觉得马晓娟在家里呆着也不是个事儿,所以就嘱托毛佑明把她带来c市打工。

    可是马晓娟并不中意,在三环造纸厂做体力活,一心想着高层次的生活,然后就做起了小姐,两年前彻底失踪。

    记录显示,马晓娟并没有出行记录,也并没有消费记录,银行卡最后交易时间,也停留在两年前。”

    最后邵东放出了马晓娟多张照片,照片上马晓娟浓妆艳抹穿着极为暴露,左手上也确实有一枚钻石戒指,看款式和从尸体上取下来的一模一样。

    从照片上,邵东认定了自己的猜想,那具尸骨的确不是马晓娟,身高不符合肩宽也明显要比马晓娟宽上许多。

    只是疑点来了,若是不出意外那没戒指就是马晓娟的话,那为什么马晓娟的戒指会呆在死者手上。

    马晓娟失踪了两年,到底是否已经死亡,或者因为一些原因躲到了别的地方,换了个身份生活呢?

    马晓娟到底和死者有什么关系呢?

    “章浩,你现在去着重调查一下,马晓娟身边有没有身高在一米七左右的朋友。”邵东一边盯着投影仪一边吩咐道。

    章浩点了点头后,就出去调查了,会议室中再次剩下王博邵东两个人。

    王博皱着眉说道:“我觉得……从毛佑明之前一系列表情分析,他好像打心眼里认为死的一定是马晓娟,但作案工具却是用他的衣服包裹的。这……”

    这的确是有点说不通,不过这也不排除毛佑明根本就是装得,毕竟一个人再没有卸下伪装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多方的演技有多好。

    马思几乎查询了两年前c市所有失踪人口档案,均没有一个符合尸骨身份的,现如今摆在最前面的问题,成了死者到底是谁?

    既然没有符合身份的失踪者,那只能扩大范围寻找,但邵东心中清楚,如果c市找寻不到,去别的省市找希望也是渺茫的,如此下去估计要耽误不少时间。

    所以邵东果断让马思先停止寻找档案,死者虽已经化为白骨,复原dna和相貌估计还得有段时间。

    但即使复原了,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弄清一没有**明,二没有家人寻找人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挑战。

    且根据邵东多年的经验来说,死者之前失踪整整两年,之所以未有人报案寻找,估计是因为家人早就已经断了联系或者根本就放弃了他。

    如果邵东猜测没错的话,死者应该是个变性人,对于变性人本身来说自然是没有错,但对于父母亲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挑战。

    所以邵东现在果断暂时放弃了光撒网方式的搜寻,而是集中所有力量调查马晓娟这个与死者身份唯一有联系的人。

    马晓娟也已经失踪两年,且很有可能和死者是同一时间消失,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马晓娟都是此次案件的关键。

    马思已经忙的脚不沾地,但还是抽出时间来跟大家一起讨论。

    他指着马晓娟的相片说道:“马晓娟这个人,是社会边缘人,社交关系极为复杂,我们现在只能祈求上天能给点重要提示了,要不然光排查这些关系就够忙的了。”

    因为这件案子死者未定的关系,现如今最忙的就是马思了,马思负责调查与报告,下判断找寻证据点等工作是其余人的。

    今天一天马思已经盯着电脑足足四个小时了,仍旧是一点有利的消息都没找到。

    像马晓娟这种人,一天或许会接触十几个之前根本没有联系过的人,调查起来是最麻烦的。

    “组长……这样下去,估计能折腾五六天,也找不到死者的身份。”马思一张颓废的小脸,满是疲惫。

    王博走过来拍了拍马思瘦弱的小肩膀:“小思啊,我们全组可就你对电脑查询对比分类什么的有经验,大家不也在帮你吗,放心好了,一切有哥在,哥向你保证,绝对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

    马思一巴掌把王博的手从肩膀上拍下去,一张巴掌大小的小脸上满是怒意:“别叫我小思,跟个娘们似的。”

    王博一听哈哈大笑:“谁说你是娘们儿了,我只是觉得这样叫符合你这身段嘛。”

    马思一听顿时从电脑椅上站了起来,举起小胳膊打算和王博一决生死。

    邵东瞪了王博一眼:“行啦马思,别跟这胖子一般计较,他就是闲的……不过你放心,应该用不了三天,这人的身份就能定下来了。”

    马思一听顿时没了和王博打架的冲动,伸直了脑袋瞪大了眼睛一脸兴奋的问道:“组长?你有什么方法?说来听听。”

    这边章浩一听也是一脸惊讶:“真有办法?”

    邵东无奈的笑了笑:“死者面部复原图不是马上就要出来了吗,到时候我们拿着复原图去……”

    “那不一样吗,你也知道,像马晓娟这种身份的女人,流动性还是很大的,毕竟他们才是真正吃青春饭的,很多这种小姐,攒够了钱基本就回家结婚了。就我之前所调查得情况,这一片之前扫黄打黑,已经让一大批小姐回家了,认识马晓娟的已经很少很少了,所以我才说有难度啊。”

    章浩也是一脸官司表情:“对啊,组长,这个方法其实也挺难得。”

    邵东拍了拍电脑椅上的扶手:“听我说完啊,虽说这片已经没了,但马晓娟的通话记录总得有吧,找到她当时联系最频繁的姐妹,到时候我们再一一排查不就完了。”

    马思一听顿时一巴掌呼道自己脑门上:“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天哪,还是组长有思想,我不行啊。”

    章浩现如今也是十分佩服邵东了,之前他还觉得邵东年纪也就那样,根本比不上俞平这种老警察呢。看来还是自己眼界低了。

    有了邵东所说的捷径,几个人很快就找到了马晓娟当初最好的姐妹,一个名叫张丽的女人。

    此时的张丽已经回老家结婚生子了,好在张丽老家离着c市并不很远,几个人折腾了半天路程来到了张丽的老家。

    张丽对警察的突然造访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毕竟之前从事的行业过于特殊,家人根本不知道那几年张丽到底是怎么在c市活下来的。

    为了保护张丽的**,邵东只是对她丈夫和婆婆说,是因为调查张丽同事的死因才来的。

    为此邵东还专门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才拿出了已经复原的死者相片。

    武威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下午就给弄好了复原图。

    起初张丽并没有一眼认出这人到底是谁,直到邵东说:“这人是跟马晓娟一起失踪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体看上去比一般女人要壮实。”

    张丽一听顿时想起了什么:“我记起来了,我好像真的认识这人,她好像叫文……妙……应该是。也是个小姐。

    当初我见文妙的时候,就对她的身材很有印象了,长得比我们高,看上去能打架的那种。”

    马思一听有戏,立马追问道:“那你知道这个人跟马晓娟什么关系吗?还有……这个人在做这个之前身份是什么?”

    张丽当初跟马晓娟关系很铁,对马晓娟的一切知道的很多:“这个人跟马晓娟关系并不是多好,马晓娟这人吧不怎么积口德,当初没少嘲笑文妙的,只不过两个人住的地方比较近。

    能见到的次数比较多罢了,关系真算不上好,甚至不能说是朋友。”

    邵东接着问道:“那你能不能回忆一下,马晓娟在消失前最后一段时间,有什么反常之处吗?”

    张丽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回家结婚,心中对这一行有点抵触了,当时跟马晓娟的联系也就少了,反正在我的印象中,马晓娟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常的迹象。”

    感谢过张丽的配合后,邵东再次返回了c市,路上王博一直在思考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这个文妙应该是化名吧,毕竟……之前他或许是个男人,不过总算有个名字了,再找点详细的信息恐怕不难。

    但麻烦的是,这人也是个小姐,那很多消息估计又会很复杂了。”

    其实之前邵东就有所猜测,这个文妙恐怕也是个小姐,毕竟和马晓娟有接触的,男人应该就是个浪荡子,女人自然大多也是这一行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