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一二 高手过招

目录: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类别:都市言情

    等骆洪苍我们这边押着荣天朗离开了山间小路之后,后面的王浩辰那伙人,也全都跟了出来,与我们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了后面,而我们也没理会他们那群人,直接带着车良恭的家人开始往山下走,很快,我们这伙人就走到了庙里的大门那边,此刻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很多香客都已经驱车离开了,剩下的那些人也都去了庙里的斋堂吃饭,所以门前的广场上显得很空旷,也没有什么人。

    等我们这伙人走到庙门前之后,王浩辰加快脚步,直接走到了我们身边,看着骆洪苍:“之前你说让我大哥送你们下山,现在山也下来了,请你们讲点信用,把我大哥放了吧!”

    “你放心吧,我既然说过不会伤害荣先生,自然不会食言,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骆洪苍听完王浩辰的话,略微一笑:“荣先生,我如果想让你再陪我多走一段距离,我想你不会介意吧?”

    “你不觉得你的要求,有些得寸进尺了吗?”王浩辰听完骆洪苍的要求,肩膀颤抖的喝问了一句。

    “呵呵,过分么,我还真没觉得。”骆洪苍笑着回应了王浩辰一句,随后看着荣天朗:“荣先生,之前你不是跟我说,在Y县这个地方,我们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么,我仔细一想,感觉你说的还真有道理,现在看你们这个阵仗,我感觉自己离了你,去哪都不安全,要不,再麻烦你多送我几步?”

    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也是不屑一笑:“怎么,莫非你还想带着我一起去见车良恭不成?”

    “你放心吧,既然荣先生能如此大度的把车良恭的家人让给了我们,那么我肯定也不会让你们为难的,但是我们既然把人找到了,自然也得平安的把他们带走,你说呢?”

    “行,那我就再送送你们!”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很豁达的点了点头。

    骆洪苍也跟着一笑:“荣先生,我们的车太破了,怕你坐不惯,咱们坐你的车走呗?”

    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看着人群里的一个青年:“小刁,把车钥匙给他!”

    “大哥,我开车,陪你一起走!”荣天朗的司机梗着脖子回应。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我跟荣先生在路上的悄悄话,是你能听的么。”骆洪苍打断青年的话,勾了勾手:“乖乖滴,把钥匙扔过来。”

    青年听完骆洪苍的话,犹豫了一下,掏出车钥匙扔了过来:“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物,但是今天我大哥如果受到任何伤害,我他妈绝对要你们的命!”

    “哎呦,你还真别拿这番话吓唬我。”骆洪苍听完青年的话,看着王浩辰等人:“还是那句话,我这个人天生胆子小,所以你们千万别跟着我,万一我受到惊吓,还真不一定能够为荣先生的安全负责,小飞,走了。”

    话音落,骆洪苍拿着车钥匙,直接向路虎车那边走去,随后大龙他们也带着车良恭的家人,很快回到了我们那边的车上。

    ‘咣当!’

    走到路虎车边上之后,我拽开车门,直接把枪顶在了荣天朗的腰上,而荣天朗也没反抗,很顺从的坐进了车里。

    ‘嗡嗡!’

    与此同时,大龙他们的几台车纷纷启动,沿着下山的道路开始往下走,骆洪苍也驾驶着荣天朗的路虎跟在了后面压着车队的尾巴。

    ‘铃铃铃!’

    我们这边刚刚走到山路上,荣天朗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直接按下了静音,我扫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来电显示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的符号。

    骆洪苍把着方向盘,听见后面的声音之后,顺着后视镜看了荣天朗一眼,随后微微一笑:“是车良恭吧。”

    “没错。”荣天朗攥着手机,没有回避的回应了一声。

    “为什么不接电话呢?”骆洪苍闻言,再次笑着问道。

    “你觉得这个电话,我应该接么?”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随即反问了一句。

    “呵呵,也对,不过今天你也应该庆幸,我们带走了车良恭的家人,不是吗。”骆洪苍说话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自顾点燃了一支,随后把手伸到后面,递给了荣天朗。

    而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微微怔了一下,接过了他的烟盒:“你为什么这么说?”

    “之前那个王浩辰,不是你的人吧?”骆洪苍叼着烟,体态放松的开口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或者说,你在Y县根本没有自己的势力,其实你真正的心腹,只有之前在院子里的那几个人,或许你还有其他心腹,但是今天这个场合,他们不适合出现,因为它们存在的目的,不是为了对付我们这种人的,是吧!”

    我坐在荣天朗身边,听完骆洪苍的一番话,一下就愣住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来,没想到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忽然就笑了,表情也变得轻松了不少,眼神中也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狡黠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荣天朗变得坦然了不少,体态放松的靠在了座椅上:“为什么会这么说?”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你如果想把我们挡在院子外面,是很容易的事情,凭借那堵高高的院墙,你完全可以不放任何人进院子,直到王浩辰把外围彻底清扫了,然后再让我们进门,这样才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办法,但你并没有那么做,不是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我们冲进院子之前,你已经告诉你的人不必反抗了,对么!”

    “呵呵。”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笑而不语。

    “看来我是猜对了。”骆洪苍听见这个笑声,依旧平稳的开着车:“那也就是说,你在Y县的这些产业,虽然名义上是你的,但是实际上全都是车良恭的产业,你不过只是个傀儡罢了,而且在社会上的名声,也全都是虚有其表,至于那个王浩辰,他才是车良恭在Y县真正的代言人,而他也不是你的什么手下,他存在的意义,只是监督你,没错吧。”

    荣天朗听完骆洪苍的话,低头沉默了几秒钟:“咱们今天才刚刚接触,你就能发现这么多的事,你是个很可怕的人。”

    “相比之下,你才是那个可怕的人。”骆洪苍停顿了一下:“你在Y县,甘心给车良恭做了十年傀儡,就是在等待今天这样一个机会吧,虽然Y县这些产业,赚的钱大多都流进了车良恭的腰包,可是那些产业却都在你的名下,而且你在Y县已经有了自己的名气,之前车良恭势大的时候,你不敢反抗他,可是如今我们已经对车良恭动手了,你的春天也来了,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今晚的Y县,注定不会是一个太平的夜晚,因为你早就已经做好准备要对王浩辰下手了,而且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在你心中已经推演了无数年,所以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纰漏,之前王浩辰虽然带了很多人上山,但是看那些人的站位,其中应该有十五至二十人,都是王浩辰的铁杆心腹,我很好奇,你收买了其中的多少人,三个,还是五个?”

    “十五个。”荣天朗轻声开口,说出了一个数字:“王浩辰身边的人,除了几个跟他一起从老家出来的发小和同乡,剩下的,其实早都是我的人了,十年来,我把分到手的所有利益,全都给了他们,自己分文未取,不然你以为凭你们今天这么区区几个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把车良恭的家人劫走呢。”

    ‘刷!’

    听完荣天朗的话,我在旁边一下就愣住了,之前的时候我还纳闷呢,荣天朗好歹也是这个县城的当红大哥,为什么双方动起手来,我们那么轻易的就冲破了荣天朗的防线,合着我们在利用他的时候,他也在利用着我们完成他的计划,想到这里,我转头看着荣天朗,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如果今天在庙里的一切,都是你表演出来的,那么你带我们进庙里,也是早有预谋的,对吗?”

    “没错。”荣天朗点头承认了我的话,轻轻一笑:“昨天从你们去了我的洗浴开始,一切举动就全都在我的监控之下,不仅你们两个人,而是你们所有的人。”

    “呼!”

    听完荣天朗的话,我脊背发凉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忽然感觉心有余悸,之前我和骆洪苍去荣天朗家踩点的时候,还以为我们在盯着荣天朗,原来自己早就暴露在对方的目光之下了,此时此刻,我特别庆幸,幸亏荣天朗早就对车良恭起了反心,不然他要是真的对车良恭忠心耿耿的话,恐怕我们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是就在我以为荣天朗棋高一着的时候,骆洪苍又继续开口了:“昨天晚上,你派去盯着我们的人,一共有两个,其中一个人是店里的服务生,而另外一个,是你的手下,这个人的左手纹了一只蝎子,没错吧?”

    荣天朗听见骆洪苍一语道破了他安排过去的人,顿时皱眉:“你连这些事都知道?”

    “我也是无意间发现了这些人,毕竟一个服务生熬得眼眶发红,却守在走廊里不去睡觉,还有一个去洗浴的客人,坐在大厅里玩了一宿手机,的确让人感觉挺匪夷所思的,不是么。”骆洪苍缓缓吐出了一口烟:“我发现这两个人之后,防备了很久,却发现你这边没有任何动静,所以昨天晚上,我就有了这种想法,加上今天我去你别墅踩点的时候,你又特意带我进了山,当时我就已经能够笃定,你是准备借着我的手,摆脱车良恭的控制了。”

    荣天朗沉默了一下:“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这些事,你竟然早都知道了?那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我坐在后座上,听见骆洪苍和荣天朗的对话,感觉自己就像傻了一样,智商已经完全下线,觉得骆洪苍就像个妖怪一样,因为我们俩全程都在一起,但是他却发现了这么多事情,而我却毫无察觉。

    “这些事,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咱们如果漏出太多破绽,荣先生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把车良恭的家人交给咱们的,对吧!”骆洪苍话音落,从后视镜中瞄了荣天朗一眼。

    “呵呵。”荣天朗从后视镜中跟骆洪苍相视一笑,没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