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36 考核炼药师

目录:终极吞噬进化| 作者:一江秋月| 类别:散文诗词

    终极吞噬进化正文卷636考核炼药师半个多小时之后,张凡在那个女侍者的带领下,进入了考场。

    场外的大厅之中,那五百多人又一次开始议论起来。

    “我以为这家伙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还真进去了。”

    “这是脑子一时发热,必然会受到惩罚的。”

    “炼药师的考核有多难,我们刚才也都看到了。而且各位考生全都是几百岁的老者,有太多的临床经验。他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恐怕连药物药性都没搞清,还来考炼药师,简直是开玩笑。”

    药老在大厅之中,看着屏幕上的张凡,也暗暗替张凡着急。

    真不知道这小家伙在搞什么鬼。

    希望他不是脑子发热吧。

    又近二十分钟之后,考试正式开始。

    大厅之中几乎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想要看张凡笑话。

    考场之内,只有张凡一个考生。

    那个全息投影的出题人已经出现在前面。

    “总共100道题,每题1分,97分为通过。考试现在开始。第一题:荷百叶的茎和根,与茯玉子的根须,在何种情况下,可以发挥最大药效?”

    这个题一出,大厅之中的那些人,有些对药性也比较熟悉的,他们都思考起来。

    不过很快,他们就纷纷摇头。

    他们虽然知道一些药性知识,但比起炼药师考试的这些知识来,实在是差得太远。

    药老也稍稍思考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

    这第一题就比较难。

    至少有三种情况下,都可以发挥最大药效。

    若是少说一种,恐怕都要算错啊。

    却在此时,就听张凡不假思索地开口:

    “正常情况下,分为三种。第一种,在夏季,气温较高,需要将这三样东西放入0度的水中,浸泡三小时,方能发挥最大药效。

    “第二种:在冬季,气温低,要将这三样东西放入鼎内,以慢火微烘一小时四十三分;”

    “第三种:在春秋两季,气温适宜,只需将这三样东西在常温的水中浸泡半个小时,然后在太阳底下晾干即可。”

    这几句话一出,药老微微惊讶。

    没想到张凡还真答上来了,而且是分毫不差。

    现场的众人则有些发懵,不知道到底对不对。

    监考室之中,那三个监考官脸上都闪过一丝惊讶来。

    本以为这小子是脑子发热才报考的,以他的年龄,根本不可能掌握多少理论知识。

    没想到他竟然不假思索便答了上来。

    不过到这里,张凡的话还没讲完。

    他接着说道:“刚才说的只是正常情况。还有两种非正常情况。”

    这话一出,药老都有点懵了。

    张凡这在干什么?

    本来就只有三种情况,他已经答对了,怎么又搞出两种来?

    你这不是画蛇添足么?

    在监考室中,那几个监考官们,一个个都相互看了看。

    刘师疑惑道:“还有两种情况?”

    王师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何师微眯着眼睛,说道:“我也从未听说过。且听他如何说来。”

    考场之中,张凡继续侃侃而谈:这两种非正常情况,一种是温度高于50度的极热环境下,需要用100度高温加热这三种药材;另一种是在低于零下三十度的极寒环境下,要先将这三种药材在室外放七天七夜,方能发挥最大药效。”

    他这话说完,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有些懵。

    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而与此同时,监考室之中,那三个监考官却纷纷摇头。

    “哗众取宠,哗众取宠啊!”

    刘师说道。

    “说前面三点就够了,非要博人眼球,加上这两点,简直愚蠢之极!”

    王师说道。

    何师也是微皱着眉头,摇着头不言语。

    与此同时,在考场之中,那个全息投影并没有立即给出张凡这道题的正确或者错误。

    全息投影是一个考试程序,在这个程序设定的时候,就没有收录这后两条。

    它自然无法判断。

    而在无法判断的情况下,它会请求三位监考官来判断。

    很快,它将刚才的考试情形发送给三位监考官。

    不到片刻,便得到了回答。

    于是那个全息投影说道:“回答错误。”

    哗——

    大厅里那五百多人,顿时喧闹起来。

    “我就说嘛,这小子怎么可能答对?”

    “看起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还以为他真的会呢。没想到全是瞎编的。”

    “瞎编也能编得这么自信,跟真的似的,也真是醉了。”

    “论瞎编的能力,老子墙都不扶,就服他!”

    药老此时也是哭笑不得。

    真的是画蛇添足了啊!

    却在此时,考场之中的张凡,对着全息投影说道:“我反对。”

    全息投影停了一下。

    他这也是第一次遇到有考生反对的情况。

    以前只要判定答错了,那些考生们都是立马开始投入下一题,确保能在30分钟的考试时间内答完100道题。

    所以全息投影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判罚。

    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交给三位监考官来定夺。

    大厅中的那些人们,此时都嗤笑起来。

    “这小子,他还反对?简直可笑。”

    “不抓紧时间答下一题,反对有毛用。”

    “这考试的答案都是标准答案,全都录入了考试程序。难道还没有你脑子记忆的准确?”

    “他完全就是来捣乱的,鉴定完毕!”

    “错,不是来捣乱的,根本就是来耍猴的。”

    药老也摇着头。

    他是越来越看不懂张凡了。

    监考室中,那三个监考官也再一次纷纷摇头。

    刘师说道:“对这小子真的是无语了。还反对,这里又不是法庭。也从来没人敢在考场上反对过。”

    王师则说道:“直接判他个反对无效,进行下一题。”

    何师虽然也皱着眉摇着头,但他毕竟见识多一些,说道:“万事还须周全,就先听听他怎么说,到时候再给他个解释,让他错得心服口服,才是我们炼药师公会的行事风格。”

    刘师和王师点头:“还是何师考虑得周全。”

    于是王师接通了考场的通讯器,调整了一下语气,尽量显得平和一点,说道:“这位考生,说说你反对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