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嘴硬没用

目录:大数据修仙| 作者:陈风笑| 类别:武侠修真

    冯君使用山河印的时候,还是能发出不少威力的,击伤出尘高阶也不算意外。

    不过这一次,他是仓促发出的山河印,威力大大减小。

    所幸的是,燕小陌是剑修,真正的皮薄血少,而且为了不影响御剑,他没在身上加防御。

    所以他登时就被山河印砸了一个跟头,在地上滚了两滚。

    只是这两滚,他就已经丧失了御剑逃跑的最佳时机。

    紧接着,一条索子凌空而落,将他绑得结结实实——正是观泉谷于家的缚仙索。

    这缚仙索真的是霸道无比,不愧号称是“出尘期之下,无物不缚”。

    不过这索子也有天然的缺陷,一是不够快捷,二就是比较脆弱。

    冯君之所以一开始没将它祭出来,也是担心缚仙索追不上剑修的剑遁,同时也不希望锋利无比的剑光伤了此宝。

    等将剑修打落在地,他才弃了对山河印的操控,祭出缚仙索拿下对方。

    仅仅是这样,他还是有点担心锁不住对手,身子向前一跃,又狠狠地发出一道神识攻击。

    燕小陌的嘴角,却是泛起一丝冷笑,他气血逆运泥丸开启,就打算爆掉本命副剑。

    一般的剑修,只会修一柄本命飞剑,但是燕小陌修的功法不一样,除了本命飞剑之外,还有一柄本命副剑,这也是他绝地求生的底牌之一。

    本命副剑爆掉,会给他造成极大的伤害,但是他有信心将身上的索子冲击得松一点,同时借着爆发出的剑气和剑意,直接剑遁而去。

    这一次损失可是大了,小子,我记住你了,咱俩没完!

    看着冯君挺刀向自己冲来,他暗哼一声:只要这一刀杀我不死,小子,山高路远,咱们江湖上再见!

    “咦?”就在这时,一声轻咦响起,一股气机降下,直接将燕小陌束缚在当地,连泥丸宫都被气势镇压,副剑根本跳不出来。

    燕小陌心里大骇,完蛋了!“竟然是金丹真人?”

    出手的正是素淼真人,本来她是专心看热闹的,冯君得手之后,她就更不想出手了。

    但是见到对方泥丸打开,想要爆出本命飞剑来,这一下她就不能忍了:如果冯君认不出这一手,被你伤到了,那岂不是我的罪过?

    从头到尾,她都不希望冯君被伤到,因为她这个金丹真人就在旁边,身为病人,不积极地救助医生,不但是态度不端正,也是金丹的耻辱!

    同时她也担心,剑修会借着爆掉本命飞剑而剑遁,这也是她不能接受的:此人是她发现的,还风言风语说了几句,到最后人家跑掉,她这个金丹还有脸再呆在止戈山吗?

    所以她见势不妙,直接使出了“千幻冰云手”,将此人牢牢地制住。

    当然,她能如此举重若轻地制住对方,那条缚仙索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没有这条索子,她想要拿下对方,多少还是要费一些周折。

    然后她的手一招,直接将对方吸上了天空,然后狠狠地向地下一掼,“冯山主你看着处理吧。”

    燕小陌吃了这一掼,身上的骨头跌断了**成,筋脉也有一多半崩裂了,鲜血不要钱一般地从口中喷涌而出。

    这时候,他别说逃命了,不及时救治的话,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冯君却是冲着远处一拱手,传过一道神识去,“多谢真人出手相助。”

    素淼真人的神识回答,“不客气,我既然有事相求,略尽绵薄之力也是应该的,无须道谢,不过你要小心,这家伙……咦,居然是主副又又修的剑修?”

    冯君走到燕小陌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你说实话的话,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燕小陌一边咳血,一边苦笑着发问,“也就是说,我必须死了?”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点燃,淡淡地看着对方,“我只是不想骗你,你确定自己愿意听到假话?”

    燕小陌大口吐血,良久才说一句,“那你只管折磨我好了,能见识一下冯山主的手段,此生也不算亏了。”

    “咦?”冯君笑了起来,竖起一个大拇指,“你还真是耿直啊,我最喜欢挑战了。”

    他弯下腰一伸手,直接封了对方的丹田,又去寻回山河印,拎着此人就向小院走去。

    走到一半,孔紫伊迎面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块木牌,笑着发话,“这是拘魂牌,里面有一道天外罡炁,真人恐山主心慈手软,特地借于你一用。”

    听到“拘魂牌”三个字,燕小陌就已经眼直了,再听到“天外罡炁”四个字,他忍不住挣动了起来,嘴里大喊,“放开我,你们简直比邪修还阴损!”

    拘魂牌专拘各种魂魄,有此物在,他就算自戕都无用,除非他有自灭神魂的手段。

    天外罡炁就更恐怖了,此物采集自天外,通常是金丹以上的修者用来淬炼肉身的,对魂魄体来说,此物比阴火炼魂还要狠毒许多,能让魂魄痛不欲生,偏偏又无法消散。

    上古时期,曾有魔修被仇家拘了魂魄,用天外罡炁足足炼了上万年,日日哀嚎不止。

    孔紫伊见他说话恶毒,忍不住轻哼一声,“好胆,不炼够你百年,我就枉为太清弟子。”

    燕小陌这才知道,自己说话冒失了,忍不住哀求,“这位道友,我真不知你是太清高足,敢问那位真人是太清哪一位上尊?”

    孔紫伊冷冷一笑,“合着你还知道有真人在?你该庆幸,真人怕污了手,如若不然,哪里轮得到你跟冯山主聒噪,直接送你去天外凉快了。”

    燕小陌闻言,忍不住重重叹口气,刚才若是知道有这么一出,他就直接自戕了。

    他敢让冯君随便下手拷问,仗的也是自家有自戕秘术,想的是熬不过了大不了自杀,可是现在人家把拘魂牌拿过来了,他是想死都死不了。

    不过此时,他是后悔也没有用了,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着冯君,“冯山主,此前我无知得紧,还望你大人大量,不要见怪,我愿意全交代了,只求速死。”

    冯君冷冷一笑,“这个……就要看我心情了。”

    燕小陌马上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经过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请他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薛家的漏网之鱼薛经祥,按说燕小陌不该打探雇主的身份,但是他觉得赚得少,却又不能不接,所以就要求知道雇主身份。

    冯君一听说“薛经祥”,就知道对方应该是没有说谎。

    此后怎么找到的止戈山,又是如何对田乐涛下手的,燕小陌也交待得很清楚。

    见到冯君无动于衷,他索性心一横,又说出一个秘密,薛经祥现在应该藏身于巨木坊市周边——别看他是从巨木坊市溜走的,但是他在那里深耕十余年,各种隐秘关系很多。

    冯君等他说完之后,过了好一阵才出声发问,“他要报仇,怎么不跟你一起来?怎么说我也是他破家的仇人……你俩加在一起的话,对付我还真有可能。”

    “破家仇人?呵呵,”燕小陌不屑地笑一笑,“因为家破了,他才更能感到活着的可贵,这种家族子弟我见多了……请我来刺杀,他们算是对得起家族的培养了,至于他们自己?那就免了吧,反正我的战斗力比他高,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冯君无语,他觉得燕小陌说的才是更接近现实,沉默一阵之后,他出声发问,“田乐涛呢?”

    “杀了,”燕小陌波澜不惊地回答,“我修的是破坏性的搜魂,搜魂之后人肯定会变白痴,这样一个废物,没必要让他活着,我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他的回答听起来很冷血,但事实上这才是常态,物质不够丰富的社会,一个治不好的废人,实在没必要继续浪费粮食,不光是他这么想,没准田家人都会这么想。

    冯君也没有指责他,而是点点头,“你交待得这么利落,我本来是该给你一个痛快的,但是你此前做得差了,所以我会把你交给田家处理……这也不算出尔反尔,谁让你杀了人?”

    燕小陌嘿然不语,他并不怕田家对他进行什么报复,正如他此前想的那样——只要面前没有拘魂牌,折磨不折磨的,他真的不在意。

    冯君出手废掉了燕小陌的修为,还让廖老大给他体内种了蛊,就算这样,孔紫伊又出手,冲着他体内打进了两道封灵符——没办法,修者里的秘术实在太多了。

    结果当天晚上把人交出去,第二天田家又把人带来了,不过是尸首分离的。

    合着这燕小陌还是留了一手,见到田家的家主田阳猊之后,他很干脆地表示:我这次来,没有随身携带积攒的财富,你给我一个痛快,我就把埋放财富的地点告诉你。

    田阳猊完全不能抵挡这种诱惑——那是修仙者的财富啊。

    在燕小陌的指点下,田家人起出了田乐涛的尸体,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可做的了。

    于是他们斩杀了燕小陌,然后,他们就面临下一个问题了:该怎么起出此人的财富?

    凡人私藏灵石,是要被族诛的!

    想来想去,他们只能又回过头去找冯君。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