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553章黑手涌现五

目录:师道成圣| 作者:执笔道春秋| 类别:散文诗词

    ‘轰’

    本属于沌的宝塔,瞬间笼罩在梦瑶琴的身躯之上,可是终究是晚了一步。

    而这一步,便是梦瑶琴的陨落,分身,虽然依然有**,但是那一击穿透胸口,直插心脏的利刃,也带走了分身的生命。

    “你相信了么?呵呵,可惜,可惜晚了。”

    弥留的梦瑶琴,看着满目愤怒,散发出强烈杀气的生,嘴角到这一丝的嘲讽,满脸都是无奈之色。

    表面看似与魏央斩断情谊,乃是因为三娘在对方的手中,不得不站在一样的对立面。

    谋取新宇之主,挑动天界之战,乃是为了清除所有的污垢,不想让魏央为难,也不想让魏央的手上,沾染他们的鲜血。

    不想与生融合,乃是她的不舍,对于魏央,对于三娘,心中还是那么的留恋。

    “生,你在做什么?”

    就在生欲要追击那人之时,一声暴怒传荡整个空间,看着满目血红,从她怀中抢过梦瑶琴的魏央,生在这一刻之间,心中顿时化为万年寒冰,那股冰冷之意,彻底冰冻了她的身躯,傻眼的看着面前的魏央,处于爆发临界点,不,已经彻底爆发的魏央。

    “不是我。”

    “你融合了安妮?”

    ‘轰’

    没看见魏央出手,生的身子已经装在了宫殿的墙壁之上,嘴角瞬间流出一丝鲜血,有些委屈的看着魏央。

    “你可知晓,眼下并非是你吞噬她们之时,我要你们三者融为一体,并非是你可以泯灭她们的灵魂,难道我没说清楚么?”

    冰冷的质问,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怒火,看着满目血红的魏央,生已经无言以待了。

    这些话,魏央自然说过。魏央之前便对她所言,必要之时,可以收回分身,令三者合为一体,可是后面还有一句话,不可吞噬她们的灵魂,他会找寻一种方法,可以令她们三者,斩断牵绊的方法。

    悔不该,被安妮的天赋所惊,悔不该,因为心中的恐慌,豁然向对方出手,悔不该,在吞噬安妮之后,她竟然因为内心的贪欲,前来这新宇的天界,找到了圣地之中的梦瑶琴,从而落入背后之人的谋算之下。

    “我。”

    “你该死。”

    魏央狠狠的看了一眼对方,伸手抱起‘沉睡’的梦瑶琴,已经死去的梦瑶琴,在他的眼中只是睡着了,她太累了。

    看着魏央一步步走出圣地,此处空间轰然破碎,那狂暴的能量,虽然没有令生彻底消亡,但是令她的实力瞬间消散。

    此时,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一个从此与道绝缘的凡人。

    满目泪水滚滚的生,此时没有对力量增强的喜悦,也没有对于失去力量之后,内心感到愤怒,心中升起那股悲伤之情,如同插在心头的利刃,狠狠的转了一圈,那种悲伤令她痛彻心骨,从来没有这般的感到疼痛。

    处于凡人之境的生,不知道随着这般混乱的能量,随波逐流的飘荡在何方?终究是落入一地,应该还在天界之中,混混僵僵度日,不知还能存于几年?

    此时,仙府空间之中,创造之力滚滚而出,便是烛阳与幽荧看的也是直咧嘴,这般庞大的创造之力,就是为了复苏一个女人,一个在他们眼中来看,就是一只蝼蚁的女人?他们或多或少有些不解。

    “烛阳,若是我的话,你愿意这般所为么?”

    两人之间,都是充满疑惑,不过转眼之间,幽荧心头一动,看向魏央的背影,心中愈发的佩服起来,甚至对于那女子更是同情。

    “呃?会,自然会,呃,我明白了。”

    一瞬间,烛照看向魏央的背影,也是愈发的敬佩起来,在这一刻之间,两人都没有打扰对方,甚至连愈加狰狞的魏央,他们都没有一点的发现。

    死了,魂已散,只存肉身之躯?行尸走肉,便是化为魃身,亦是难以恢复曾经,即便活了,也非梦瑶琴,他心中的爱人。

    ‘轰’

    仙府空间,瞬间涌现无数的狂暴能量,这一刻之间,烛阳与幽荧才发现,魏央眼中已经尽是血色,毫无一点神志可言。

    “魏央。”

    “滚。”

    一瞬间,烛阳顿时化为流光,要不是他契合了血日,只怕这一击,定是要了他的老命。

    “烛阳,魏央你做什么?”

    “别怪他,只怕此时的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神志,看来,看来暗中的推手,的确承了他的谋划。”

    “那我们?”

    扶起受伤颇重的烛阳,幽荧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此事,有心拦下已经离去的魏央,却无力所为。

    “没事,放任他去,只有这样,才能搅乱这方浑水,令那大鱼显出踪迹。”

    烛阳低头沉思一下,想到魏央化为魔头,以他的心性,定会可以重新恢复神志,也不见得有什么担忧。

    要是魏央真的化为魔头,有仙府、与他们相助,也能恢复清明,只不过需要耗费对方大量的能量,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无需阻拦于他,任他去吧。

    “可是他呢?”

    幽荧依旧有所担忧,为了那个计划,魏央不能有事,要是魏央都折损了,只怕他们也会泯灭,三者可谓之一同具荣一损俱损,脱不了任何的干系。

    “没事,任他所为吧,若是有性命之忧,我等出手,也是难以救下他,不过以他的身份,有人会出手暗中保护与她,毕竟那些暗中的推手,也不知一位啊。”

    “嗯。”

    两人都是神王之境,自然对于幕后推手暗暗所查,若不是因为他们隐藏的太深,而且实力似乎比他们强上许多,只怕他们早就揪出来,彻底斩杀了他们。

    而今魏央竟然陷入疯魔之状,显然落入推手的陷阱之中,而推手之中,也有人会保护魏央,绝对不会令那人的计划实现,所以对于魏央的安全,两人倒是暗暗放下心弦,只是担忧因为魏央的变故,会不会影响魏央的全部计划而已。

    而就在魏央冲出仙府空间之后,一步来到了天界之渊,血红的双眼冷冷的盯着伏羲,亦是令伏羲大为惊恐,不知道魏央受到如何刺激,竟然化为如疯魔之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