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明月照山河 第四百九十四章 星光并无不同

目录:人间最得意| 作者:平生未知寒| 类别:武侠修真

    李扶摇听着那声叫声嘹亮的鸡鸣声。

    然后又听见了那声犬吠。

    然后他想也不想,便落到了崖下。

    青衫被风吹动,没有要多久,李扶摇便落到了谷底。

    这里距离那间茅屋只有很短的距离。

    李扶摇甚至都能看清楚那条大黄狗的尾巴上有些杂毛。

    那几只鸡似乎是没有看到李扶摇,还在四周悠闲的走着。

    那条大黄狗摇了摇尾巴。

    很有意思的事情。

    死了,剑自然也掉在了沉斜山上。

    那柄剑便留在了沉斜山上。

    直到现在。

    梁亦把它带了回来。

    此时此刻,梁亦把剑带回来。

    绝对不简简单单是还剑而已。

    一定会有些别的因素。

    比如羞辱……

    这柄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声很广,很适合在今天送出来。

    很多人想起这一段尘封往事的时候,便会想起那个人。

    这是道门今日送给剑山的礼。

    也就是那么无礼!

    盛京眼神深邃,看不出有什么怒意。

    但是他身侧的剑意已经是如同一团浓云,驱散不开了。

    谁都知道盛京现如今已经很生气了。

    倘若之前没有那么十几位登楼修士出现,只怕众人不会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谈不拢,那便打就是。

    谁都想看看到底盛京更强还是梁亦更强。

    可是现在这个局面下,要是盛京要忍不住先出手,那么只怕是会出现一场乱战,而且谁知道这到底会不会还有些别的道门强者埋伏在暗处呢。

    若是真有。

    那剑山出手在先,怎么应付?

    这样一来,即便是朝青秋也没有出剑的理由吧?

    如果说之前白翁是道门落下的棋子,是一颗暗棋。

    那么现在,道门只怕便是明着落下一子了。

    等着剑山决断。

    可是现如今的剑山,真的有资格坐在棋盘对面和道门对弈?

    只怕是谁都不会看好的。

    别说会不会有这么多棋子让剑山驱使,就连落座的那个人有没有资格,都很难说。

    梁亦是道门领袖,是沉斜山的观主,是世间修士公认的登楼第一人,能够有资格和他对坐下棋的,这座剑山上除去剑山掌教,只怕没有别人。

    可是剑山掌教吴山河,即便是剑山掌教,但境界太低,恐怕真是没有资格坐在梁亦对面和梁亦下棋。

    盛京虽然境界高妙,但是差了一个身份,也没有资格坐在梁亦对面。

    梁亦看着那座剑仙大殿,乌鹊就在匣中。

    剑山接还是不接?

    吴山河从大殿里走出来。

    看着远道而来的梁亦。

    他在看这位道门领袖,这位道门领袖也在看他。

    “观主不远万里亲至剑山,晚辈倒是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即便是面对着这位道门领袖,吴山河也没有半点慌乱,吴山河或许能够慌乱,但很显然的是,剑山掌教不能乱。

    他要是乱了,剑山也乱了。

    梁亦看着吴山河,忽然觉得有些意思。

    这个世间到底是不是年轻人的,只怕在他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年轻人会出现在这个世间,但绝不会一出现这世间便都是他们的。

    需要成长。

    他们需要成长,可等到成长了之后,是不是又变成了他们这个年纪了?

    那这个时候的年轻人,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那岂不是说这个世间至始至终都不是年轻人的?

    想着这件事,梁亦皱了皱眉头。

    然后舒展开来。

    身后自然会有一人把乌鹊剑捧到吴山河身前。

    等着这位剑山掌教去拿剑。

    无数人都看着他。

    毫无疑问,这柄剑一定会是被道门做过手脚的。

    可能真有某些说法。

    比如不入登楼不得用?

    吴山河看着这柄对于剑山来说是耻辱的剑。

    神情复杂。

    李扶摇是从洗初南口中听到的故事,但是吴山河却是在老祖宗嘴里听到的。

    老祖宗讲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没有愤懑,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

    只是在说完之后,才叹了口气。

    当时吴山河还是个孩子,老祖宗许寂看着他,轻声说道:“山上也好,山下也罢,终究是把面子都看得极重的。”

    的确,很多事情,山上和山下没有什么区别。

    都明白的。

    吴山河开口说道:“此剑既然在沉斜山多年,观主何必把它带来。”

    梁亦看着吴山河,觉得有些意思。

    他没有急着说话,等着吴山河的下文。

    吴山河继续说道:“劳烦观主将此剑带回去,有朝一日,自然有人登门去取。”

    没有人想到吴山河会这么说,但很快他们都能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

    若是这柄剑有问题,吴山河拿不出来,那何必去看。

    本来都拿不出来的东西,伸手去拿,不正好随了梁亦的愿。

    所以吴山河说不要。

    便把问题推回去了。

    而且还顺带这告诉了他们,有朝一日,剑山是一定会把这柄乌鹊带回剑山的。

    梁亦微笑道:“既然吴掌教不要,那便算了,那梁亦便等着有朝一日有人上沉斜山把剑取回来便是。”

    “只是梁亦今日前来,不仅是为了送剑祝贺,还有一事还需要吴掌教点头。”

    吴山河皱眉问道:“观主所言此事为何?”

    梁亦说道:“关于妖族。”

    此言一出,整个剑山的剑士都呆住了。

    关于妖族。

    这是什么事情?

    要知道当年为何剑士一脉会凋零,不就是因为和妖族大战,战死了那些剑仙,才导致如今这个局面吗,现如今剑山才刚刚选出掌教,梁亦便亲至,先是送剑,这便是谈事。

    是妖族。

    很多人有些不好的预感。

    就连李扶摇都有些失神。

    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天上。

    今夜的星光倒是不错。

    这是什么事情?

    要知道当年为何剑士一脉会凋零,不就是因为和妖族大战,战死了那些剑仙,才导致如今这个局面吗,现如今剑山才刚刚选出掌教,梁亦便亲至,先是送剑,这便是谈事。

    是妖族。

    很多人有些不好的预感。

    就连李扶摇都有些失神。

    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天上。

    今夜的星光倒是不错。

    倒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