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雏隼风口浪尖紧握住 314、文学的本质

目录:我的咸鱼人生| 作者:潇湘廿四歌| 类别:都市言情

    

    现在的网文圈确实不太像话。

    从最开始的论坛写文开始,到现在的有固定的完整嘎哈呢,再到现在的蓬勃发展,其实还是那句话,发展太快了。在历史上就没有哪一种文学体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无论是说社会发展的脚步太快,还是现在识字率上升,文学的需求底线降低,文学创作的门槛没有,都不能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发展太快,底蕴不足,没有底气来应对广大民众的诘问。

    再者说,大家创作小说的初衷不是做学问,不是讲故事,而是为了赚钱,功利心太重,那自然是成不了事情的。

    “现在的网络小说圈,确实有很多问题,最简单的说来,现在的网络小说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没有一个人对这种野蛮生长状态进行约束和规划。这也是网络小说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根本原因。不过我和吴老你的想法不一样。”王珏正色道。

    吴文华看着王珏,眼中精光一闪,他知道王珏本身就是写网络小说的。相比于其他人的作品,王珏的作品还是很不错的,虽然不具备多少文学性,但是非常具有可读性。

    “网络作品现在是浮躁的,因为这个时代是浮躁的。正如吴老所言,一种文学形式必然符合时代,作品本身就有时代烙印。所以这并不是网络小说的错,错的是这个时代。华夏近五十年的发展,比历史上五千年的发展还要进步的多,无论是人民生活水平还是社会制度甚至是生活方式。在历史上,一种文学的出现可以有几百年的时间来成长,来温水煮青蛙最后集大成,而现在网络文学刚刚出现,我们就不应该对这一种文学类型过多的苛责,我们更应该做的是,怎么样去正确引导他们。”

    “你说的在理,但是我觉得吧,一部好的作品需要经过不断的雕琢。类似于这种即兴创作的小说,非常难出精品。如果真的出了精品,那个人去写传统小说,肯定能取得更高的成就。”吴文华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的小说,大家都是十几岁就开始写了,这个年纪的人不是应该汲取知识的年纪么,现在就进行创作,作品里面能有多少东西?”

    听到吴文华这样说,王珏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说。

    王珏不知道文学性这个东西可以怎么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谓的文学性不过是一种形而上学的东西,他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更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结构完整,是文学性么?

    思想深沉,是文学性么?

    最简单的,遣词造句流畅是文学性么?当吴文华说出这一些东西来,王珏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文学偏执份子,而不是一个作协主席。

    “那吴老,你能告诉我,什么是文学性么?”

    吴文华看网剧诶一脸不解和不赞同,本来准备长篇大论的,但是却忽然颓丧了一下。这个东西就像是爱情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明确的定义。

    “一千个人读哈姆雷特有有一千种思索。所谓的文学概念上的东西,不应该是教条式的,文学是一个广而泛的概念,不应该如同八股文那种有固定的格式固定的形式,千篇一律。这也是文学从很久以前到现在出现多种多样,百花齐放的根本之所在。诚然,现在的网络文学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网络文学还是有其存在的价值的。”

    “传统文学是不错,他思想深刻,能够让读者对书中描述的现象还有社会背景有一些了解,对作者所需要传达的思想有一定的共鸣。可是我们需要学习这一些东西,非得从文学上面获得么,直接文化部,精神文明办公室刊发几分红头文件不是更好?我相信,这一些东西从红头文件上出发,或者从新闻联播还有华夏日报之中出来,会比千方百计塑造一片鸿篇巨著更有价值,更有影响力。”

    “所谓的文学,不应该成为这一些东西的载体,文学本身就不应该背负这么沉重的枷锁。当然我不是对文学有什么偏见,文学应该是兼容并茂。如果只有传统作品,那么所谓的现代诗,还有武侠小说就不应该列入文学范畴。当我们把传统文学区分为严肃文学还有通俗文学的时候,我们为何不能把文学分为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呢?”

    “现在生活节奏快,我相信,更多的人阅读是通过电子阅览的,而不是通过厚厚的书籍来阅读的。”

    “我是一个学生,我了解一个事情。那就是我们现在的大学生,看课件也好,看书也罢都是喜欢看电子文刊的。如果你把课件打印成纸质版,对于学生来说并不方便。而同样的,所谓的严肃文学不好卖,也就是这样的原因了。大家哪里有时间抱着一本书惬意的看着啊,大家更喜欢上班下班期间,赶车的期间,打开手机看看新闻,看看小说,权当休闲娱乐了。传统小说最大弊端就是,看书的人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去看,而网络小说不一样,可以一段一段的看,从什么地方看都行,传统小说可以么?不行!”

    “大家都需要上班养家糊口,平时的读书都是为了娱乐,而不是为了教化。真正需要提高自己的可以去看专业书籍,而不是文学作品。我们不要想文学是什么,我们只需要知道文学的作用是什么,不就是给人带来快乐,给人在闲暇的时候有一些消遣的东西么?至于所谓的思想性,内涵,还有传达的精神,这不是读者应该承担的,而是吴老这样的文学评论者应该思考的东西。读者不需要这一些东西。”

    吴文华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

    为什么要讲什么精品?为什么要谈什么文学性?这一些东西都是虚的。王珏这一些话不是吴文华不赞同不理解,而是如同王珏所言,自己是站在庐山之中,不识庐山真面目。或者说,自己不喜欢网络文学,还有很多同行对网络文学有意见,不过是个人原因。自己这一些人没有错,网络小说作者也没有错,错的就是我们的位置不一样,我们思考的方向不一样。

    “吴老师有没有读过我的?”王珏忽然笑道。

    “读过。你这是要问我要评价么?”吴老笑了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问你要评价,如果让你评价,你就会说,我的那一本书文笔只能,逻辑不够严谨,很多地方矫揉造作,甚至这一本书根本没有文学性。可是这一些重要么?”王珏笑了起来。

    “这么你有什么看法?”

    “在宝莲灯播出之前,这一本书成绩只能说尚可,但是在宝莲灯播出之后,这一本书成绩那就是井喷。对于网络小说这种快餐文学来说,这一本书并不长,一个小有才情的人都能写得出来,可是就是这样一本粗制乱造的小说,获得了超过几千万人次的阅读量。这一份阅读量比所谓的传统文学要厉害很多吧?”

    “这个确实是网络文学的优势,他降低了阅读成本的同时,对阅读人群的素质门槛也比较低。”

    “不说这一本小说了。就说我写的吧,这同样是一本无病呻吟的作品,如果我把大纲给吴老师您,你肯定可以写的更荡气回肠,里面的那一些感动可以写得更感动,可是这有意义么,我们去芜存菁,所谓的小说,就是讲故事。我们不需要给这个故事附带一些什么精神,什么时代的东西,我们就是单纯的讲故事,至于读者能从里面读出什么东西,我们也不要去管。这一些东西不应该成为作者的束缚,而应该成为考验一个作者才情的标尺,同样这也不是小说的必要因素。这样一想,纯粹以故事情节来说,我相信现在的很多网络小说在文学性上是合格的。”

    “就算不合格,当读者对网络小说的新鲜感过去了,也会自然而然的去选择一些故事讲的流畅,逻辑清楚的小说,这是读者的升华。而同样,那一些写出优秀小说的作者也会应该读者的升华,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粗制乱造的小说没有市场了,那么能继续存在且大大出名的小说,岂不是就是网络小说的真实面目?”

    吴文华愣住了。

    “严肃文学有不可取代的意义,但是在这一个时代之中,网络文学应该是更能反映时代的作品。所以吴老师,给网络文学一个机会,同样,给网络文学一点时间。时间会证明网络文学并不是那么不堪。所谓的这一些作品为什么能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这不是什么文学性,什么价值观之类的东西,而是因为这种文化他符合这个时代。”

    吴文华有一些颓败。

    文学和商品没有了界限。当人们开始浮华的时候,作品自然也开始浮华,而不是作品开始浮华了,才教化了人们的浮华。小说不应该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吴文华自己想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