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迷宫般的小路

目录:少年大将军| 作者:水刃山| 类别:历史军事

    没有人盘问,也没有人觉得吃惊,最多只是有人看见李落和钱义面生,多瞧上一两眼,神情冷漠,不见喜怒。

    这里的人衣着并不华丽,多以麻布黑布居多。不过也是,这样的地底之下,就算穿上七彩华服,多半也瞧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脸上的神色也很暗沉,有意无意的避开灯火,不愿将相貌暴露在火光之下。

    有人喝酒,酒到酣处,便能听见口若悬河的叫嚷;有人喝茶,不管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都是轻声细语,看也不看嘈杂的酒徒;有人嗜赌,吼叫起哄的声音还要比酒徒更大;有人忙碌劳作,似是店中小二或是这里的人家,进进出出;有人奔波,在狭窄的小路上急色匆匆。俨然众生百态,在此间鬼市中淋漓尽致。

    李落和钱义走的不快,神情俱是平淡无奇,似乎只是走在一处寻常城池之中。周遭诸人对李落二人视若无睹,仿佛两人不存在于此。不过擦身而过时,但见那酣睡的男子虽然没有醒,只是睫毛却微微动了动;倒水的店家小二手微微一抖,有一滴茶水不小心从杯口溅了出来;正在摇掷筛子的赌场庄家微不可查的缓了一缓,而后才开始大声吆喝;喝酒的酒徒明明一口可以饮尽的烈酒却分了两口,眼睛却看也没看李落两人;还有喝茶的茶客,说话的声音更小了,好生是怕李落和钱义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李落微微一笑,鬼市之号名不虚传,虽有众生百态,看似与常人无异,只是一个个却都透着一股鬼气,好似一只只恶鬼毒虫,小心翼翼,却又阴毒的窥视着李落二人。

    李落洒然一笑,众生环视,非但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反而隐隐有些许如鱼得水的错觉,此间若是鬼狱,以大罗鬼为名,也许更算是鱼游沧海,鹰翱长天。

    只是钱义就差些了,此间异状钱义自然也差觉的出来,脸上的神色虽无变化,只不过心中却有寒意,不如李落这般闲散自若,脚步渐渐沉重起来。如此幽暗诡异的氛围,实不亚于与江湖高手的生死之争。

    路散乱,鬼市中人自然熟门熟路,只是李落和钱义一时间却有些难以分辨。寻了一条路,走了半晌,驻足一瞧才发觉又转了回来,只比刚才落脚的地方高了些而已。

    李落和钱义相视无语,皆是苦笑一声。路就在眼前,却和迷宫没有分别。最好的法子便是施展轻功,不过此间人虽然多,却不见有人攀岩而上的,都是沿着这些纵横交错的小路行走。李落两人不明就里,不过入乡随俗,自然不会轻易施展轻功身法,万一有什么忌讳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走在这些悬崖峭壁的小路上,除了人语声和河水声,还有细微可闻的流水涓涓的响声。只不过听得见水声却看不见水流,不知道这些细水流淌在什么地方,鬼市众人取用之后,剩下的都将汇入地底暗河之中。

    只有身在鬼市之中才知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道这个地方暗含乾坤,看见的也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冰山一角。一花一世界,一草一乾坤,每一个小小的楼阁和洞窟,当也是别有意境。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落和钱义都有些口渴饥饿,既是鬼市,也该有客栈才对。李落四下瞧了瞧,忽然眼睛一亮,轻笑道:“那边有家酒馆,我们过去歇歇脚再做计议。”

    钱义应了一声,李落所指的酒馆就在两人身前十丈外。这是一块突出来的巨大圆形黑石,中间被人生生凿了开来,从远处看去就像一只张着大嘴的蟾蜍,蟾蜍口中就是这酒馆所在之地。酒馆中灯火通明,虽然没有搭建什么木台楼阁,不过黑石悬空,其下就是滔滔暗河,别有一番意境。

    李落和钱义留了心,虽说路途不远,不过找错了路多半又得大费周折。两人打量了半刻,这才从纷扰的小路中选了一条,举步走了过去。

    这一次没有多绕路,眼前是两条岔路,一条向上,直直通入酒馆之中,一条往下,从蟾蜍颚下绕了过去,转到了另外一侧。

    李落和钱义一前一后进了酒馆,酒馆不大,但在鬼市也算不小了,堂中有五丈方圆,随意的摆放着黑石雕刻而成的石桌石凳,如果看得仔细些就能发觉这些石桌石凳和地面黑石浑然天成,竟是在开山的时候就地取材,留下了这些简陋却又古朴的石块,充作店中桌椅。

    酒馆靠外一侧就是虚空,没有栏杆,没有遮挡,一任风吹雨打。靠里这侧有两扇门,此刻是关着的,也许是此间酒馆掌柜入寝的住所。

    紧贴着黑山岩壁有五排架子,亦是从山体上挖出来的形状,上面放满了形色各异,大小不均的酒坛子。一旁还有两个黑色石缸,不知道盛放的是什么。

    在酒馆外还不觉得怎样,等到李落两人踏进这家酒馆,一股浓烈的酒香味扑鼻而来,有几分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味。

    李落眉头微微一皱,目光扫了一眼两个硕大的石质大缸,便即收了回来,没有多看。

    酒馆中酒客不多,也不算少,石桌石凳满了一半,空了一半,不见拥挤,恰是刚好。

    李落和钱义随意寻了一张石桌坐了下来,三步外就是虚空,就是少了几缕风,要不然这番临空对饮的意境还要再胜三分。

    两人刚一坐定,便见从里侧暗处走过来一人。李落望了过去,眼中讶色一闪即逝,暗自称奇。

    来的是一个女子,灯火摇曳,一时分辨不出年纪,就见身姿妖娆的很,穿着也极为大胆,露着两条修长**,赤足而立,上身只穿了件短衣,裸露着双臂和腰肢,就算是月下春江也极少有这样率性的女子。更为惹眼的是此女一头暗红长发,格外妖艳,鼻梁高挺,凤目含煞,一侧脸颊上有一个刺青,非但没有坏了女子的容颜,反而更添了一股神秘冷艳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