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国之利器

目录:少年大将军| 作者:水刃山| 类别:历史军事

    李落暗自叹息一声,杨万里忠勇有加,为人也极是正直,但就像殷莫淮所说,临敌应变的确是差了些,当日成立巡检司时,李落才会让章荣政从旁相助,倘若杨万里有章荣政一半的奸猾,想必今时今日就不会有身死的凶险。?

    “王爷,枢密院于宗伯而言只是权宜之计,宗伯固然能成些事,但他太过正直,伤人伤己。

    权术一途,定生死也分胜负,都是权利为先,这些王爷比我还要清楚。过刚则不及,宗伯出事乱的是巡检司的基业。”

    “殷兄的意思是要舍弃杨大人?现在这个时候恐怕有些晚了。”

    “的确晚了,与其说他们是算计宗伯,还不如说窥视的是枢密院。

    枢密院是国之利器,也是杀器,只要掌控了枢密院,就掌握了大甘半数的耳目,这种权势谁能不眼红?也许比起牵制巡检司还要迫切。”

    “如果是殷兄,事到如今你会怎么做?”

    殷莫淮揉了揉肩膀,淡淡说道:“如果是我,我会静观其变,看看背后是谁在算计巡检司和牧天狼,宗伯并未是枢密院参知的最佳人选。”

    “殷兄所言确有道理,论枢密院,殷兄这样的人执掌最为合适。

    不过就如殷兄说的,枢密院是国之利器,没有资历名望只怕坐不稳这个位子。

    这些年朝廷虽无明令,但历朝历代执掌枢密院的不是三公九卿之属,也是皇亲国戚,就算朝中重臣能当上枢密院参知的也不多。

    当年我为了平乱,不得已让杨大人初掌枢密院,实无合适的人选,当年如此,如今也是如此,除非我敢再接下枢密院的差事,让殷兄为我暗中打点。”

    “哈哈,王爷如今是众矢之的,就算皇上有心,朝廷也不会答应。

    巡检司,牧天狼,再加上一个枢密院,那皇上还不如把大甘的天下也一并送给你了事。

    所以说正因为如此,王爷才一定要保下宗伯?”

    “嗯。”李落沉声应是,心里却悄悄藏起来杨柳烟的影子,没有让殷莫淮知道。

    殷莫淮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才慢慢说道:“你的思虑虽然与我不同,但也无可厚非。

    这次就算宗伯能够侥幸脱罪,枢密院参知的位子也许同样朝不保夕了,既然你还想救下这个无用之人,那就不妨试试剑走偏锋吧。”

    李落没有动怒,轻声说道:“我刚回来卓城,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如果想剑走偏锋,就算能瞒过这些人,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够。”

    “哈哈,所以王爷要借我的手来剑走偏锋么?”

    “我正有此意,不知道殷兄意下如何?”

    殷莫淮睁开眼睛,悠然说道:“狄州丢了三座城池。”

    “我听说了,是被回蒙所占,临夏城也在其中。”

    “这三城本不该丢的,也不可能丢。”

    李落神色一暗,狄州如今尚有二十余万牧天狼大军,领军的还是沈向东和云无雁,牧天狼没有踏马回蒙,只是不愿在于蒙厥交恶之前自损实力而已,论战,如今的牧天狼早已今非昔比,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让回蒙占去狄州三城。

    “朝中有人上奏,言道西府狄州不必过多屯兵,奏请朝廷下旨削减牧天狼将士,要削减多少我并不知晓,不过据传有近十万之数。牧天狼的精锐削减十万,一旦蒙厥兴兵,大甘用什么来抗衡?定北军么?”

    李落沉默无语,朝堂上的事瞒不过李落耳目,削减牧天狼屯兵之数由来已久,数次都有朝中重臣提及,西府如今兵戈战罢,没有必要再留存数量如此庞大的军队。

    当日李落率部与狄杰兵合一处,曾遣散老弱病残十几万之众,即便如此,朝中这些人仍然不知足,却是在说牧天狼空耗国库粮饷,如果不是西府战火重燃,兼之牧天狼重振狄州农牧商旅,说不定真会被朝廷降旨。

    “你执掌天下重权已久,可惜,杀的人太少了,党同伐异虽为天下人所耻,但权力之争,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我应该杀谁?”

    “你真要我说?”

    李落长叹一声,平声说道:“没关系的,我也想听听殷兄的见解。”

    “朝堂之上不外乎文武,文以太傅凌疏桐为,武以淳亲王为尊。

    武暂且不说,你毕竟是淳亲王的儿子,虎毒不食子,终有香火之情,但凌疏桐此人两面三刀,朝堂之乱与他不无关系,这种人留下他只是祸患,早一日除去,早一日安心。”

    李落苦笑一声道:“太傅位列三公,岂是想除就能除去的。”

    “当年的太师一样位列三公,权倾朝野,还不是被你一夜之间连根拔起。现在朝中这些人,怕你多过敬你,长此以往终会惹出乱子。

    扬南论道我听人说起过,王爷,你与我不同的是你只会在事之后动手,而我则更愿意是事前出手。如果你能一直留在卓城,依你的才智想必不会出什么大乱,但卓城可是你能留得下的么。”

    “虎无伤人意,人有杀虎心,先是太子,再是明武王,事到如今都算在我的头上了,作茧自缚,委实可叹。”

    “王爷明白就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爷奔波数载都不及枕边一席话。”

    “多谢殷兄指点,不过如今还要先解了杨大人倒悬之危。”

    殷莫淮无所谓的说道:“好,既然王爷有此意,那我就拿起这把刀。”

    “殷兄要怎么做?”

    “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方法,王爷想必也是这个意思。”

    李落长身而起,微笑说道:“好,我先回府一趟,明日清晨之前,你我当要议定这非常方法。”

    殷莫淮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李落走出数步,突然站定,问道:“殷兄既然不想帮杨大人,为什么要设计将小福王一案延后半月有余?”

    “我答应助你,何苦又让你不痛快。半月之期,你如果能回来,也算是我给你的一个交代,如果回不来,正好遂了我的心意,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可惜。”

    李落展颜一笑,抱拳一礼,悄然返回了弃名楼。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