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分身乏术

目录:少年大将军| 作者:水刃山| 类别:历史军事

    朝阳宫从里到外换了一个遍,此刻除了宫苑中的人,谁也不知道明武王为什么会有暴毙的隐疾。 更新最快

    太医院言之凿凿,明武王是恶疾突发,命丧黄泉,众臣虽然满府狐疑,不过都已嗅出其中凶险,人都死了,没理由再惹祸上身,尽都装作不明所以,悲叹李玄旭英年早逝。

    屏山遇险,明武王**宫廷,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不过背后必然有什么关联,只是不知道云妃有没有参与算计明武王一事。

    李落幽然长叹,如果云妃真的身在其中,自己是会谅解她还是与云妃反目成仇?

    有朝一日如果是李落挡了云妃前路,云妃是否会顾念旧情,李落却也没什么自信。

    宫里发生的事很忌讳,而且还牵连宫中密谋,谁也不愿提起,不过李落不想就这样让明武王死的不明不白。、

    当日的别珠宫颇有蹊跷,宫中侍女有言,馥妃娘娘性子喜静,不喜欢身边有太多的人,所以别珠宫没有多少侍从。

    而这个馥妃娘娘入宫才不久,能得皇上宠幸,不单会是运气这么简单,或许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设好的局,不一定是针对哪位皇子,或许是明武王,或许是纪王,或许是英王慧王,也有可能是李落。

    从皇宫中找出什么线索难于登天,不说背后的有心人,就算万隆帝也不愿横生枝节,有什么破绽,要么不在意,要么就会遮掩过去。

    明武王一死,总不能说成天子杀错了人。

    李落暗自沉吟,眼下境地倒是时机,没有人追究此事,越想忘记的事越容易松懈露出马脚,为今之计当要从馥妃出身来入手,看看在她入宫之前有没有线索可寻。

    至于屏山中的黑衣人,李落既已答应乐裳保护万花小院周全,不便再生波澜,免得狗急跳墙,害了安王性命。

    李落沉吟许久,自己在卓城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如果要暗中调查,只能借助旁人。

    本来沈向东心智过人,只是离得太远,如果从贯南大营传出来什么命令,恐怕有些晚了,再者沈向东树大招风,一到卓城定会引起旁人留心,暗中行事只是一句空谈。

    翟廖语固然练颇丰,但说要周密布局还差了些。

    李落心中一动,牧天狼军中还有一个才智不在李落和沈向东之下的人物,怎地将他忘记了。

    殷莫淮,当年扬南城所见的天纵之才裴批竹,如果有他在卓城运筹帷幄,李落在明处吸引别人的视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依着殷莫淮的才学,从容布置只是信手拈来。

    李落沉吟思索,殷莫淮留在贯南大营此际还派不上什么大用场,不如暗中前来卓城,与自己一明一暗,应对卓城局势。

    李落现在亦是分身乏术,巡检司、天南宋家、东府诸州,还有为东海诸岛增设的商阜,西域虽无大乱,但战事不休,再加上迫在眉睫的草海霸主,的确没有精力仔细权衡。

    而这些纷扰之中,以卓城里的权争最耗心力,比之战场厮杀还要叫人头疼,稍有不慎便会落得诸如明武王的下场,如果有殷莫淮分忧谋略,李落就能腾出手脚筹谋远些的事。

    李落念及此处,略略思量,提笔休书一封,言辞请托,将这些日子卓城发生的事详述了一遍,请殷莫淮回卓城相助一臂之力。

    卓城这座城池,不管死了谁,只要不是天子殁毙,过不了多久就没有人在意了。

    明武王的丧葬礼仪还是要办的,只是不怎么隆重,没有皇子之长该有的排场,偏偏又在这个时候传来骨雅使团入朝拜会的消息。

    万隆帝乐见其事,虽无明言,但内务府这些人察言观色的本事都已经炉火纯青,悄无声息的收敛手脚,将明武王的丧葬办的寒酸简单,草草了事。

    李落去皇陵焚了一炷香,李玄旭没能进得了皇陵中殿,在最角落里找了一处墓室封存起来。

    李落暗叹一声,若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只怕李玄旭连下葬皇陵的资格也未必会有。

    宫里来的人很少,众皇子中除了李落,就只来了一个慧王李玄泽。

    李落颇是惊讶,没想到李玄泽会送明武王一程。

    李落过来的时候李玄泽已经在这里了,皇陵前除了慧王,颐皇后也在。

    长不祭幼,颐皇后只是换了一身素衣,孤单哀伤的看着不远处李玄旭将要下葬的墓穴。

    附近这些操持杂事的内务府下人都低着头,来去匆匆,没有人说上一句话,也没有人愿意宽慰当朝皇后只字片语。

    李落忧伤暗叹,这里如此冷清,不知道李玄旭走的可会安心。

    李玄泽看见李落,颔首示礼,低声向身旁的颐皇后说了一声。

    颐皇后微微一动,过了几息才缓缓回过头,冷漠看着李落,平声说道:“九殿下也来了。”

    李落回了一礼,和声说道:“是,皇后娘娘,玄楼过来看看三哥。”

    颐皇后淡漠一笑道:“皇后娘娘?怕是过不了多久本宫这个名号就要给别人了。”

    李落无言以对,万隆帝虽然没有明说,只怕心里已经有了废黜皇后的意思,要不然云妃也不会起意要争一争皇后之位。

    李落暗叹一声,轻声说道:“皇后娘娘母仪天下,端庄得体,皇上怎么会这么做。”

    颐皇后冷哼一声,淡淡说道:“九殿下什么时候也成了心口不一的人?”

    李落怅然无语,颐皇后自嘲说道:“这里是卓城,本宫怎会有这样幼稚的想法,宫里人人都是心口不一,而且两面三刀、背信弃义的人大有人在,九殿下这样也算不得什么。”

    李落微微一怔,颐皇后话语含忿,似乎有些怨恨,或许是怨李落没有救出李玄旭,将李玄旭的事怪罪在李落身上。

    李玄泽恭声说道:“皇后娘娘,九弟也是关心娘娘,不想娘娘这样伤神,没有别的意思。”

    “哦,那是本宫误会九殿下了。”颐皇后恨意一收,神色冷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