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空城之计

目录:少年大将军| 作者:水刃山| 类别:历史军事

    与牧天狼将士沿途所遇到的流民不同,眼中少了几分仓皇惶恐之意,颇有安宁祥和之情。

    赫连城弦与中军骑诸将私交甚好,落后几步与朱智几人谈笑,李落居中,时危和沈向东左右相随,众人向府衙走去。

    时危边走边低声说道:“越骑营依令烧毁流寇战船之后就疾行北上,流寇妄图分兵五千余众阻拦越骑营回援,被赫连将军率部冲杀三次,溃不成军,仓皇逃往初阳州了。

    末将忧心流寇围攻大将军,未曾追赶,到了大商城探马回报昨夜大火,末将猜测战事有变,在大商城外设下埋伏。

    也是巧了,不过几个时辰,果然有流寇残兵逃到大商城,越骑营没费吹灰之力就将这些流寇残众一网打尽,还借机夺下了大商城。”

    李落赞道:“时将军好智谋,昨夜的守株待兔,今日的这招空城计,我可要好好请教请教。”

    时危连忙摆手,沈向东笑道:“老夫也是大开眼界,虚实难料,好叫人摸不着头脑。”

    时危苦笑道:“大将军,沈先生,如此赞誉末将领受不起,空城计另有高人指点,不是时危所为。”

    “咦?”李落和沈向东愕然相望。时危卖了个关子,恭声回道:“到了府衙末将为大将军和沈先生引见几位江湖异士,昨夜大火也是此人猜到是我军设下的火烧四野之计,起意在大商城设下埋伏,等候流寇自投罗网。”

    李落轻轻一笑,道:“好,若是如此,牧天狼定要谢过他的援手之德。”

    说话间,诸将来到了大商城府衙,入府之后,李落传令各营司职,固守大商城。

    牧天狼连日奔波,也需要修整一番,再谋初阳战事。

    众将围坐在府衙正堂中,连日征战所闻所见和身旁之人详加推测,借东炎州几战,谋算初阳州该如何用兵。

    李落抿了一口清茶,向赫连城弦问道:“入城之后,城中大甘官吏可在?”

    赫连城弦摇了摇头道:“没有,入城之后知州以下的官吏都不见踪影,倒是今晨有几个藏在城中的府吏寻到军中,末将问了问,流寇围城前,知州还有总兵大将率部避难去了,这几个官吏也不知道知州身在何处。”

    李落微微一叹,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城中百姓如何?”

    赫连城弦长吁了一口气,苦笑道:“好不到哪里去,流寇盘踞大商城一个多月,没少欺凌城中百姓,竟然还有人以杀人取乐,城中百姓这些日子里着实是度日如年,欺辱之事都算是平常,听闻还有流寇杀人食肉的,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诸将听罢尽都义愤填膺,武塔更是破口大骂起来。

    李落静静听着,眼中淡漠清冷,已是隐隐生了杀机。

    就在这时,堂外传来时危的声音:“裴大侠请。”

    李落放下茶杯,起身迎向门口,诸将也都站起身来,对时危口中称颂的江湖高人甚是惊奇,和颜望着门口。

    时危让了裴代扶先行入堂,裴代扶入堂之后,见到李落站在正中相候,讶然之色一闪即逝,抱拳一礼,朗声笑道:“初阳裴代扶见过诸位将军。”

    李落恭敬回了一礼,和声说道:“晚辈李落见过裴大侠,多谢裴大侠援手之恩。”

    话音刚落就听见裴代扶身后几人惊咦出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清秀少年,除了已见白丝外,与平常邻家公子没有什么不同,若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只怕就是更显单薄了些。

    林百鸣行走江湖有些时日了,不说大甘五府,只在东府诸州也算是名声在外,可是如今看着李落这般模样,一时张口结舌,震惊之中却多了一份怅然意味,别有杂念。

    “怎敢承王爷晚辈之言,裴某一介山野草民,万不敢厚颜应声。”裴代扶见李落神态恭敬,微微侧身,让开李落之礼。

    “朱智,看座,上茶。”

    朱智笑颜应是,牧天狼诸将让出左六张座椅,裴代扶摇手推辞道:“万万不可,我等不过是江湖草莽,怎敢与诸位将军同座,还请王爷收回成命。”

    时危哈哈一笑,不由分说便要将裴代扶拉到椅上坐下,裴代扶不着痕迹的拂开时危,连称不敢。

    右诸将背后的冷冰突然寒声说道:“好功夫。”

    裴代扶一怔,举目望去,冷冰正静静的望着裴代扶,眼中神芒连闪。

    裴代扶吃了一惊,双目相对,眼中竟然生出刺痛之感,这白衣染尘的男子内功之高,只怕不在自己之下,更可怖的年岁看着似乎还不到而立之年,远胜自己当年之时。

    “裴老弟,多年不见,怎么这般小心了。”

    裴代扶一愣,疾声大喜叫道:“翟大哥,是你!?”

    翟廖语方才也是坐在诸将身后,裴代扶几人入堂,来不及打量堂中众人,一时没有瞧见翟廖语。

    翟廖语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你我会在这里相见,坐下说吧,军中没有那么多规矩,大将军也不是拘礼之人,自在就好。”

    “啊,这?”裴代扶突然遇见多年不见的好友,按捺不住心中激荡,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再这样扭扭捏捏,秦妹子可要脾气了。”翟廖语揶揄道。

    秦雨涵也是一脸惊讶欣喜之容,听到翟廖语捉弄话语,脸色一红,轻声说道:“翟大哥这么多年不见,刚见面就要取笑我。”

    “哦,翟大哥与裴大侠是旧识?”李落和颜问道。

    “年轻时行走江湖,翟某与裴老弟伉俪同行过一段时日,也是知交好友了,那个时候裴老弟的爱女尚且年幼呐,对了,这娃儿可是伴姝?”翟廖语指着躲在秦雨涵身后的裴伴姝问道。

    “正是,小姝,快过来见过翟伯伯。”秦雨涵拉出身后爱女,疼惜说道。

    “翟伯伯。”裴伴姝乖巧的唤了一声,模样儿甚是讨人疼爱。

    赫连城弦嘿嘿一笑道:“难得见你这么乖的时候。”

    裴伴姝向着赫连城弦偷偷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又藏到了秦雨涵身后。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