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你是我的福星 我的良药

目录:上神难求| 作者:仪惜流殇| 类别:都市言情

    “君玉珩!你……”猛的一圈袭上,齿间已咬紧下唇。

    然,他却没有一丝羞涩,竟是比她方才还要镇定。

    薄唇撇撇,顷刻扬言,“自己的媳妇,看两眼怎么了?”

    “……”居然堵的她无言。

    “你刚刚可是还瞧了我半身呢!”

    抿着唇缝,又落愁眉。

    君玉珩瞬时露笑,抬手扯平了她的眉头,“我以后~叫你绾绾可好?”

    “绾绾?”这名字当真是肉麻!只是,他高兴,她也就顺了。

    “长夜漫漫,总要讨个来暖床的!别人都是美女相伴!我这倒是特别,顺手抓了只小狐狸!”眸光晃晃,是欣喜还是嫌弃?

    “君玉珩......”

    “当真暖和!”瞬时倒在她的身旁,唇畔全全是喜悦,“若前两世的苦情,只为今生甜腻相守,那亦是值了。”

    她将脸颊侧过,凝眉瞧着他闭着眼睛的微笑,心内也如他一样欢喜。

    帐外,云疏抬眼望望,似想要透过缝隙探探里面的情况。霎时,便被詹高黎给拉了远。

    “瞎瞧什么呢?不知道王爷跟卿姬需要休息吗?”

    云疏恍然呆愣的摇摇头,“原来这就是成家了!哦!搬走了!”

    “什么搬走了?”

    “搬走了,就是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这你都不懂?你们这里都是怎么说的?”

    “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古怪!”詹高黎盘手抱剑,又再次打量了他,“真不知王爷为何将你带在身边!你又哪里得力?”

    “我会的可多了!”

    “对!可多了~”撩眉堵声,算是给他留个面子。

    詹高黎心里可是明白,这一下午,就看他在一旁坐着,坐在树下乘凉,满头大汗的抹啊抹!

    “哎!绾心跟王爷这就算是夫妻了?”

    “实质上还不算!”他也很想承认皇甫寞是他的女主子,但现在终究未成。

    “什么叫还不算?”

    一看他就是从别的地儿来的,也不知他是跟皇甫卿姬如何认识的!但既然王爷和皇甫卿姬收了他,他就该跟他好好相处。

    “皇甫卿姬如今只是入了王府,府上终还有三位卿姬呢!跟王爷称为夫妻,须要升得王妃!”

    “皇甫卿姬?”云疏瞬时抬指点了点脸颊,“是谁?”

    “你跟王爷不是都叫她绾心吗?王爷也喜欢叫!”詹高黎不禁想了想,“其实,我也挺喜欢夙绾心这个名字的!皇甫寞这名字太冷漠了!不亲切!”

    “……”云疏听言赶忙抿了嘴,差点因他的小激动,暴露了绾心的身份!可如今,君玉珩终没将绾心立作王妃,这凡间的身份地位太复杂了!

    即便再复杂,他也不能看着绾心吃亏呀!

    “王爷喜欢皇甫卿姬,我们都看得出来!相信皇甫卿姬荣升王妃一位,也是早晚的事!”

    “那你不是说王府里还有三位卿姬嘛!”

    “王爷啊!怎么也要有几位卿姬作陪!”

    云疏不禁拧眉,搞不明白,他认识的绾心怎么能忍!许是真的很爱君玉珩吧!既然她都没说什么,那他也没得管了!

    拍拍褶皱的外衫,也去找个地方休息!

    “哎!你去哪?”詹高黎见他挪了步,即刻喊了一声。

    却只得了一句,“找地方睡觉!”

    “这不是有帐子嘛!”一下午没闲着,搭了四处,还不够他住?

    哪知,人家还就走下去了!

    詹高黎无奈的晃晃头,心里想着:还真是个怪人!

    清晨醒来,夙绾心忽然觉不到眼睛刺痛了。缓缓睁开眼,便见一双大手捂在了她的眼前。而他的身子,亦是侧卧着为他遮挡帐外的光亮。

    见她慢慢睁开了眼睛,才一点一点的落去。

    “醒了?睡的可好?”

    有他守护,自然是好的!眸光轻晃,眶中之影全全是他的笑容。

    “你什么时候醒的?不会~又一夜未睡吧?”

    “没!”摇摇头,便在她的眉心处点了一下,“我睡的很好!只是比你醒的早了些!”

    夙绾心凝眉落笑,恍然瞧见他脸上的疫痕变了浅。还有脖颈处,也是淡了许多,忍不住抬手抹去,欣喜地难以遮掩。

    “真好!才一日就有这么大的好转!这说明,你的体质不弱!能够抗衡!”

    “不,那是因为你在身旁!你是我的福星!你是我的良药!”

    这话说的可真甜,让夙绾心又忍不住红了脸颊。

    “王爷,不知您是否醒了?袭王突然临近此处,在帐外等您一聚!”忽然于帐外传来了詹高黎的声音,倒是让夙绾心有了机会消消羞涩之红。

    “三王兄?”君玉珩不禁揪了眉头,“袭王常年在边城府宅,何时想着来遥都城了?”

    夙绾心只觉脑袋大,“你到底有多少个兄弟?”

    “这~你就得问我父王了!他当年收的国卿娘娘可是不少!”

    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白眼,“皇室贵族真是厉害了!想收多少就收多少!我倒是好奇,诺霆王爷以后要收多少?”

    “就你调皮!”瞬时扬手点了她的额间花瓣,“有你一个还不够!现如今,我那王府里,已是人多的装不下了,我就想着清理,可没再想添眷!”

    “谁晓得,你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

    “你若再这般说!我可就要对你放大招了!”

    “什么大招?说来听听!”嘟着嘴角的问道,心里还有些许好奇!

    君玉珩眉眼一撩,“你不是不信我嘛!那我就添人!”

    “你……”

    “我们俩两年添一个可好?”

    “我……”

    “还是你觉得咱俩身体都没问题!一年添一个也可以!”

    “君玉珩~”狠狠的一脚踹去,瞬时将他踹到了地上。

    “哎!你想谋杀夫君啊!”没事!他就喜欢这般逗她,坐在地上整理乱发。微微捋了几下,见她越发的生了气,只好收敛的起了身子,“行了,我去见见三王兄,你待会儿若是消气了,就一块过去!”

    “哼!”怄气的扭了头,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无妨!君玉珩知她的性子,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出去找他们!

    小狐狸可不是在哪里呆的住的!

    听着他脚底的声音,知他出了帐子。夙绾心才慢慢转过了头,霎时便将双手贴在了脸颊之上,把两侧红腮捂了个严实。

    “君玉珩!欺负狐狸的坏人!”这才过去两世,就成精了!

    以后可还得了?

    咬住内唇,气愤的下了床榻,只听哎呀一声,吧嗒贴在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