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豆 第十六章 泄愤

目录:新安鬼事| 作者:沧海一鼠| 类别:恐怖灵异

    ♂

    叫了几声都没有应答后,钟敏面色一凛,抓起梳妆台上的一把象牙梳子朝环翠的脑袋砸去,口中怒骂道:“小蹄子,你耳朵聋了,我嗓子都要吼破了,你还像根木头似的杵着不动。”

    环翠身子一抖,忙走过来,战战兢兢地问道,“小.......小姐,您有什么要吩咐的?”

    钟敏晲她一眼,下巴朝镜子一抬,“你看看我这张脸,白吗?”

    环翠忙陪着笑说道,“小姐肤质细腻,比玉石还要白净呢。”

    钟敏呵呵冷笑了两声,“你也知道我脸上没有半点血色?那方才为何不给我多涂抹些胭脂?看来你不仅是耳聋了,眼睛竟也瞎了。”说罢,她便抬手照环翠腰间狠拧了一把,直拧得她嘴里“嘶嘶”得吸着凉气,却仍是不敢躲开。

    “小姐,我这就......这就给您上妆......”环翠强忍住泪水,抓起胭脂盒打开,拿起细簪子挑上一点儿,用水化开,抹在手心里,便朝钟敏脸上涂去。可是刚触到钟敏的皮肤,她肚中突然“咕噜”一声,紧接着,腹中似有什么东西猛地一动,将肚皮朝上撑起。

    小腹中硬硬的一坨,纵使隔着皮肉,环翠都能感受到那东西冰冷异常,而且,它还在小幅度地颤动着,像是在呼吸一般。

    她手一抖,手掌重重按在钟敏脸上,脂粉奁亦被她撞到地上,脂粉散得到处都是,鲜红色的粉末,触目惊心。

    钟敏看着腮帮那两块红得怪异的印痕,面无表情地慢慢站起身,一双冷冽的眼珠子死死盯住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环翠,嘴角翘了几翘,终于抿成一条平直的线。

    她一把抓住环翠的头发,另一只手卯足了劲朝环翠脸上狠狠扇过去,一下接着一下,没有多久,环翠的脸蛋已然红肿起来,嘴角亦流出一丝血迹,她口中小声地乞求着,却任由钟敏抓住自己的头发,半点也不敢反抗。

    “让你故意把我画成这样,让你故意把我画成这样,我现在也要将你的脸打红打烂,让你无法见人。”

    钟敏一边说一边打,疯了一般,一下狠过一下。守在门外的两个丫鬟听到里面的声音,吓得面色惨白,可是却不敢进屋阻止,甚至连喊人都不敢,生怕自己遭受和环翠一样的命运。她们最了解钟敏的脾性,这位钟家大小姐平日里话虽然不多,但其实内里是个最阴沉的,一旦气急了便会打人,而且下手极狠。府中曾有一个老嬷嬷把钟敏最爱的一件裙子洗坏了,竟被她打断了一根肋骨,多亏钟志清势大权大,将此事压下,才没让官府的人将钟敏带走。

    不过环翠这个人,由于从小跟着钟敏,早已摸透了主子的脾气,再加上她溜须拍马是一把好手,所以竟从未被钟敏打过。可是今天竟然连环翠都没逃过她的毒手,她们两个那是更不敢进去劝解了。

    好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推开了,钟志清走了进来,听到屋里的声音,他急忙推门走进去,将已经站立不稳的环翠拽过来,另一只手则拦住还想扑将上来的钟敏,口中劝慰道,“好了好了,你看她这个样子,再打下去,可能要出人命了。这还是在你舅公家里,你多少给我收敛点。”

    见父亲来了,钟敏重重喘了几口气,这才狠狠白了环翠一眼,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凳前坐下。钟志清则把环翠交给门外的两个小丫鬟,轻声吩咐道,“找个郎中给她看看,别真的出了什么事,又得惹来麻烦。”

    嘱咐完之后,他便走到钟敏身后,手指在她脸蛋上轻轻一刮,“怎么了?这丫头惹你生气了?若是用得不爽,撵出去便是了,何苦为了一个丫鬟发这么大脾气?”

    钟敏眼中的寒光还未消退,她盯着镜面,那副阴鸷的模样令钟志清都感到一丝寒意。俄顷,她吐出一口气,肩膀亦松软下来,拿起帕子在脸上擦拭了几下,冲钟志清说道,“父亲,是女儿不好,又让您担心了。”

    见她面色如常,钟志清的心稍稍放下一点,他拉住钟敏的手,柔声问道,“敏儿啊,爹此次来新安要住上一段日子,有爹陪着你,你开不开心?”

    钟敏淡淡“嗯”了一声,嘴巴一撇,小声问道,“父亲来新安可是为了公事?”

    钟志清点头,“盐船马上就要靠岸,圣上派我和程德轩一起监察此事,所以我一到这里,就先去了新安府,这个时间才得闲过来看你。”

    钟敏仰起头,“新安府?父亲莫不是去见那个小县令了吧?”

    钟志清疑道,“你也知道新安县令程牧游?”

    钟敏冷哼了一声,将前日在天弘寺发生的事情如实告诉了钟志清,末了,她冷笑道,“这个程牧游,官儿不大,却自视甚高,竟然还敢对我出言不逊,若不是当时有求于他,我早就......”

    钟志清摇头叹气,“敏儿,你可千万别胡闹,这程牧游可不是个一般人物,他年纪轻轻,已经将新安的大小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这次圣上才让盐船在此地靠岸......”

    钟敏“嘁”了一声,“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罢了,还能平步青云一步登天不成?”

    钟志清无奈的笑笑,“你有所不知,圣上本来对这程牧游颇有微词,因为他竟然当着监斩官的面斩杀了皇后的亲弟弟王继勋。可是后来,他在辽阳城以少敌多,拼死守住城池,彻底击破李德让的计划,如此大功,当然将他以往的错处全部抵消了。圣上现在对他是赞赏有加,我来新安之前还专门叮嘱,让我留意他的一举一动,看样子是准备重用他。”说到这里,他稍稍叹了口气,“敏儿啊,若他从未婚娶,我倒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选,做你的夫君也是合适的。”

    钟敏不屑地冷哼一声,“莫说他丧妻携子,就算是没有,我也不会嫁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