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二 仁心 第九十九章 【灵前】

目录:末世穿越之书| 作者:陈森然的右手| 类别:散文诗词

    一行人坐在前往东勇社总部的车里,外面在下着雨,气氛很有些沉闷。

    忽然,一直都显得很沉默寡言的耀东开口了:“你上位,我服你。”

    虽然没有明确指谁,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耀东这句话是说给罗骥听的。

    耀东在东勇社的地位很有些不尴不尬,他本身虽然领导着东勇社最强大的一队人马,并且平时都只听命于话事人Mike,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他本身却只能算是半个东勇社的人,无论如何,怎么样都轮不到他上位。

    尤其是,现在Mike死了,他的地位更尴尬,人人都知道他桀骜不驯,又是前话事人Mike的手下,那么肯定不可能留他。

    如果说,没有罗骥出现的话,说不定他只能远走,不然大懒上位是必然之势,他肯定会被大懒除掉。

    幸好的是,罗骥出现了,并且很幸运的,在Mike死之前,罗骥以流星般的速度在社团里建立了足够的威信,他是完全有能力和大懒一争高下的人。

    所以耀东有了选择,他也做出了选择。

    不得不说,这是耀东的幸运,也是罗骥的幸运。

    虽然耀东的地位尴尬,但是在解决了身份的问题以后,他所掌握的力量,足以弥补罗骥在社团里根基不稳的隐患。

    所以罗骥在听到了耀东的话以后,心中也是有些放松,虽然他凭借自己的推断,能够判断耀东有八成的可能会支持他,但真的听到耀东说出来,他还是更放心。

    毕竟耀东这个人脾气秉性实在不同常人,不然罗骥也不会这么久都没有彻底折服他。

    对于车内的这一场涉及到一个社团命运的谈话,车内的其他两人都是默然无语。

    吴启华是默默开车,而黄仁心则是闭目养神。

    可是哪怕是这样,罗骥还是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无法抑制的那种汹涌澎湃的杀意。

    毕竟,Mike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一个兄弟。

    对于黄仁心这样钱是老爸,其他全是王八蛋的人来说,兄弟这个词,太重了。

    “我们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罗骥对黄仁心说,他实在害怕黄仁心忽然失控暴走,那么情况就太糟糕了。

    好在一直到车子到达目的地,黄仁心都只是闭目不动。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东勇社总部,一家装修的很老派的茶楼外面已经站满了东勇社的小弟。

    他们没有撑伞,站在大雨里,一言不发,越发衬托的整个气氛很有些凄哀。

    罗骥看着他们,有人走了上来,要为罗骥打伞,罗骥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说:“带路吧。”

    那小弟恭敬地点了点头,立刻转身朝着前方走去。

    其实也不用什么带路,因为整个茶楼已经成为了Mike的灵堂,大厅里被清理了出来,Mike的尸体就放在一副新买来的棺材里,棺材打开着,后面摆满了花圈,罗骥远远的就能看到Mike的面容,哪怕是应该已经进行过了精心的遗容整理,Mike的表情仍然不算安详,死的时候,应该极其痛苦。

    在棺材旁,站着已经穿了一身黑的三叔公,还有九叔公他们。

    大懒也在场,就站在九叔公他们身旁,这家伙大概也是刚刚赶回来,没来得及换衣服,全身都湿透了。

    罗骥远远地和他对视了一眼,这种场合,两个人都是心照不宣,谁也不会主动提起今晚在庙街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骥,你来了。”三叔公原本是在沉思,看到罗骥来了,便朝他招了招手。

    罗骥会意地朝他走过去,现在的局面,Mike死了,罗骥在社团里的威望虽然高,但多少有点虚,毕竟他才加入东勇社没多久,哪怕屡立战功,到底根基薄弱,本来他后面站着Mike,风头一时无两,大懒也要让他三分。

    现在Mike一倒,罗骥之前还没感觉,现在一进茶楼就感觉到了,里面起码三分之二的人,是站在大懒这一边的。

    相对来说,现在还终于Mike的人少了很多,而且,罗骥相信,要不是有三叔公在,恐怕连这三分之一的人,多半都会倒到大懒那边去。

    所以三叔公很重要。

    这是对于罗骥来说,能不能上位第一重要的人,第二个人,则是耀东。

    耀东已经明确表示支持罗骥了,三叔公现在的姿态应该也是如此,毕竟他年纪大了,不可能自己出来再做事,更何况他要是出来,九叔公他们必然不会罢休。

    所以没得挑,只有罗骥这个人选了,能力强,威望又能和大懒抗一抗的。

    “三叔公,到底怎么回事?”罗骥走上前,问了一句。

    同时,他身后的黄仁心也动了,他根本无视全场,直接越过了所有人,来到了Mike的棺材前,深深地看着躺在棺材里的Mike。

    也没有人阻拦他,一方面,社团里不说全部,一半人起码都被黄仁心救治过,另一方面是大家都知道他和Mike是好兄弟,也就由他去了。

    另外,耀东则是朝着亲卫队的方向去了,罗骥瞥了一眼,亲卫队的处境现在不是太好,毕竟他们是负责保护Mike的,现在Mike被杀,他们要负很大的责任,在整个大厅里,他们完全就是被孤立的,甚至有点被监禁的味道。

    “还能怎么样,还不是这帮人办事不力。”罗骥的话音刚落,大懒已经开口了,他的矛头果然是直指亲卫队。

    罗骥听到这句话心中冷笑,Mike尸骨未寒,这家伙就已经急不可耐了,他知道罗骥要上位必然要借重亲卫队,现在正好借着理由将罗骥的最大助力给打压掉。

    “那你就不用负责吗?”罗骥笑着反问了他一句。

    “你说什么?”大懒激动了起来,但是又有点不敢看罗骥,毕竟今晚,他差点被罗骥给杀了。

    “要不是你私自行动,害的整个社团被你连累进了庙街,怎么可能会给和发记的人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刺杀Mike哥?”罗骥现在也不是什么刚出来跑的新嫩了,面对大懒这种王八蛋,他也思路清晰。

    而他话音刚落,整个大厅里立刻变得异常沉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