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华渐盛的大姑娘姜宓 第二百四十七章 求助

目录:恃运而娇| 作者:林家成| 类别:都市言情

    姜夫人的到来,可以说是蜀都最大的新闻了,在蜀帝有意的安排下,一时之间,姜宓的住处可以说是门庭若市。几乎每一天都有“故友”前来,而前来的每一个“故友”,都极力的想让姜宓感受蜀国这个故乡的温暖。

    而因为世家子们的请求,姜宓也有意让尽量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于是,她从到了蜀都后,凡是需要在人前露脸的场合,她是尽量参加。

    这一天,在“后周姜夫人”的马车驶离后,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在孙子的扶持下,快速的朝着家里走去。

    不一会,老妇人便来到了卧房,她扑通一声跪在病榻前的老汉面前,泪流满面地说道:“夫君,夫君……家族有消息了,咱们的家族,终于有消息了!”

    老汉病得颇重,闻言他费力地睁开眼来,侧头看着老妇人,他颤声说道:“你说什么?啊?你刚才说什么?”

    老妇人自是知道丈夫的执念,三十年过去了,自从三十年前他们来到蜀国,便失去的家族的音信,这些年里,一家人接二连三的生病,被抢,逃难,使得他们本来不多的家财也败得差不多了,这两年,丈夫更是抛尽最后的那点家财,非要来到蜀都,说是守在这里,也许就能知道家族的消息,这样他死也能瞑目。而现在,丈夫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家族,终于有消息了。

    仿佛有一种力量支撑,病重多时的老汉竟是挣扎着坐起,他紧抓着老妇的手,连声说道:“快,快说!”

    这个时候,他们的子孙,三四个做苦力的汉子走了进来,在听到父母的对话后,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也露出了无比激动的神色。

    那老妇流了泪,她激动地说道:“今天,今天我看到了那后周来的姜夫人,她的左手上戴的戒指,就是夫君你曾经画给我看过的世家宗妇之戒!”

    “当真?”

    “当真!我看得很仔细,一点也没有遗漏,那戒指,确实就是夫君你曾经画过的那枚。”

    “好好好!”老汉激动得热泪盈眶。

    看到父母抱头痛哭,他们的长子,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连忙上前问道:“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你们说的是什么?”

    老妇人抬起头来,她朝着她的子孙泪流满面地说道:“孩子,咱们有救了,咱们都有救了!”

    这时,老妇的几个媳妇和孙辈也进来了,他们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老妇的长孙更是激动地连声问道:“祖母,你说有救了是什么意思?”

    那老妇人说道:“那后周来的姜夫人,她手上戴的那枚世家宗妇之戒!”她实在是太高兴了,一时又哭又笑,好一会才缓过气来继续说道:“我还在闺中时,祖母便跟我们说过,那世家宗妇之戒,只有世家中最杰出最有智慧的女子才能佩戴,一旦戴上,那就表明佩戴者是所有世家公选出来的宗妇之首。”一口气说到这里,她缓了缓,继续说道:“那姓刘的不是说要让我们半个月内凑齐一百两黄金,不然就把斌儿几个抓去坐牢吗?现在不怕了,现在咱们什么都不怕了。”

    那半坐着的老汉哑声开口道:“你们母亲没有说明白。那位姜夫人既然戴上了那枚戒指,便说明她是一位拥有大智慧大能力者,这样的人,在享有世家无上的崇荣的时候,也有保护世家子弟的责任。同时,那也是一种信号,它告诉咱们说,本家现在都到了后周。斌儿!”

    那长孙马上站了起来,恭敬地唤道:“祖父!”

    “你带着咱家那份族谱,前往姜夫人的府第,请她出面解决那姓刘的,同时,再向姜夫人借金百两,咱们要举家搬往后周!”

    一百两黄金,在曾经可能不算什么,可在场的这些后辈,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一时之间,几个子孙都倒吸了一口气,那斌儿更是不安地搓着手,小心问道:“祖,祖父,她,那姜夫人会同意?”

    那老妇激动地插嘴道:“同意的!她当然会同意的!凡是成为世家宗妇的,无一不是拥有大智慧大能力的人,咱们如今的困境,对于普通人是无法解决的大灾难,可对于姜夫人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那长孙斌儿抬起头来,他看了看祖父,又看了看祖母,见到他们深信不疑的目光,当下,他点了点头,咬牙说道:“那,明天我就去试试。”

    ……

    做护卫打扮的赵匡义,来到了姜宓的院落外。看到守在外面的护卫,他随口问道:“怎么,又有人来了?”

    那护卫见到是他,连忙恭敬地说道:“是。”

    赵匡义提步入了院落。

    他刚刚来到姜宓的厢房外,便看到一个穿着破破烂烂,做穷苦汉子打扮的青年朝着里面猛磕了一个头后,恭敬地退了出来。而那青年的身边,跟着两个姜宓从幽州带来的护卫,这两护卫手里捧着盒子。

    等那青年走远了,赵匡义走向一侧的守卫,下巴朝着那走远的穷汉一点,问道:“这是什么人?”

    那守卫说道:“仿佛是什么世家的旁支,来找夫人帮一个忙。”

    “哦。”对于这些事,赵匡义并不感兴趣,他随意地点了点头。这时,那守卫又道:“这几天这种世家旁支挺多的,许多还穿得挺寒酸的,夫人对他们倒是有求必应,夫人身边的人也全去解决那些旁支的困境去了。”

    听到这里,赵匡义似是笑了下,他淡淡说道:“那崔子轩倒是真个福气好的……”在赵匡义看来,姜宓能对这些世家旁支如此善待,自然是看在崔子轩的面子上。想到这人爱屋及乌到这个份上,赵匡义的笑容便有点僵。

    正在这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护卫大步来到姜宓的厢房外,禀道:“夫人,蜀都马球节要开始了,小花蕊夫人派人送来请贴,说是想请夫人能够上场一试。”

    房间里,姜宓似在沉吟。

    赵匡义推门而入,看到坐在窗前,正在翻阅一本蜀都地理志的姜宓,赵匡义开口说道:“我以为,这个马球会你应该去。”

    姜宓听到是他的声音,连忙放下书本站了起来。她转头朝着赵匡义一笑,在赵匡义不由自主回以一笑中,姜宓点头说道:“我也在想,是应该参加。”

    赵匡义走到她身边,他翻了翻姜宓放在几上的地理志,转向姜宓轻声说道:“据行踪估计,前线只怕快要传来消息了。这个时候,你越表现得乐在其中,越会让蜀人松懈。等到确切的消息传来,我们撤退时,便无人起疑。”

    姜宓点头道:“好。”

    ……

    转眼,马球节到了。

    素来喜爱看马球的小花蕊夫人,在蜀帝的陪伴下,早早便来到了天罗台。

    今日的小花蕊夫人,身着一袭淡蓝色的罗衣,风一吹来罗衣飘扬,在阳光下正是美得如梦如幻。

    与她不同,姜宓则是身着一袭黑色胡装,那胡服束腰束腿,衬得她长身玉立。

    几乎在知道小花蕊夫人和姜夫人都会出席马球会时,蜀都那些有权有势的青年一代都沸腾了,于是这个时候的天罗台,可以说是人山人海热闹至极。

    很快的,马球会开始了。

    第一场姜宓便上了场。

    以前姜宓在蜀都时,并没有打过马球,因为她不会骑马。可现在的姜宓,那马术已是罕有女子能及,再加上久经沙场练出来的准头,她的马球技艺虽然不能说是最好,却也是很不错了。

    望着娇躯随着马背起伏,身姿矫健优美至极,挥球之间动作利落洒脱的姜宓,蜀帝忍不住舔了舔唇,他侧头瞟了小花蕊夫人一眼,暗暗想道:要是能把这两个美人都收入帐中,才称得上人间帝王!

    而在天罗台的另一侧,做护卫打扮的赵匡义这时也定定地盯着汗水在雪白的额头上闪耀的姜宓一会,然后他抬头看了小花蕊夫人一眼,慢慢的,他垂下眼来,眼波动了动。

    这时,一个护卫悄步走到了赵匡义身后,见到左右没有人注意到这里,那护卫轻声说道:“将军,动手了!”

    赵匡义一凛!

    他迅速地朝着左右看了一眼,极小声地问道:“如何?”

    那护卫强抑激动,低低说道:“说是连下十城!”

    连续攻破蜀国的十座城池?赵匡义抬起头,他鄙夷地瞟了蜀帝一眼,心里知道:后周军只有十数万,十数万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候内攻下蜀国十座城池,必须做到两点,一,是蜀军毫无防备,这点功劳在姜宓,她自到了蜀都后,便成功的令得蜀国人以为,他们已成功的笼络住了她,而姜宓也当着蜀国君臣的面,把想与蜀国和谈的消息传回了后周柴荣那里。二,则必然是赵匡胤崔子轩那边齐头并进,分别领兵,同时向十座城池发动攻击,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最大的战果。

    想到这里,赵匡义朝着正打着马球的姜宓看了一眼,便悄无声息的向后退去。一一个时辰后,大获全胜的姜宓与队友告别,回到了府中。而她一进府,便从赵匡义那里知道了前线前来的消息。当下,两人略作商议,便决定连夜撤离蜀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