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49章 状况频出

目录:大明第一祸害| 作者:俗人喝茶| 类别:历史军事

    负责弹药的把司官火急火燎地找到焦俊。“不好了,船速太快,弹药库的弹头全部滚下来!砸伤不少人。”

    焦俊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弹药库若炸了,他会沦为勋贵们的笑话。

    “炸了一颗我们都会下海喂鱼!”焦俊一把提溜起把司官,眼睛瞪得有铜铃大。还没开战就出现伤员,一定是大凶之兆。

    凌风子气若悬丝地说:“炮弹弹药没那么容易炸。呕~”他又趴在栏杆上呕吐。强劲的海风把拂尘吹下海,吓得焦俊扔下把司官,用绳子把凌风子牢牢绑在栏杆上。

    “快通知机房减速,不减速我们会撞上对方。”舵手在船头尖叫。

    远方的船队有五艘船脱离,加快速度向他们驶来。舵手计算了双方的航速,急得差点喊破喉咙。

    甲板上的士兵向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焦俊抓住从他身边经过的兵:“去机房传话,乱转什么!”

    士兵吓得哭出来:“我……我不知道。在新江口水师操练,只要放下风帆,停止摇船橹。可,可船上没有风帆!”

    “铁甲船烧煤。你让机房把火力降下来!”焦俊气得大吼。

    这都是什么事!还没接触敌方,己方先乱了阵脚。

    看到一旁傻呆呆的把司官,焦俊的火气往头顶蹿。“还傻愣了干嘛!马上带人去弹药库把炮弹固定住。”

    把司官拔腿就跑,打开船舱时,和负责蒸汽锅炉的把司官迎面相撞。两人坐在地上,相互看了一眼,爬起来跑开。

    “都指挥使,机房在四个锅炉里铲了很多煤,无法灭火减速。”他汇报的时候感觉嘴巴咸咸的。抹了把脸,手上一手的鼻血。

    焦俊说不出话来。他在的船乱成一锅粥,另一艘会不会好一点?转身一看,另一艘没命名的船速度不减,一头撞向对方。

    焦俊全身血液倒流,他一世英名要交代在海上了。

    “他娘的!狭路相逢勇者胜,命令所有人进船舱。舵手,朝他们撞去!”焦俊破釜沉舟了。

    他一时没能解开绑凌风子的绳子,抽出刀砍断绳子,扯住凌风子的衣领,提溜着进船舱。

    五艘脱离船队的宝船很闹腾,大内氏的武士们拔出武士刀,打算把对面的两艘船扒光。他们甚至在讨论了抢了东西后如何分配。突然,有人发现对面的船不对劲。对面比他们小了一圈的船,用从没见过的速度向他们冲来。

    船上的武士很快反应过来,装弹发射,企图把对方打散架。

    “知道打不过我们,准备鱼死网破吗?”主船上的大内广智举着望远镜疑惑地问。

    他晃了晃脑袋,再次看了眼望远镜。突然,他看到船的外壳有点不对劲。大内广智的酒一下子醒了。他想到家族族老的疑问。大明官员会因为一群海盗出动五十艘宝船?大明水师无敌,为何要找上他们?

    廖洪的瞳孔放大:“对方的船有问题!不可能有帆船达到这样的速度。”

    俞阳也涌起了不详的感觉:“不会是内行厂弄出来的先进武器吧?”

    王宗彝咬紧牙关,握紧双拳,定定地看向战场。

    在主力船队观望时,两艘铁甲舰马上就要撞上驶来的宝船。

    船舱内的士兵透过巴掌大的窗户,能清楚地看到宝船上的炮管有炮弹向他们发射。

    “啊!”两艘铁甲舰的船舱内传出惨叫声。

    焦俊按下呼叫机狂喊:“快向敌人开炮!”真不知道太子殿下哪找来的兵!如果是远征军,早就会道在高速冲击前开炮打烂一切拦在前面的人。

    炮兵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对方的炮已经打在船身。

    铁甲船轻微摇了摇,毫无阻碍地向宝船撞去。

    焦俊一巴掌扇在身边腿脚吓软的士兵脸上:“早告诉你们对方的炮弹中装的是沙子,怕个毛!”

    “都指挥使,您没说过!”士兵捂着脸十分委屈地看他。

    焦俊愣了愣,自打巴掌道歉道,“不好意思,一紧张忘了。”

    朱寿怎么可能让自己人吃亏?!大将军炮和燧发枪随便拿,反正没有炮弹和子弹,只能看、不能用。为了制造这批假炮弹,内行厂火器作坊没少加班。

    文官毕竟没经验。换成武官,不敢试炮弹的真假,也要抽查弹药箱内的子弹。

    五艘宝船上的武士一脸惊恐,手里燧发枪发射的子弹竟然全往海里掉。炮弹和子弹都不能用。

    “大明人骗了我们。”武士们愤怒地喊道。

    无名船撞上了最前面的宝船。

    “乓”

    从主船上只能看到四层楼高的宝船,铁甲船被宝船的身影遮挡。在台湾灯塔的邱聚手举望远镜,从远处看到铁甲船飞速钻入宝船的肚子。宝船底部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宝船上的武士像一只只饺子,相继掉落大海。

    很快,无名船船身从宝船里钻出来,速度不减地继续撞上下一艘。‘凌风子号’的舵手快速转动船舵,避开倾倒的宝船,一往无前地向前撞。

    “砰砰砰!”铁甲舰的舰炮开火了。一艘庞大的宝船瞬间解体。

    时间似乎过了一年之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盏茶。

    原本想灭掉对方的五艘宝船消失在视线中。海面上出现一大堆破碎的木板,上千人在海面上扑腾。

    “为什么炮弹失效!为什么宝船不禁撞!那两艘是什么怪物!”大内广智狂躁地质问王宗彝。

    郑和宝船在他的眼里无敌海上。为什么会被一艘小小的船撞烂。这不可能,他一定是醉了!大内广智双拳敲打头顶,想要打醒自己。

    王宗彝嘴唇蠕动:“一定是内行厂的秘密武器。我们上当了!上了太子的当!”

    呼吸之间,铁甲船解决了五艘宝船。然而不论对面的王宗彝他们,还是铁甲船上的将士,一个个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铁甲船的船舱中吸气声此起彼伏,海面上挣扎求生的武士将他们震撼住。

    “都愣着干嘛?都给我去装弹!”老将焦俊很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把船舱内的士兵往外赶,用爆呵声叫回他们的魂,“我们还有45艘敌舰需要摧毁。”

    “都指挥使,宝船可是西厂的财产!”有人惊呼。

    凌风子拽着焦俊从地上爬起,抖抖衣服恢复仙风道骨的模样。

    “刘瑾好名声。把另外一艘铁甲船命名‘刘瑾号’,他一定不会找你们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