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笑傲江湖 第六十五章剑宗上山

目录:遨游仙武| 作者:天真的竖瞳| 类别:散文诗词

    思索了半晌,沈成平方才想到了一个法子,只见他对令狐冲说:“师弟你等下不要调动内力反抗!

    话说完,沈成平将令狐冲扶到一块大石上坐下,右手抵在令狐冲后心,就要运功为他疗伤:“你不要说话,缓缓呼吸,将自己的内力尽力放松,不要去管留在体内的异种内力。”

    令狐冲依然盘坐在地上,五心向天,行了一会儿功,已经大汗淋漓。紧接着沈成平伸掌按在令狐冲头顶,令狐冲疼痛的感觉立刻减轻了不少。

    沈成平心道:“果然是如此,还好我没有轻举妄动,这桃谷六仙的内力颇为不凡,也不知道他们是从那里学来的这一身本领,原剧情中桃谷六仙为令狐冲治伤,反倒将令狐冲的伤势加重了数倍,那是因为桃谷六仙各执己见,同时使用了各种手法,那些用来疗伤的内力相互之间起了冲突,将令狐冲的身体当成了战场。大肆破坏的缘故。方才我一番探查,已经大致摸清楚了桃谷六仙的内功性质以及运劲手法,这才开始疗伤,否则我直接运用内力,两种内力一遇,劲力冲突之下。立刻便能让令狐冲重伤。

    沈成平所用的方法就是自身的内功引导令狐冲体内的异种内力经由任督二脉,到各经络血脉,最后从全身地穴道中移除。这其中留在经脉中的内力非常重要,必须保护经脉不受损伤,还要有足够的能力将异种内力驱逐出体外。令狐冲剑法上的天分极高,相比之下内功修为实在是差了一些。这番运功下来,虽然化解了内伤,但他体内的内力也已经被桃谷六仙的内力消耗地差不多了。不过这等情况只要休息一阵子,然后重新聚集内力便能够恢复。

    “好了,你这伤势接下来只需要好生修养几日,应该当便能够恢复完好,只是你下次应当多张一个心眼,即便是胜过了他人也不要掉以轻心!”沈成平对令狐冲警告了一句,然后拿出来了一颗养气的丹药,给令狐冲服下,才道:“好了,你现在赶紧打坐练功,趁着现在快些恢复功力!”

    令狐冲开始练功,沈成平便在一旁静心护法,没过一会,只见陆大有气急败坏的奔上来,叫道:“大……大师哥……大……师哥,大……事不妙。”

    沈成平眉头一皱,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太过于焦急,道:“你这个模样成什么样子,养气的功夫都到哪里去了?且静下心来慢慢说!”

    陆大有见沈成平拿眼睛瞪着自己,也是一愣,惊慌之下也没有注意到沈成平身后不远打坐的令狐冲,随即道:“大师兄,我瞧事情不对。”

    沈成平笑道:“能有甚么事情不对?莫非是你每日下山给令狐师弟买酒的事情被师父发现了?”

    陆大有听了之后脸色通红,着急道:“不是这样的,就在方才,有好几个人拜山,嵩山、衡山、泰山三派中,都有人在内。”

    沈成平听了之后就是一惊,随即神色变得肃然起来,说道:“你且详细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看到了什么?”

    陆大有道:“师兄,上来的不只这三派之人,还有三个人跟他们一起上来,说是咱们华山派的,师父却不叫他们师兄、师弟。”

    沈成平点了点头:“那三个人怎生模样?”

    陆大有道:“一个人焦黄面皮,说是姓封,叫甚么封不平。还有一个是个道人,另一个则是矮子,都叫‘不’甚么的,倒真是‘不’字辈的人。”

    沈成平这下也确定了,的确是自己猜测的那样,华山派的剑宗成员受到左冷禅的指示前来捣乱了,当下便想要去看看,随即又想到身后的令狐冲,便对陆大有道:“这些人应当是被赶下山的剑宗余孽,他们这番来是来者不善!”

    陆大有道:“是啊!大师哥料得不错。师父一见到他们,就很不高兴,说道:‘封兄,你们三位早已跟华山派没有瓜葛,又上华山来作甚?’

    那封不平道:‘华山是你岳师兄买下来的?就不许旁人上山?是皇帝老子封给你的?’

    师父哼了一声,说道:‘各位要上华山游玩,当然听便,可是岳不群却不是你师兄了,“岳师兄”三字,原封奉还。’

    那封不平道:‘当年你师父行使阴谋诡计,霸占了华山一派,这笔旧帐,今日可得算算。你不要我叫“岳师兄”,哼哼,算帐之后,你便跪在地下哀求我再叫一声,也难求得动我呢。’”

    “听了这番话,咱们做弟子的听得都十分生气,小师妹第一个便喝骂起来,不料师娘这次却脾气忒也温和,竟不许小师妹出声。师父显然没将这三人放在心上,淡淡的道:‘你要算帐?算甚么帐?要怎样算法?’

    那封不平大声道:‘你篡夺华山派掌门之位,已二十多年啦,到今天还做不够?应该让位了罢?’

    师父笑道:‘各位大动阵仗的来到华山,却原来想夺在下这掌门之位。那有甚么希罕?封兄如自忖能当这掌门,在下自当奉让。’

    那封不平道:‘当年你师父凭着阴谋诡计,篡夺了本派掌门之位,现下我已禀明五岳盟主左盟主,奉得旗令,来执掌华山一派。’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支小旗,展将开来,果然便是五岳旗令。”

    接着师娘便说:‘左盟主管得未免太宽了,咱们华山派本门之事,可用不着他来管闲事。他有甚么资格能废立华山派的掌门?’可是嵩山派那姓陆的老头仙鹤手陆柏,就是在衡山刘师叔府上见过的那老家伙,却极力替那封不平撑腰,说道华山派掌门该当由那姓封的来当,和师娘争执不休。泰山派、衡山派那两个人,说来气人,也都和封不平做一伙儿。他们三派联群结党,来和华山派为难来啦。就只恒山派没人参预。我瞧着情形不对,又不见你和二师兄人影,猜到你们来这里练功,便赶紧来给你报讯。”

    沈成平点头道:“你做的不错,二师弟方才受了一点伤,如今正在调养,你在这里给他护法,莫要让人给打扰了,我先下去看看,助师父将这几个前来捣乱的家伙给料理了!”

    陆大有听沈成平这么一说,心中大定,当下便道:“那就辛苦大师兄了,二师兄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陆大有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沈成平身影变换,就这样窜下了山去,他看得沈成平快速消失在山路之上,不由叹道:“大师兄的功夫越来越高了,真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够拥有如此的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