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五十一章 活的挖巢,死的掘墓(第二更)

目录:一丝成神| 作者:鱼泳海| 类别:散文诗词

    一丝成神正文卷第八百五十一章活的挖巢,死的掘墓?第八百五十一章活的挖巢,死的掘墓

    “你又是谁?一个人类修士为何要插手我龙族的事情?你难道不觉得,你的手伸得太长了吗?”墨虚冷冷的道。

    看着不远处那只金色猛虎将自己族中的数百强者杀得七零八落、凄惨无比,甚至就连一直稳坐第二把交椅的墨昊都被一只五爪金龙打的几乎要浑身崩裂而死,墨虚便目眦欲裂,一双巨大的龙眼似要瞪出眼眶一般!

    看它那怒极的样子,断然是想要当场将这打上门来的一龙一虎击杀,如果可以的话,让它们生不如死更是最好不过!

    只是,眼前这个白衣青年却给了它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只有在面对老祖们的时候,才曾经出现过那么两三次。

    墨虚的面色很凝重,心生警兆之下,它不由得对这个白衣青年提起了十二分的重视,修为疯狂运转之下,将一身狂霸的战力攀升到了极限!

    “你们一边围攻着我的‘人’,一边又问我是谁,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你别说你不知道,你手下的这些小黑虫竟敢去偷袭傲天一家子,还杀害了它的两个妻妾!既然它已经发下誓言,要踏平你墨谷,身为它的主人,我自然要帮它把这个小愿望实现。”陈墨冷冷的道。

    他还刻意将那个“小愿望”中的“小”字说得极重,仿佛踏平墨谷只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游戏,根本用不着费什么力气一般!

    只不过,对于那两条雌龙的死,陈墨的心中也是很懊悔的,虽然他有意要磨砺傲天,但也并不想看到这种生离死别的事发生,这个打击,对傲天确实太大了些!

    他刚才还在想:若是先前多关注一下傲天这边,定然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早在墨昊它们前去偷袭的时候,便可以出手将它们灭杀个干净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这条叛逆的主子!虽然我一直在闭关,但我也知道一些事情。这条叛逆既然已经身为你的仆从,却竟敢觊觎龙王宝座,简直就是欲要将我龙族置于傀儡之境地!今天既然让我黑角雷龙一族遇上,便让我找现龙王清理门户,将此股势力尽数灭杀干净!而你既然暗中指使它争王,定然也没安什么好心,如此,我便连你也一起灭杀!”墨虚看着陈墨冷冷的说道。

    只不过,他话虽这样说,心中却是没有什么把握,因为只是看着这个白衣青年的背景,便已经让他心中凛然!

    “你的废话还真不少,有道是成者为王败者寇,说多少也不如打一场更直接了然。”陈墨的表情颇为不屑,对于这个只是虚无期的墨昊,他甚至都懒得正面看它。

    这是一种**裸的嘲讽,让墨昊原本就黑得像锅底一般的脸,更加苦黑了几分……

    随着此话一出,陈墨便是心念一动,刹那间,便有数千把水、木、火、土四种属性的飞剑凝聚而出,每一把的长度都超过丈余,在半空之中列成一个个玄妙的剑阵。

    由于那些飞剑都是由纯元素组成,所以上面都有浓郁的各种元素流转,或是晶莹如寒玉的冰龙,或是碧绿如翡翠的青藤,或是赤红如神血的火焰,或是澄黄如皇胄便的流沙……

    这数千把飞剑每一把都是稀世之宝,若是流传出去,定会引起一场场血腥的争夺。

    见状,墨虚的瞳孔猛得一缩!

    它知道这一次是真的踢到遇到硬茬子了,只是,箭已在弦上,容不得它不发!

    刚才,傲天率众在谷外叫阵时所说的话,墨虚虽然并未现身,但却也是一字不落地听了一个满耳。

    既然墨昊它们已经将人家的妻妾都杀了两个,还有两个也是遭受重创,即使它们一方服软认输,恐怕也不见得有和解的机会……

    墨虚知道,和对方如今已是死仇,所以便根本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这场生死之战。

    只不过,它也不是那种粗莽之辈,在这边与陈墨对阵的同时,早已用神识联系蛰伏已久的几位老祖,恳请他们出关一战——正因为如此,它才会和陈墨说这么多,不然的话,以它以往的脾气秉性,也早就冲杀过去了!

    那些闭关中的老祖,自然是黑角雷龙一族的底牌,也是除了墨虚之外,墨昊它们一直都敢在外面恣意妄为的倚仗!

    它们全都已经折服数千年之久,与外界早已没有了联系,而在它们未蛰伏之前,便都已经是半步莫寻的境界,距离突破至莫寻期,也都只是一线之差而已。

    墨虚这次用神识联系几位老祖,其实并没有太大把握,毕竟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它都与那几位没什么联系了。

    在此之前,偶尔黑角雷龙一族中有大事发生需要征询它们意见或是有问题想要求教它们的时候,它也曾尝试希望几位老祖,但每一次全都是如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应。

    如今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尽力联系几位老祖,墨虚其实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能联系上最好,即使联系不上,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坏了。

    “你尽管大胆地叫帮手来吧,不用偷偷摸摸的了,你真得以为,这点小动作就能瞒得过我吗?如果觉得神识传音太费事,你大可以喊上几嗓子,实在不行的话,活着的去掘它们的巢,死了的去挖它们的墓,说不定还能是我一合之将。”陈墨冷冷的说道。

    对于自己的神识之力,陈墨是极为自信的——如今他的修为虽然还处在化神期,但神识却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对于这种最“原始”的神识传音,他并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便可以轻松捕获,如此一来,若是有人在他面前传音,无异于是想将秘密公开地告诉他,对他来说,这种“操作方式”连半点的**都没有……

    而陈墨之所以让墨虚先求救完了再说,是为了想要灭其族于一役,便要斩草除根,来一个彻底,若是还留这几条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的“老妖怪”,说不定以后就会各种各样的麻烦。

    阅读网址:m.